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子,到处都是虫子。”

太后见状,吓得华容失色。

南十四等人也是一脸的焦虑,太后和叶方士两人,没有夏侯颀的庇护,落入了虫堆,只有死路一条。

可众人也不好上前施救。

“太后,无需惊慌。”

面对那么多的冥虫,叶凌月倒是落落大方,脸上没有半点恐惧之意。

只见她不慌不忙,往前踏了一步。

她一步刚踏出,在她脚边的那些冥虫齐刷刷往后退了一步。

“!”

青妃的魂魄见状,险些没跌掉下巴。

怎么可能,那些冥虫怎么会惧怕那个小方士?

“太后,你也来,不用担心。”

叶凌月轻推了太后一把。

太后一阵心惊胆战,但看看叶凌月,见其神情自若,那些冥虫也的确也没有上前攻击。

太后咬咬牙,往前迈了一小步。

这一小步,冥虫也跟着退了一小步。

就像是有着默契一样,那些冥虫就是不攻击叶凌月和太后。

叶凌月的冥纹,竟能以假乱真。

太后身上有了冥纹后,一路上行来,那些冥虫都不再攻击她们。

叶凌月一看,才心领神会,敢情这些冥虫都是认得冥纹的。

它们攻击起来无比凶狠,可是却不会攻击同伴。

有了“假冥纹”后,叶凌月和太后都已经自被冥虫认成了是同伴。

“这……”

南十四等人早起那还未叶凌月和太后捏了一把冷汗。

可看到这一幕,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满是困惑。

为何冥虫会一直避让两人?

那种感觉,就像是夏侯颀的肉身一样。

可是夏侯颀是因为其体内有冥棺的缘故,那叶方士和太后又是怎么回事?

“他们身上的冥纹,让那些冥虫对他们心生避讳。”

南十四似是现了什么,指着叶凌月和太后身上,那稀奇古怪的冥纹。

“可那些冥纹不是画上去的嘛?”

无怒和尚嘀咕道。

“你们进入了地宫?”

青妃此时,也察觉到,叶凌月和太后身上的冥纹,对于这些冥虫而言,的确有震慑作用。

再一想到,早前叶方士在地宫外,画下的冥纹。

若是说,冥虫认可了两人身上的冥纹,那就意味着,地宫也认可了两人身上的冥纹。

他们,竟真的进入了地宫?!

他们非但进入了地宫,还成功复制了冥纹。

有了这些冥纹,就意味着,那个叶方士可以人为的伪造冥纹。

人族就有法子抵御冥纹和冥虫了。

“叶方士,你们真的进入了地宫,那可是找到了消灭这些冥虫的法子?”

南十四等人一听,叶方士真的成功进入了地宫,不由大喜。

这是不是意味着,叶方士已经能够对付冥虫了。

“地宫里并无直接消灭冥虫的法子。”

叶凌月摇了摇头。

南十四等人一阵失望。

连最后的希望,地宫里都没有消灭冥虫的法子,那这一场虫灾,只怕真要成为人界的灭世浩劫了。

“就算是你们进入了地宫又如何,你们依旧无法改变大夏和夏侯颀的命运。午夜就要到了。”

青妃虽也很意外,叶凌月等人居然能够进入地宫,不过,他们只怕要失望了。

地宫里,青妃也早就搜查过了,里面根本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

午夜……

听青妃这么一说,叶凌月在内的多人,目光一致,看向了夏侯颀。

秘史如果描述无误的话,过会人,冥棺就要半成熟,破体而出,吞噬夏侯颀的肉身了。

一旦夏侯颀的肉身被吞噬,那夏侯颀的魂魄无法归位,等待他的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青妃,你当真要让夏侯颀魂飞魄散?你不是一直很爱慕他?”

叶凌月眼珠子一转,开始激将青妃。

“小子,你少在那妖言惑众。我承认,我的确深爱过夏侯颀,可他又是怎么对我的?他对我冷血无情,甚至将我杀害,他对我从没有半点情谊。他无情,我自是无意。”

青妃冷笑道。

她曾以为,只要她一心一意,夏侯颀的心就算是石头,也总有捂热的一天。

可哪知道,这些年过去了,夏侯颀一点都不曾动摇。

他的一颗心,全都给了叶凌月。

既是如此,她又何必自作多情。

她得不到的,也绝不会让任何人得到。

“哦,但愿你一直这么坚定。”

叶凌月说罢,眨了眨眼,却见其神念一动,忽有一缕魂魄,骤然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那缕魂魄,正是早前被转移进入鸿蒙天的夏侯颀。

比起早前虚弱不堪的魂魄,在鸿蒙天滋养了一番后,夏侯颀的魂魄已经健全了许多。

三魂七魄也已经悉数归位。

他此时看上去,就如活人一般。

“颀儿!”

“夏帝!”

所有人都惊呼一声,再看了看无怒和尚肩上背着的夏侯颀的肉身。

所有人都没想到,夏侯颀的魂魄,居然真的早已不在肉身里。

“果然,是你带走了夏侯颀。你……是叶凌月!”

青妃看到了夏侯颀的魂魄时,眼眸之中,情绪激烈波动。

再看看夏侯颀,尽管只是魂魄之体。

可夏侯颀自出现之后,其目光就一直落在了那名叫做叶方士的身上。

相同的眼神,青妃并不陌生。

数年前,当叶凌月还在人界时,每每她一出现,夏侯颀深情的目光,总是会落在她的身上。

嫉妒之火,熊熊燃烧,只是一瞬,就已经吞没了青妃的理智。

叶方士就是叶凌月?

恍若晴天一个霹雳,南十四和常武等人,全都是一脸的震惊。

原来她就是封天令的宿主!

此时,有人惊诧,也有人惊慌。

面对诸多目光,叶凌月却是面色如常。

“夏侯颀,解铃还须系铃人,冥棺也好,青妃也罢,都是你种下的因,一切都需你自己解决。”

叶凌月说罢,就退到了一旁。

距离午夜,只有最后的半刻钟时间,

叶凌月能感到,夏侯颀的肉身里,有一股力量正在蠢蠢欲动。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应该是就是即将破体的半成熟的冥棺。

冥棺在苛求真龙之体,想要将夏侯颀作为它的祭品。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