“舞悦”听罢,忽的看向了前方,口中惊呼。

“掌教!快救我。”

黄方尊大吃一惊,和几名弟子一起惊慌失措,看向了后方。

回头一看,哪里有什么人。

夕阳斜下,街道上,只有一片黯淡的夕色。

“上当了!”

黄方尊勃然大怒。

她没想到,身为一名核心弟子,“舞悦”居然会使这么下三滥的手段。

“追!”

黄方尊气急败坏道。

身后几名弟子,一掠随着黄方尊一起朝着城北方向追去。

此时,黄方尊也顾不上早前陈沐的叮嘱了。

什么不可再挑衅孤月海,不可闯入城北……

追了一段路后,黄方尊一眼就看到了前方的“舞悦”。

黄方尊冷笑了两声,却见其身后,几名弟子祭成了加持了圣纹的弓箭。

“看你往哪里逃。”

箭声呼啸,多枚冷箭,骤然而出,眼看就要射中“舞悦。”

“副掌教,救命!”

就在千钧一之际,“舞悦”再次疾呼。

“还行使诈,这一次,本座可不会上当。”

听到了“舞悦”再次呼救,黄方尊满脸的不屑。

“大胆,黄方尊,你竟敢伤我孤月海的弟子!”

就在这时,街角方向,常武带着一队孤月海的弟子经过。

他听到了“副掌教”的字眼,再回头一看,就见了一名看着有些脸生的女弟子,正朝着自己疾驰而来。

女弟子满脸的惊慌之色。

常武到了孤月海的时间不算长,孤月海的弟子也不全认得。

他一时没认出对方的身份来,可再往后一看,就见了黄方尊率着一众瑶池仙榭的弟子正追赶而来。

常武一见,登时怒火中烧。

早前两大宗门的掌教早已立下协定,近日起,不在寻衅滋事。

两边的约定昨日才签订,今日黄方尊身为孤月海的长老,就带头闹事,这摆明了不把孤月海放在眼里。

常武一挥手,身后,多名弟子一拥而上。

“不好,是常武!”

黄方尊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遇到常武,她暗叫不好,再一看脚下,才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进入了孤月海的中心区域。

都怪那个叫做“舞悦”的贱人,若非是追赶她,自己怎么会闯入城南。

黄方尊自知理亏,想要率手下的弟子离开。

可她哪里还有撤离的机会,常武已经带着一干人杀了过来。

眨眼间,两帮人马就缠斗在一起。

再看一旁的叶凌月,早已退到一旁。

她冷眼看了眼杀得眼红的黄方尊和常武,不动声色,迅朝着城南掠去。

一到了城南,就进入了瑶池仙榭的势力范围。

“这位师姐,快,快去搬救兵。”

叶凌月拉住了一名正在巡逻的瑶池仙榭的女弟子。

“生了什么事?”

对方一看叶凌月,只见她满脸的慌张。

“打起来了,孤月海的人撕毁约定,他们的副掌教带人包围了黄长老,在前面火拼。”

叶凌月结结巴巴道。

“岂有此理!”

那名女弟子一听,忙出了讯号,不一会儿,就集齐了一帮瑶池仙榭的弟子,一干人在叶凌月的“指点”下,匆匆朝着事地赶去。

叶凌月再不急不忙,朝着城北走去,前去寻找过孤月海的弟子……

等到叶凌月两头挑衅成功后,一口气出了城门。

夕阳已经洒了一地。

叶凌月走出了城门后没多久,早已在那里等候多时的王巨鹏和青宗主,一跃而出。

“陛下,怎么样?”

王巨鹏见叶凌月毫无伤,松了口气。

“收获不小。”

叶凌月掂量着手中的那块墙石,再看看凤临城,看样子,今晚两大宗门要引一场不小的风波。

“陛下出来了就好了,晚上我们还需动用请神香,与老祖一谈。”

青宗主一脸的急切。

叶凌月点点头,三人离开了凤临城。

走到了半路,叶就见了一名混元宗的弟子,行色匆匆,正往这边赶来。

“宗主!可算是找到您了。”

那名混元宗的弟子一看到青宗主,扑通一声,跪下了。

“生了什么事?”

青宗主一看那名弟子,神情变了变。

“出大事了,正午过后,你离开后不久,瑶池仙榭的人带了人过来,说是要抓人。”

那名弟子满头大汗,身上有多处受伤的痕迹。

“什么?他们要抓什么人?”

青宗主和叶凌月听了,都是惊了惊。

难道说瑶池仙榭的人现了叶凌月的存在?

这也不可能啊,若是瑶池仙榭现了叶凌月,孤月海没理由不现。

“他们是来抓戚婆婆的,也不知瑶池仙榭的人从哪里打听到,戚婆婆以前是古庙的人。”

瑶池仙榭的人找到了营地,他们质问混元宗的弟子。

弟子们的得过青宗主的命令,自是不愿意交代,瑶池仙榭的人就闯入了营地,他们一个营帐挨着一个营帐找。

戚婆婆在城中,颇受城中百姓们的爱戴,那些城民们不愿意坦白戚婆婆的行踪,他们就抓了城里的几十个小孩子,说是如果不交待出戚婆婆的下落,就杀了那些孩子。

“戚婆婆看不过去,就自己出来了……”

那名弟子说到这里,眼眶已经一片红。

“所以你们就让那伙人把戚婆婆带走了?”

青宗主已经变了脸色。

他虽然不知道瑶池仙榭的人到底找戚婆婆有什么事。

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早前叶凌月也找过戚婆婆,她必定是很重要的人物。

青宗主暗暗后悔,也是他疏忽大意了,早知道如此,他应该命人保护戚婆婆才对。

“我们自然是不愿意的,就和对方起了冲突,可是瑶池仙榭的人的兵器实在是太厉害了,我们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一番冲突后,我们这边死伤惨重。戚婆婆看不过去,最后就……”

那名弟子沉默了。

戚婆婆不愿意有人再为她死伤,就一头撞向了其中一名瑶池仙榭弟子的刀口上,当场就断了气。

“死了?你说戚婆婆死了?”

叶凌月一听,只觉得脑中一阵轰鸣,一把抓起了那名混元宗弟子的衣襟,质问道。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