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着叶凌月的目光,太后看了过去。

“咦,怎么少了一个灵牌?”

太后诧异道。

大夏立世一千两百多年,包括夏侯颀在内,大夏帝一共有五十余位。

每一个灵牌,都是按照先后次序排列下来的,缺失的那一个灵牌,正是第一任夏帝。

“第一任夏帝的名讳,可是夏侯克?”

叶凌月看了看太后。

“不错。”

太后颔。

叶凌月也不多说,从身上取出了一块灵牌。

“你身上怎么会有块灵牌,只是上面怎么一个字都没有?”

太后微微一诧。

叶凌月手中的灵牌,和案桌上的那些灵牌一模一样,显然也是出自皇家工匠之手,可上面却乜有雕刻帝号和名讳。

“这块灵牌是夏侯克的灵牌,是我在夏阳宫时得到的。”

叶凌月也没多做解释。

按照夏侯颀所说,让他带走古棺的就是第一任夏帝夏侯颀。

如果叶凌月的推测没有错的话,这位夏侯克很可能就是第一个和暗之领建立联系的人族。

再或者说,这位夏侯克本身可能就是暗之领的人。

随着叶凌月和三十三天的接触越来越多,叶凌月也了解的不少事。

譬如,三十三天和九十九地之间,是有相应的天地法则约束的,九十九地不可逾越,擅自进入三十三天。

同样的,三十三天的上位者们,也不能轻易干预九十九地的事务。

亿万年来,天地法则都是如此。

可互不干预,并不是绝对的,天地之间,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封天令应运而生,让九十九地能够飞升成三十三天。

同样的,三十三天上的存在,也会利用各种方法,或多或少干预九十九地。

就如佛宗,会派遣相应的门徒乃至信徒,前去九十九地开枝散叶,建立门派,甚至是建立国家。

夏侯克,应该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

夏侯克的神识,已经在上一次中,被叶凌月消灭了。

叶凌月略一沉吟,将那块灵牌重新摆放回暗桌上。

神就在所有的灵牌都恢复如初时,案桌上,出了一阵轻微的声响。

那些灵牌颤抖了起来。

“小心脚下。”

叶凌月觉得脚下一阵颤抖,她抬头一看,就见了不远处的地面上,早前摆放古棺的地方,有一小块地砖的位置,地面往下沉。

地面上,出现了大概两个巴掌大小的一个暗格。

暗格里陈列着一本册子。

叶凌月看了看,册子上写着大夏秘史几个大字。

叶凌月刚从傻女变成正常人时,在叶家的院子里,也曾经看到过一本大夏史书,可是眼前的这本,显然是和那一本史书有些不同。

叶凌月翻了几页,眼眸一深。

这本大夏秘史的扉页上,写着夏侯克几个字。

“是太祖的亲笔史书。”

太后上前一看,也很是诧异。

她从未听说过,地宫里还有这么一本秘史。

早前夏侯颀也没有现这本史书,很显然,这本史书是夏侯克留在这里的。

叶凌月翻阅了几页,好在上面的文字,叶凌月也都是认得的。

正如凌月早前猜测的那样,这位夏太祖的确是暗之领的人。

他建立大夏,也是在暗之领的金钱好人力的支援下达成的。

作为代价,夏侯克答应暗之领的人,世世代代,都会贡献历任夏帝的真龙之身和真龙之魂,贡献给暗之领作位祭品。

这本秘史,相当于是夏侯克和暗之领签订的协议。

“没想到,夏侯克为了自己的野心和利益,居然出卖了子孙后代的权益,甚至不惜牺牲整个大夏子民。”

叶凌月看完之后,摇了摇头。

这本秘史的意义重大,可让叶凌月感到遗憾的事,夏侯克并没有在书中写清楚,暗之领到底是什么来历。

暗之领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属于九十九地的那一股势力,书中都没有提及。

这样一来,叶凌月想要调查冥纹和冥虫的线索,也被迫中断了。

“怎么样,可是找到了消灭冥虫的法子?”

太后在旁焦急不已。

她们进入地宫已经有一个时辰了。

尽管周围悄无声息,可太后总觉得暗处似乎有人在窥探着她们,让人一阵毛骨悚然。

不仅如此,太后也很担心,其他人的安危。

“还没有,夏侯克只是吹嘘了一些自己的生平。”

叶凌月加快了翻阅度,从书中看,这位夏侯克也是个沽名钓誉之辈。

他用了不少的篇幅,讲述了他利用暗之领的利郎,开辟国土,让大夏成了当时人界的一强。

在叶凌月渐渐失去耐心后,她索性用神识扫了扫这本秘史。

在秘史的最后,叶凌月顿了顿。

嗯?

叶凌月手下一番,看到了秘史中,关于暗之冥棺的记录。

“这就是暗之冥棺?”

叶凌月早前听夏侯颀讲述冥棺时,就对这种古棺的来历很是好奇。

只可惜,当时冥棺已经被夏侯颀吸入了体内,叶凌月想要一见,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秘史上,也有关于冥棺的一些记载。

暗之冥棺:一种暗之领的特殊祭器,只有获得暗之领承认的祭品,方能吸引暗之冥棺入体。

暗之冥棺分为成熟和不成熟两种。

没有吸收真龙之体和真龙之魂的情况相爱,暗之冥棺会一直处在不成熟阶段。

在进入真龙之体后,暗之冥棺会开始成熟,一直到暗之冥棺彻底吞噬了真龙之体和真龙之魂后,暗之冥棺就会彻底成熟,破体而出,吞噬作为其母体的真龙之体的宿主。

一般而言,一口冥棺入体后,其成熟期为四十九天。

在此期间,冥棺需要不断吸收各种新鲜的元力和血肉,作为食物。

而被冥棺入体的宿主,则会无意识被冥棺所支配,无意识的杀戮,直到最终被彻底吞噬。

四十九天?

叶凌月看到了这里,心底一沉。

她迅问道。

“太后,你可记得,夏侯颀进入地宫时,是什么时候?”

叶凌月早前以为,夏侯颀的魂魄只要不离开肉身过七天七夜,就是安全的。

可是她却忽略了,暗之冥棺早已进入了夏侯颀的身体。

如果运气不好的话,最近冥棺很可能已经进入了成熟期。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