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巨鹏被拖入冥棺的一瞬,觉得子眼前一黑,整个世界都与他隔绝开了。

他浸泡在不知多少人混合而成的血水里,一股股腥臭味,扑面而来。

他最初还能听到柳如的求饶和呼救声,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柳如的声音,最终消失了。

她的气息也永远的消失了。

柳如死了。

死亡的恐惧,是会不断蔓延的。

王巨鹏感到,自己的身子在血水的浸泡下,也在一点点失去生机。

他会死,会死在这口阴阳怪气的冥棺里。

他不想死,他是神族为数不多的符兵师。

他肩负着家族复兴的使命,他本以为,逃到了人界,就可以避过战火,在人界重振自己家族的声威。

他为何要来到瑶池仙榭,这里的一切,对于他而言,都是市梦靥般的存在。

不断有血水,从其口鼻耳处灌入,王巨鹏觉得,有什么东西,一点点靠近。

那是一种,冰冷的触感,像是无数条小蛇,一点点缠绕在他的身上。

王巨鹏打了个激灵,他知道那是什么。

那些神秘的纹路……叶流云身上的那些古怪纹路。

它们能够异动,看似是死物,却是活物,能够一点点侵蚀他身上的生命力。

他的符兵,辛苦打造的符兵,就是被这些怪纹给吞食了神力的。

被这些神秘的纹路缠绕,王巨鹏知道自己再无活的可能性了。

这时,若是有人能够救他,他愿意将一切用来报答那人。

无论是性命,亦或者是其他。

就在王巨鹏绝望放弃的那一刹那,有个温柔的声音,犹如天籁,不知从何处传来。

“你可记住了,为了活命,你愿意付出一切。”

那声音,听着模模糊糊,王巨鹏一瞬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一定是听错了。

什么人,可以破开这口可怕的棺木,将自己救出去。

“啧,这玩意可真沉。”

就在王巨鹏的身子不断下沉,生命力也不断消逝之时,他觉得眼前有一片光亮出现了。

那光亮,很是刺眼,让他不禁想要遮挡住眼睛。

遮挡住……王巨鹏一怔。

他的眼前,真的事一片光明,一张脸,映入眼帘。

看到那张脸时,王巨鹏讷讷说道。

“是你,我果然是死了……”

“快出来,这血水再跑下去,你和柳如一样,都会五脏六腑溃烂而死。”

那人却是直接打断了王巨鹏的话。

王巨鹏一怔,这才现,自己被人拖出了冥棺。

“你……你没死?”

王巨鹏迅看了眼身旁。

不远处,他看到了柳如的一个头颅。

不过是一刻钟左右的时间,柳如居然直接被雪水侵蚀了。

她的头颅上,那些冥纹就如苔藓般,布满了整个头颅。

那些纹路正在不断蠕动,侵入柳如的头颅,吞食着她的脑肝。

棺木里,叶流云依旧是静静坐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没有岳梅的命令,叶流云就如一个木偶。

血水里,各种器官残骸,王巨鹏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滚,差点没呕出来。

“想吐也等离开这鬼地方后再吐。”

身前,女子瞪了他一眼,一把就把他拖了出来。

血水一阵哗然,叶凌月闭住了气。

不过一刻钟左右,她只是慢了一刻钟,柳如和王巨鹏就一死一伤。

还有折扣冥棺……看样子,她还真是低估了陈沐和岳梅,这口冥棺可比早前夏宫的冥棺变态多了。

“你……我真的没事?”

王巨鹏还一脸的怔然。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居然被一名人族驯兽师给救了。

“你运气比较好,冥棺先吞食了柳如。她的体质比较特殊。”

两人一起被拖入冥棺,柳如死了,王巨鹏还剩一口气。

柳如那女人,也算是恶有恶报。

“你……你到底是谁?”

王巨鹏回过神来。

他一直以为,她已经死在古凰的火下。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方才在弥留之际,许下的诺言必须作数。”

叶凌月可是听得一清二楚,王巨鹏为了活命,愿意将自己的符兵技艺交出去。

“你,你怎么会知道我许下的诺言。”

王巨鹏刚从惊吓中回过神来。

被叶凌月这么一说,吓了个半死。

他也就想想罢了,还未说出口,为何对方会知道。

叶凌月也不多说,高深莫测,望了对方一眼,

王巨鹏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你!难道你是神念师!”

神念师,曾经是极其罕见的存在,哪怕是神界,也极少有人知道神念师的来历。

可随着封天令出现,神界固有的规则被打破。

神念师也开始出现。

尤其是王巨鹏由于家族的特殊性,对于神念师了解的比一般人还要多些。

传闻神念师,比起方仙还要更高一筹。

他们能控器与无形,还能洞察人的心声。

王巨鹏做梦都没想到,这位最被他们看不起的驯兽师,居然是一名神念师。

“算你还有几分眼力。我这人,从不是什么好人,救人一命,换你符兵炼制之法,也不算过分。”

叶凌月淡淡说道。

她倒不是有意窥探对方的心思,毕竟身为神念师,也不能随意洞察人心思。

只是当时的境况下,叶凌月为了救王巨鹏,才试探了下,恰好就听到了那番话。

“这……”

王巨鹏迟疑了起来。

他当时以为自己死定了,才会许下承诺,可没想到,真有人能够救他。

“你若是想反悔,那就回冥棺里好了。我权当没救你这个人。”

叶凌月说罢,耸耸肩,一抬手,王巨鹏那具足有一百五六十斤重的身体径直飞了起来,朝着那口冥棺飞去。

说时迟,那是快,王巨鹏不偏不倚,就落在了冥棺里。

“慢着,月驯兽师,有话好说,在下并非是不愿意,而是……”

王巨鹏心下惊慌,他可不想再进那口冥棺啊。

只听得“扑通”一声,王巨鹏又跌回了冥棺。

他挣扎着,就欲爬出来,可哪知这时候,许是他的动静太大了些。

早前在一旁没有半点动静的叶流云,再度睁开了眼。

她缓缓转过头来,看向了一旁的王巨鹏。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