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的这一个随手帮忙,却是彻底激怒了青妃。

“叶凌月,你找死。”

青妃大怒,却见其身形再是一变,化为了一团黑影,朝着叶凌月笼去。

这一次,青妃的度极快,就是连叶凌月背诵经文的时间都没有。

眼看叶凌月的身影已经被大量尸虫笼罩,众人都不禁为叶凌月捏了把冷汗。

轰——

天空,骤然腾起了一团火焰。

一股烧焦的气味,只见青妃的尸虫之身,骤然化为了一团火球。

原来叶凌月的位置,只见了一片火光冲天。

原来在危急时刻,叶凌月翻手弹出了一朵混沌佛火。

虫怕火,佛火竟是尸虫天然的克星。

眼看青妃被佛火吞噬,化为了一个人形的火球,叶凌月松了口气。

可这时,她背脊忽是一阵寒。

耳边,只听到人群中,一阵惊呼声。

身后,那口冥棺诡异地逼近了叶凌月。

它张开了那张裂缝大嘴,从背后,冷不丁,将叶凌月一口吞噬了。

叶凌月只觉得眼前一黑,就如跌入了冰窖,周身一片漆黑。

“糟糕,我被冥棺吞噬了。”

在冥吞噬了叶凌月后,那一条缝隙就紧接着消失了。

“凌月!她被吞噬了,大师,你快想想法子救她!”

夏侯颀眼看叶凌月被冥棺吞噬,惊慌不已,忙恳请南十四等人出手。

“圣上,并非是我们不帮忙,而是我们大伙加在一起,也不是那口冥棺的对手。”

南十四一声长叹。

那冥棺非但很难对付,而且狡猾的很。

它方才,分明就是刻意利用了青妃,它给予了青妃天赐虫体,一方面让青妃困住了叶凌月,另一方面,又算计好,从背后袭击叶凌月。

好一个攻其不备,叶凌月果然上当。

叶凌月是神族,也是所有人中,实力最强的一个,连她都对付不了那口冥棺,他们就更不是对手了。

“副门主?”

夏侯颀只能求助于常武。

“陛下,我们也无能为力。”

眼看叶凌月被吞噬,常武也不知该高兴还是该郁闷。

高兴的是,身为封天令的宿主,叶凌月死了,封天令就成了无主之物,人人可得。

郁闷的是,叶凌月一死,只怕他们也没法子逃出生天了。

这口冥棺,以及冥棺背后的暗之领,也不是常武和祝年玉这个级别的存在可以对付得了的。

见两方势力都毫无法子,夏侯颀冲到了冥棺前,冲着冥棺呵斥道。

“你要的是我的魂魄,凌月是无辜的,你把她放出来。”

那冥棺悬浮在半空中,哪里会理会夏侯颀的呵斥。

冥棺若是能开口说话,此时必定冷嘲热讽。

“小子,你是不是傻,你一个破真龙之体,加上真龙之魂也不过如此。我吞噬的可是玄阴天体,靠着那女人的肉身和魂魄,别说是成熟,我甚至能够直接净化,成为圣棺。”

冥棺不能说话,所以它索性不吭声,棺体上的冥纹忽明忽暗着。

“颀儿,你快回来。”

太后被夏侯颀的举动吓了个半死。

“母后,凌月是为了我而死的,她若是真死了,孩儿也不愿独活。”

夏侯颀见冥棺里,久久没有半点声响,顿觉心灰意冷。

一切都是他的错,他召出了冥棺。

夏侯颀惨笑一声,他魂魄一晃,不顾一切,冲向了冥棺。

夏侯颀拼尽了最后的一点魂魄之力,死死抱住了冥棺。

冥棺似也感觉到了夏侯颀的用意,它不断地晃动着,身上的冥纹就如萤火虫般,一闪一闪,想要挣脱夏侯颀的束缚,可夏侯颀视死如归,他死死抱着了冥棺,魂魄笔直下坠,显然要和冥棺同归于尽。

冥棺之外,夏侯颀正在和冥棺拼死一斗。

他的拼命举动,也直接影响到了冥棺里的人。

叶凌月被冥棺吞噬之后,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了。

她强自镇定下来,神念动了动。

冥棺从外部看,只是比寻常的石棺大了一点点。

可从内部看,却会现,冥棺里的面积很大。

相当于一间石室大小。

叶凌月在冥棺了,现了夏侯颀的肉身。

“嗯?”

就在叶凌月考虑着,怎么离开冥棺时,冥棺剧烈一颤,叶凌月一个不慎,摔倒在地。

在她摔倒之时,她只觉得手下碰触到了一片凹凸不平的东西。

脚下,身旁,全都是一片片凹凸不平。

“棺体里面,居然也刻了这么多的冥纹?”

叶凌月用手轻轻碰触,确定了棺体里面的也是冥纹。

“这些冥纹,比起棺体外面的那些冥纹还要更加复杂些。”

叶凌月通过摸索这些冥纹,意识到,这些冥纹并不是天然产生的。

“这些诶冥纹,居然都有人工雕琢的痕迹,而且对方很可能是一名神念师或者是比神念师更高明的存在。”

叶凌月一路摸索,越是摸索,越是觉得吃惊。

她以前在神界时,也接触过类似冥纹那样的神纹。

当神纹加持在兵器或者出现在丹体上时,丹药和武器的级别都会得到相应的提升。

可这些冥纹,比起那些神纹,要复杂的多。

“难道说,冥棺也并非是天然存在的,而是被人炼化出来的?”

叶凌月不禁心生震撼。

她手指所及之处,那些冥纹都被叶凌月深深烙在了脑海中。

冥纹和神纹的原理很相似,所以叶凌月用不了多少心力,就将这些冥纹记住了。

嗯?

在叶凌月摸索了一阵子后,叶凌月感到有些不对劲。

她手下的凹凸不平,正在变化。

叶凌月猛地缩回了手。

那些冥纹,居然活了。

它们就如虫子一样,爬动了起来。

不仅如此,这些冥纹开始如藤蔓一样,迅攀爬上叶凌月的身子。

“该死!”

冥纹一沾染上叶凌月的皮肤,叶凌月就感到,自己体内的天地之力在流逝。

冥纹显然在吸食她的力量。

不仅如此,叶凌月在黑暗之中,还看到那些冥纹也在侵蚀夏侯颀的肉身。

对于冥棺而言,叶凌月和夏侯颀都是它的储粮,并不打算立刻吞噬,可在夏侯颀要与冥棺同归于尽之时,冥棺出于自保,打算吞噬了两人,摆脱夏侯颀的魂魄。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