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梅心下焦急着,极快地看了看树窟来的方向,奈何压根没看到陈沐的身影。

“曾泉,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忘。”

柳如却是不依不饶,在躲避古凰攻击的同时,不断袭击曾驯兽师。

“柳如,早前都是我错了。我只是被那女人一时迷惑,你看,我已经将其杀了,你还是我唯一的双修伴侣。我们一起联手,拿下古凰。”

曾驯兽师也意识到,靠自己一己之力,根本没法子拿下古凰。

他也是卑鄙至极,早前才与柳如翻了脸,这会儿又一脸献媚,想要重修旧好。

“合作?好……”

柳如听罢,惨笑了两声。

“柳如,我就知道,你会……”

曾驯兽师大喜,他作势就欲上前搂住柳如。

那知就是这时,柳如眼眸一变,手下一瞬,手掌间,凝聚起了一层冰雾。

那并无森寒刺骨,寒冷无比,就如最锐利的刀锋。

噗嗤一声,血肉被击穿的声音出来。

曾驯兽师的眼底,一片震惊。

他迟钝地低下了头,看向了自己的心口。

他的心口处,柳如的手一击而过,他的心脏,就这样被柳如直接挖了出来。

“你可知,我幻天族的女子,爱一个人时,可以奉献所有,同样的,我恨一个人时,也会恨不得将其剥皮吃心。”

柳如那张不算艳丽的脸上,因为激动和疯狂,多了一抹旖旎之色。

她并不笨,心知眼前这男人,既然会背叛自己一次,就会被背叛第二次。

“你……好狠……”

曾驯兽师的眼前一黑,身子滑落在地。

柳如手中,还握着那一颗颤动不止的心,她握着那颗心,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叹为观止的举动。

她将那一颗心,直接囫囵吞了下去。

叶凌月和王巨鹏目睹这一幕,都不禁一阵恶寒。

“幻天族这个族群,还真是有够狠心的,不过她们的祖上先辈是一种叫做鬼母螳螂的神兽。传闻这种神兽,每到交配时,为了生育后代,就会将伴侣吞噬,以增加修为。看样子,这柳如身上,也继承了鬼母螳螂的血脉。”

虚空意识海中目睹了这一幕的烛照啧啧称奇着。

这么说来,柳如吞噬了层驯兽师的心,可以提升修为?

叶凌月听罢,提防着,看了柳如一眼。

她吞噬了心脏后,没有立刻行动。

“月驯兽师,眼下是最好的机会,我们一起出手。你先用鼓声迷惑它。”

就在叶凌月准备静观其变,查看柳如下一步会如何做时,不远处的王巨鹏提醒道。

叶凌月诺了一声,手上又拿出了那个拨浪鼓。

王巨鹏到底用意为何,叶凌月倒是不在意,横竖她也不费什么力,只是配合下摇下鼓罢了。

叶凌月不动声色,手中的鼓轻轻一摇。

只听得咚咚几声,鼓声旋即传开了。

“那废物,又在干什么?”

岳梅正在为古凰狂的事头疼不已,偏偏陈沐还没有赶到。

五名驯兽师,眨眼就死了两人。

其中还有一个自己早前怀疑的对象,岳梅的心情可想而知。

岳梅听着那拨浪鼓的声音,咚咚咚,每敲一下,岳梅就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像是揣了面小鼓似的,咚咚跳个不停。

岳梅忍不住想要喝斥一声。

可是就在岳梅忍不住想要破口大骂时,她忽觉得有些不对头。

方才还在暴怒不已的古凰,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古凰的血红色的眸里,闪过了一丝丝的迷茫之色。

古凰的翅膀耷拉了下来,庞大的身躯降落在地,栖息在凤凰巢里。

那听着杂乱无章,毫无音韵可循的鼓声,居然真的迷惑了古凰。

“那鼓声……”

岳梅吃了一惊。

难道说,早前她错看了那个废物。

实则上,她才是那可疑人物?

岳梅脑中,这个念头一闪而过。

不过,这想法一闪而过,很快就被岳梅给否定了。

原因无它,古凰是因为古凰血才狂的,古凰只对曾驯兽师有过反应,面对那废物时,古凰很是平静。

这意味着,和鬼帝有关联的,的的确确就是曾驯兽师。

就在岳梅以为,那废物可能有下一步举动时,她却只是拨动着拨浪鼓,也不上前攻击。

见古凰被那古怪的鼓声迷惑,时机已经成熟,王巨鹏忽是一跃而起。

只见他手中,多了一物。

那是一把弓,丹并非寻常的弓箭,而是一把和小孩子的弹弓很是相似的金弓。

弓上,雕刻着大量古老的文字。

早前,王巨鹏参加第一次考核时,可从未使用过他的兵器,显然,此人心机颇深,早前也掩饰了自己的真正实力。

他一跃而起,手中的弹弓一瞬之间,就射出了三弹丸。

只是那弹丸,也不是寻常的金属打磨而成。

只听得嗖嗖嗖又是三声,弹丸在半空中,化为了三张符箓。

“居然是符兵?”

叶凌月见到了那三张符箓,也是暗暗一惊。

那三张符箓,全都是金属性的符箓,从上中下三个位置,袭向了古凰。

古凰察觉到了什么,振翅而起,在半空中一声唳叫。

符箓化为了三根金色的锁链,只听得一阵锁链声响,古凰的翅膀和头颅,被三根符链死死缠住。

这是,早前被鼓声迷惑的古凰像是一下子回过了神来。

它一个激灵,想要挣脱那符链。

可那符链上,一阵符光闪耀,原本只有胳膊粗细的符链,在符光的作用下,直接变成了腰身粗细。

符链上,凝聚出一片寒霜。

水火相克,符链在瞬息之间,由最初的金属性变成了水属性。

能够转变属性的符兵?

叶凌月见了,也是暗暗心惊。

饶是她已经是神界有名的天符师,也没见过这样的符箓。

想不到,王巨鹏带给她的惊喜,还仅仅只是开始。

岳梅自也是看到了这一幕,她也是心底一惊。

“这姓王的,也是一名符师,他又是神族,这么说来,早前那人,应该是他才对!”

王巨鹏的这番举动,一下子将岳梅早前对叶凌月的怀疑,吸引到了他的身上。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