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瑶池仙榭内。

岳梅正向陈沐汇报白日招募的情况。

“这么说来,已经有五人成功入选,可有可疑之人?”

陈沐问道。

“这四人中,有三人是神族,两人是人族。人族的两人,没有什么可疑。倒是神族之中,有一人也是符师,他使用的也是一种神秘的神火,我怀疑他可能和叶凌月有关系。”

岳梅口中的可疑人物,正是曾姓驯兽师。

此人一直想要获得瑶池仙榭的青睐,所以在白日里,很是用心,驯化了吞云兽。

他并不知道,正是因为他的出类拔萃,反倒引来了岳梅的怀疑。

“盯紧他,还有加强禁地的看守,这几日正是冥棺完全成熟的关键时刻,不可有半点闪失。”

陈沐道。

“沐哥你尽管放心,禁地一带,戒备森严,古凰也栖息在那里,无人可以闯入。”

岳梅很是肯定。

陈沐和岳梅都没想到的是,就在他们商议禁地的事情时,一个人正在瑶池仙榭内寻找着。

叶凌月身上,隐身符刚挥作用。

夜色葱茏,她几步就掠过了一片亭台楼阁。

脑中,还回忆着蝶魅告诉自己的那番话。

“大君主,叶流云的下落,属下已经打听过了,可以肯定,她不在瑶池仙榭内。不过有一处属下没有搜索过就是古凰的栖息地。那里是历代掌门修炼之地,我虽身为长老,但也没有资格擅自闯入。你若是一定要搜查,可以从那里下手。不过,那里也是古凰的栖息地,名为凤凰台,你一定要小心古凰。”

蝶魅的话,犹然在耳。

凤凰台,叶凌月并不陌生。

当初她和巫重曾经来过,数年过去了,叶凌月也不知那里是否还有变化。

由于岳梅根本没有怀疑过叶凌月,所以也就没有人盯梢她。

叶凌月没费什么功夫,就靠近了凤凰台一带。

“嗯?”

一靠近凤凰台,叶凌月就不由蹙了蹙眉。

这里是凤凰台?

叶凌月略有些诧异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一颗古木。

也不知是叶凌月的记忆出错,亦或是其他,叶凌月印象中,当年古凰栖息之地,似是一棵古木生长而成的瑶台。

可眼前的凤凰台,却是一棵枯死的古木。

古木的枝叶早已枯萎,只剩了一片枯黄色。

树桩很大,足足需要十余人才能环臂抱住,树身上,还留有一片片烧黑的痕迹,仿佛是某种火焰烧过的痕迹。

这让叶凌月不由想起了早前蝶魅的说辞。

古凰浴火涅槃重生,想来古凰涅槃就在凤凰台上。

古凰重生,可凤凰台上的古木就遭殃了。

整个古木都透着一股苍凉的气息,整颗树身足有百丈高。

树的中间处,有一个洞窟。

传闻那就是历代掌教闭关之处,瑶池仙榭的历代掌教,在面临瓶颈期时,都会到此处闭关。

不过往日,这里因由古凰守护的缘故,常人就算是靠近了古树,也无法现这一个神秘的树窟。

当初,叶流云也曾经在这个树窟里闭关修炼过。

平日白天里,古凰一直会守护在凤凰台前。

每日,只有子夜前后,古凰才会进入短暂的休眠期,那个时候,凤凰台的大阵会短暂停止半个时辰左右,如果叶凌月想要前往凤凰台一探,那个时候,无疑就是最佳的时机。

这些就是蝶魅能够提供的全部消息了。

子夜刚过,天空,一缕薄云都不见。

明亮的月色,如霜如雪,洒了一地。

“想来要找流云姐,只能是进入那个树窟了。”

叶凌月抬头看了眼古树。

她脚下一蹴而起,就欲飞身上树。

可是这时,天空,忽有一片黑云笼罩而来。

一股逼仄的气息,漫天铺来。

叶凌月微微一惊,脚下一顿,迅下坠。

却见天空,一阵唳声,一头浑身披背着火羽的火红色大鸟,从天空扑杀而下。

浴火古凰!

叶凌月抬头一看,却是心魂一震。

这大玩意,当初叶凌月曾经遇到过一次。

那时有巫重在,叶凌月取了心头血就逃之夭夭了。

可今日扑杀而来的大鸟,比起那一日叶凌月看到的,身躯庞大了近一倍。

它的双翅伸展开,浑身的羽毛竟是熊熊燃烧了起来。

它的双眼里,弥漫着森然的杀机,竟是一瞬不瞬,死死盯着叶凌月。

叶凌月一见,大惊失色。

她倒不是避讳古凰重生后的实力,而是由于她身上明明有隐身符护体,照理说,古凰是不可能现她的。

这隐身符可不是当初的隐身符,而是叶凌月改良后而成的,除非实力凌驾她之上,否则照理说,对手不可能现她的存在。

早前她从瑶池仙榭的几个巡逻弟子的眼皮子底下晃过,对方可是浑然不知的。

可看古凰的模样,分明是现了叶凌月的存在。

叶凌月暗暗心惊。

叶凌月身形瞬时换了几个身位,从古凰的利爪之下,数次逃生。

古凰翅膀扑腾,卷起了一阵阵飓风。

整个凤凰台都掀起了一片呼啸的风声,再这样下去,巡逻的弟子很快就会被惊动。

“啧啧,丫头骗纸,你这是刨了人家祖坟不成,这大鸟疯了。”

虚空意识海里,烛照啧啧称奇着。

叶凌月心底也是叫苦不迭,她也不明白,为何自己百试百灵的隐身符会突然失灵。

“我不过是偷过它的心头血罢了。”

“那就难怪了,你身上沾染过心头血,那大鸟八成是嗅出了你的气味。什么都别说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你还是离开的好。”

烛照见那古凰的模样,恨不得将叶凌月碎尸万段,好心提醒道。

叶凌月神识一扫,不远处,也有脚步声传来,看样子,古凰的疯狂行为已经惊动了瑶池仙榭里的人。

她不甘再逗留,手中一张瞬移符,不得已从凤凰台退了。

就在叶凌月前脚才离开,陈沐和岳梅等人后脚就赶了过来。

“古凰这是怎么了?”

岳梅等人抬头一看,就见了古凰俯冲而下。

它锋利的鸟喙,不由分说,狠狠啄了下来,一名弟子惨呼一声,已经死在了鸟口之下。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