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说,陈沐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如此惊人的地步?

叶凌月大吃一惊。

“丫头骗纸,你也未免大惊小怪了。神机符也不是无所不能的,除了修为高之外,对方身上若是有和神机符相生相克的宝物,神机符也会失灵。”

烛照淡淡说道。

宝物?

叶凌月目光再变,再看了眼陈沐。

无论如何,陈沐和岳梅这一次死而复生,的确给叶凌月带来了太多的意外了。

“诸位,这位是瑶池仙榭的陈沐掌教,今日的招募,将由他最终来确定。”

岳梅扫了眼众人,在看到曾姓驯兽师时,她目光额外都逗留了片刻。

横看竖看,眼前这男子和鬼帝都很是不同。

不知古凰最终能否认出他来?

“拜见陈掌教。”

在场几人看到了陈沐,都很是恭敬。

“诸位无需多礼,没准今日之后,诸位中就有人加入瑶池仙榭。”

陈沐也在打量在场几人,在目光扫过叶凌月的方向时,陈沐的眉抬了抬。

“月驯兽师,你这是怎么回事?”

岳梅也留意到了叶凌月。

其实不仅仅是两人,早前叶凌月刚出现时,其他四位驯兽师也都是皱眉不已。

不过是一个晚上,她怎么成了这副鬼模样。

拜坑鼎所赐,叶凌月提纯了古凰血,也顺带给自己毁容了一场。

她这会儿,还是一身的细密燎泡,就像是当初误用了涅槃盏心莲时一样。

为了遮人耳目,叶凌月干脆就将浑身上下都包裹了起来,如今看上去就跟一具行动的木乃伊似的,行动迟缓不说,还很是丑陋。

“昨夜,我一个修理不甚,丹火焚身,走火入魔了,还请诸位不要介意。”

叶凌月一脸的赔笑。

“这副模样,还死撑着来驯化古凰,待会儿可别被古凰给吃了。”

那名人族女驯兽师没好气道。

叶凌月瞅了对方一眼,早前她在曾姓驯兽师面前,可不是这副模样的。

“月驯兽师,你要是真不行,可以退出。古凰昨夜被人惊动,变得更加暴戾,驯化难度加大了。”

岳梅对叶凌月本就不喜,再看她这副模样,愈嫌弃。

“陈掌教,岳长老,你们放心,我一定能驯化古凰,还请你们给我这个机会。”

叶凌月一脸的诚恳。

“我说你怎么还不死心……”

岳梅不耐道。

“岳梅,既然对方想试,就让她试好了。”

陈沐摆摆手,给岳梅递了个眼色。

对方再不济,也是个驯兽师,能通过次考核,证明精神力应该不错。

昨日送过去的那些“食物”,冥棺并不满意,多一食物,冥棺会更高兴。

“多谢陈掌教成全。”

叶凌月一脸的“感激涕零。”

“诸位,方才岳长老已经说过了,古凰驯化的难度更大了。本座今日会带着几位一起进入凤凰台。若是古凰狂,本座会尽可能保全诸位。”

陈沐说道。

“多谢陈掌教。”

众人齐声说道。

陈沐亲自带着众人,在瑶池仙榭里一阵穿梭。

沿途,陈沐还颇为亲切介绍起瑶池仙榭来。

“启禀掌教,孤月海有使节前来,说要拜会掌教。”

就在陈沐将几人引到了凤凰台时,一名弟子匆匆前来。

“孤月海的人?”

陈沐和岳梅都是一怔。

他们从叶流云手中,夺过瑶池仙榭的实权后,孤月海的人还从未来过。

他们在这种时候突然出现,难道说是……

“岳梅,你先带他们进入凤凰台,我去去就回。”

陈沐看了眼前方的凤凰台,皱了皱眉。

岳梅心领神会,带着几人继续前行。

孤月海这时候到瑶池仙榭来,难道是现了什么?

同样感到诧异的还有混迹在人中的叶凌月。

自从夏都失事之后,孤月海就没了什么动静。

夏都一空,八卦天门也跟着撤离了大夏。

如今的大夏,处在无人看管的状态,这显然不符合孤月海的作风,也不像是秦小川的作风。

叶凌月当然不以为,秦小川是放弃了大夏,他应该是在酝酿着其他什么阴谋。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任凭秦小川又什么新的阴谋,也要在她找到了叶流云后再说。

叶凌月想到了这里,紧随着几人进入了凤凰台。

陈沐到了弟子的通报后,匆匆前往议事厅。

尽管手握冥棺利器,可陈沐在表面上,还是对孤月海很是恭敬的。

孤月海遭遇变故,掌握实权的早已是异魔,这一点,陈沐还是知情的。

不过在他羽翼未丰之前,陈沐并不打算和对方撕破脸。

“在下祝年玉,乃是孤月海的副掌教,拜见陈掌教。”

议事厅内,站着一名翩翩男子,此人正是早前被啵啵坑了一次的祝年玉。

祝年玉被啵啵重创之后,休养了一阵子。

哪知道这一休养,就休养出了大问题来。

“原来是副掌教,久仰久仰,不知副掌教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陈沐早就听说,孤月海多了两位副掌教,两人实力都很不俗。

陈沐猜测,两人的身份也不简单。

“陈掌教,在下今日前来,是来麻烦贵派一件事。”

祝年玉笑了笑,细量了几眼眼前的陈沐。

此人?

祝年玉是方士,而且修为颇高,一眼看过去,就觉得眼前这一位陈掌教有些特殊。

人界的这些所谓掌教,除了秦小川,祝年玉一眼就能看破,可陈沐身上,却犹如有一层迷雾,怎么也看不清。

此人,深不可测。

早前瑶池仙榭的掌教可不像是陈沐这么深不可测,前任掌教突然更替,看样子,瑶池仙榭里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祝年玉在心底,暗暗记下了陈沐这号人物。

“祝副掌教但说无妨。”

陈沐也捉摸不透,孤月海的用意为何。

“孤月海想要借瑶池仙榭的一块地,就是凤临山下的那一片地,孤月海也不会白拿了贵派的好处,我们愿意用十万颗灵石作为交换。”

祝年玉说道。

凤临山下的地……陈沐回忆着。

作为三宗之一,瑶池仙榭也有不少的属地。

凤临山并不是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很普通的一座荒山,孤月海突然来讨要,陈沐自然有些奇怪。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