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三十六盏佛灯的制约,夏侯颀的肉身,一直在灯光的外围打转。

夏侯颀印堂处的冥纹,也越来越多。

“夏侯颀”看上去很是暴躁。

他如一头无头苍蝇,不停地在佛灯之外打转。

“还不出来,看样子,这冥棺比我想得还要狡猾一些。”

叶凌月凝视着夏侯颀的印堂,那冥棺很是狡猾。

它也知道,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破体而出。

“时间不多了。”

叶凌月再看看时间沙漏,只有不到四分之一刻钟的时间了。

再这么拖延下去……叶凌月咬咬牙,指尖在了自己的手腕间用力一划。

就见一条血痕,骤然出现了。

鲜血的滋味,一下子弥漫开。

那是玄阴之血的味道。

鲜血的气息扩散开的瞬间,时间仿佛停止了般。

夏宫内外,那些地面上、半空中的冥纹,那些寸寸密布在宫墙上的冥纹,在鲜血的气息扩散开的一瞬,一下子炸开了锅。

它们疯狂的,朝着鲜血的方向奔涌而来。

天上、地下,刹那间,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浪潮。

“天哪!”

八卦天门的弟子们,夏都那些子民们,在这一刻,全都抬起了头来,看向了犹如乌云般的虫潮和冥纹潮。

“夏侯颀”的咽喉里,咕哝的声音越来越响。

印堂处,渐渐鼓起。

只听得“噗”的一声,犹如利刃刺入了血肉。

一个尖角从夏侯颀的印堂钻了出来。

再听得“噗”的一声,又是一个尖角紧急着也钻了出来。

夏侯颀的印堂里,一个看上去巴掌大小的青灰色石棺就如一条虫那样,蠕动着,一点点钻出印堂。

那口棺体上,雕刻着大量的冥纹。

冥棺出现了!

叶凌月的眼眸亮了亮。

在玄阴之血的作用下,冥棺终于破体而出了。

“该死!叶凌月你这贱人!蠢货,简直是奇蠢无比。”

看到冥棺出体,可谓是几家欢喜几家忧。

叶凌月松了口气,可青妃已经要气炸了。

在最后关头,冥棺居然忍受不住诱惑,放弃了夏侯颀的肉身,选择了破体而出。

青妃心底已经将冥棺骂翻了天。

她哪里知道,冥棺远比她想象的要聪明的多。

冥棺选择在最后关头舍弃夏侯颀的肉身,正是因为物竞天择的缘故。

暗之领的冥棺,是一种很特殊的祭器。

在其频临成熟时,吸收的祭品的品质越高,意味着其将成熟后,冥棺的级别也就越高。

早前面对夏侯颀的魂魄时,冥棺考虑到真龙之体和真龙之魂的价值相当,它没有理由舍弃唾手可得的真龙之体,选择真龙之魂。

可叶凌月的玄阴之体一出现,那就不同了。

纯净无比的处子气息,那玄阴之血,对于冥棺而言,就好比毒品一样,带着致命的诱惑力。

它不顾一切,想要夺取叶凌月的玄阴之体。

一番挣扎后,冥棺在众目睽睽之下,终于从夏侯颀的印堂里钻了出来。

冥棺一离体,就迅膨开。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变成了一口巨棺。

“终于出现了。”

叶凌月眼眸一深。

冥棺呼啸着,一扫而过。

与冥棺一起呼啸而来的,还有大量的冥虫。

三十六盏佛灯的灯光,骤然亮起。

那些冥虫一碰上灯光,就燃起火来,跌落在地。

冥棺却是顺势而上,只见其旋转而起,掀起了一股飓风。

佛灯在了旋风中,一阵摇曳。

眨眼之间,熄灭了数盏。

冥棺想要破开佛灯的封锁,夺取玄阴之体。

叶凌月见了冥棺,神情凝重了几分。

却见其身形一变,手中掐诀,几张符箓砸了过去。

那冥棺虽看似笨重,可是躲避起来,却极其敏捷。

叶凌月眼眸一深,手中又是一张符箓飞了出去。

这一次,出手的却是十大天符之一的冰火两重符。

不愧是十大天符之一,冥棺一沾上冰火两重符,就见棺体上,半边是火,半边是冰。

冥棺坚固无比,寻常的冰火攻击对冥棺并无多大作用。

可是叶凌月冰火两重符,并非是一般的天符。

符箓本身,是叶凌月用了混沌莲火炼化而成的。

被冰火两重符击中后,棺体“啪”的一声,砸落在地。

众人松了口气。

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那冥棺已经被叶凌月击溃时。

冥棺骤然一动,棺体上出来一阵吱嘎声响,冥棺上多了一条裂缝。

说是裂缝,倒是更像是一张嘴。

棺体腾空而起,一头朝着夏侯颀的肉身飞去,那条新生出来的裂缝,骤然张开,一口将夏侯颀的肉身吞了下去。

暗之冥棺也知,眼前这女人不是普通的对手。

她身上有冥纹,那些冥虫都奈何不了她。

她身上又有玄阴之血,是它出世以来,遇到过的最棘手对手。

若是冥棺是人的话,这会儿只怕是悔到肠子都青了。

冥棺自知不敌,担忧觊觎着叶凌月的玄阴之体,它索性杀了个回马枪,一口将真龙之体的夏侯颀肉身给吞噬了。

真龙之体一入体,冥棺又生了变化。

原本被冰火两仪符击中,冥棺半边是火,半边结冰,敏捷性大降。

这会儿,冥棺一吞噬了夏侯颀的肉身,冥棺上的冰火两重符一下子炸开了。

“颀儿!”

太后一见夏侯颀的肉身被冥棺吞噬,悲痛欲绝,两眼一黑,昏死了过去。

“哈哈哈,叶凌月,你再有能耐又如何,冥棺吞噬了夏侯颀的肉身,已经渐渐成熟,只要再吞噬了夏侯颀的魂魄,暗之冥棺就会彻底成熟,届时,将是你们所有人的死期。”

青妃大笑道。

“你这女人,叽叽呱呱和乌鸦似的,你不嫌烦,我还嫌烦!”

叶凌月皱皱眉。

冥棺比她想象的要厉害得多。

暗之冥棺骤然加,它吞噬了夏侯颀的肉身后,度快了数倍,就如一枚冷箭,一闪而过。

余下的佛灯,被冥棺掀起的煞风吹得七零八落,“噗噗”,佛灯一下子全都熄灭了。

此时正值午夜,看到佛灯全都熄灭,再看看冥棺,只见棺体上,出了异样的光芒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