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间,凤凰台染血。

多名弟子惊呼中,被古凰抓了起来。

古凰飞腾而起,全然不顾那些弟子的惊呼声。

“古凰这是怎么了?”

岳梅见古凰忽狂性大,数十名弟子一哄而上,都不是对手,也不由变了脸色。

古凰自从重生后,虽说性情暴戾了许多,可每日的子夜前后,都是其休眠时,不该如此失常才对。

“有人闯进来了。”

陈沐看了看四周。

陈沐眼尖的现,凤凰台上多了几个脚印。

不过脚印很浅,对方显然很是小心一时之间,他也没法子分辨,那脚印到底是男是女。

岳梅一听,面色一沉,迅看了身旁的弟子一眼。

那名弟子忙快步离开。

瑶池仙榭自从陈沐和岳梅接手以来,一直很平静,唯一的一次意外,就是几日之前,叶家的子弟来闹事。

可偏偏今晚,在几名驯兽师进入瑶池仙榭后,就生了古凰狂的事。

这让原本就怀疑曾驯兽师身份的岳梅愈怀疑。

“掌教,又有几名弟子被杀了。”

一名弟子惊慌失措道。

方才他们已经用了各种法子,无论是符箓还是各种兵器,都没法子逼退古凰。

“让人退出凤凰台。”

面对古凰,陈沐倒是没有太过惊慌,他沉声让弟子们退下。

岳梅一声令下,弟子们都退了出去。

“沐哥?”

岳梅似是猜出了陈沐要做什么,半是担忧,半是期盼道。

“你也退到一边去,不要贸然出手。”

说着,陈沐脚下几个蹬踏,身形一瞬,就已经越过了数十丈,不偏不倚,就落在了那一个树窟里。

树窟里漆黑一片,从外部看,根本看不出里面有什么。

陈沐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树窟里。

古凰击杀了几名瑶池仙榭的弟子后,眼眸中的疯狂之色,没有立刻褪去。

它扑翅,飞上了高空。

从高空往下看,它那双充血的眼珠子,倒映出地面上的景象。

那气味不见了……那该死的小爬虫,它又回来了!

正如烛照说的那样,叶凌月由于当年盗取过古凰的心头血的缘故,古凰对其可谓是恨之入骨。

瑶池仙榭的人都以为,那是鬼帝巫重的锅,可事实上,叶凌月体内还有一部分古凰血。

古凰见到她,可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古凰眼眸一凝,留意到了地面上的岳梅。

它不分青红皂白,就欲将其击杀。

这时,树窟里忽是传来了一阵异动。

只见原本已经枯死的古木上,忽是攀爬生长出大量的黑纹,那些黑纹,乍看之下,就如古藤。

可细细看去,那并非是古藤,可它们又犹胜古藤。

只听得“噗噗”数声,黑纹凌空射出,死死缠绕住了古凰的爪和翅膀。

黑纹瞬间收紧,古凰出了痛苦的唳叫声。

只听得轰的一声闷响,古凰竟是被黑纹强行扯进了树窟里。

古凰渐渐没有了动静,那些古怪的黑纹,这时也如潮水一般,迅退去。

直到黑纹完全消失,陈沐才从树窟里再度现身。

他飞身一掠,稳稳落到了地上。

“沐哥,你成功了,看样子,距离你能够彻底操控冥棺的日子不远了。”

岳梅欢喜不已,快步迎了上去。

“冥棺还没有完全认可我,还需要一些时日。”

陈沐说罢,看向了树窟。

树窟里,没有半点声息。

月依旧悬挂在古树旁,静静如也,月光下的树窟里,似有什么东西,静静地矗立在那里……

一阵粗鲁的拍门声。

睡眼朦胧的叶凌月打开了房门。

“掌教有令,古凰狂,今夜谁都不许外出,违者杀无赦。”

门外是两名面色冷酷的瑶池仙榭的女弟子,她们极快地瞥了眼叶凌月和她的床榻,丢下了一句话,就离开了。

眼前的人族驯兽师看上去和古凰狂之事并无关系,她们还需去另外几处查看。

掩上了门后,叶凌月的眼眸瞬时变得非常清醒。

“这可麻烦了,想不到心头血之事会那么麻烦。”

叶凌月沉吟了一声。

没想到几年过去了,古凰死了一次后,还能够现自己的气息。

这意味着,明日自己一旦要靠近古凰,很可能就会被其现。

到时候别说是驯化,就是想要靠近,都很困难,更不用说,进入树窟,寻找叶流云的下落了。

“因果报应,你以为人家的血是那么好得的。”

烛照冷嘲道。

叶凌月的行径,烛照是很不满意的。

这些所谓的修炼者,利用兽族的行径,它一向很是不屑。

“烛照老爷爷,你就别说风凉话了。你可有法子帮我掩去身上的气息?”

叶凌月愁眉苦脸道,她哪里知道,古凰没了心头血,会死。

这也是叶凌月一直想不通的,早前她以为古凰重生,必定有什么可疑之处。

可古凰除了外形上暴涨了一倍,实力更强大之外,体表并无异常。

它和青妃那样的,因为冥纹重生的生灵截然不同。

岳梅和古凰的情况类似,也没有半点冥纹。

“心头血是在你体内的,哪能那么容易消失,除非你把心头血提炼出来。”

烛照没好气道。

“提炼?”

叶凌月一脸的懵,血在她体内,怎么提炼?

“一般人自然是做不到的,但是你不同。你符合两个条件,刚好可以试一试。”

烛照虽然不待见叶凌月平时的为人处世方式,可他如今和叶凌月休戚相关,叶凌月解决不了人界的事,就没法子返回神界。

叶凌月一听,忙催促着烛照往下说。

“你体内有玄阴血,这种血除了具有特殊功效之外,还是一种很霸道的血液,你只需驱动体内的玄阴之血,再用你的那口鼎炼化肉身,就可以取出你体内的古凰血。话说回来,你是玄阴之血,还用什么古凰血,真是画龙点睛,多此一举。”

烛照边抱怨着,边数落着叶凌月。

叶凌月轻咳了几声,她当初也不知自己是玄阴血,确切地说,玄阴血是她第二神印太阴神印复苏后,才被激的。

无论如何,烛照既然说了法子,叶凌月自是要试上一试的。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