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宫深深,不知其踪。

另一边,青妃认定了叶凌月等人没法子进入地宫,前去查看冥虫的情况。

夏宫内外,已经是一片兵荒马乱。

南十四和常武等人,也没想到,冥虫的威力会如此惊人。

“副门主,那些冥虫太过厉害,我们还是撤吧。”

宋管事眼看手下的弟子一个个被冥虫吞噬,也是看的胆战心惊。

“掌教,我们也撤吧,那少年和太后只怕也是一去不回了。”

无怒和尚背上还背着夏帝,那些冥虫,他们也没有应对之法。

“阿弥陀佛,走。”

南十四看了眼夏宫,依旧不见叶凌月等人的踪影。

再看夏宫墙壁上,各处都已经布满了冥虫。

冥虫不断攀爬,上上下下,叶方士和太后别说是寻找地宫,只怕想要平安离开也很困难。

“想要走,未免想得太容易了。把夏帝的肉身留下,我姑且还能考虑留你们一命。”

青妃的魂魄,阴魂不散,再度出现了。

她死死盯着夏帝的肉身。

尽管已经确定了,夏侯颀的魂魄已经不在肉身里。

但肉身,还是一定要拿下的。

对于暗之领的势力扩张很有用处的冥棺就在夏侯颀的肉身里。

青妃为了激冥虫,丢了肉身,但若是能够带回冥棺,也算是一件大功。

她自是不愿意让南十四等人带走夏帝。

“妖女,你休想带走夏帝。”

无怒和尚怒眼瞪着青妃,身下护着夏帝。

“无怒,不要与她计较,她没了肉身,魂魄也很虚弱,不成气候。我们快走。”

南十四一眼看出了青妃的破绽,青妃面色变了变。

她只是一名寻常的人界武者,不比叶凌月和那些修炼精神力的方士,她的魂魄,的确很一般。

在魂魄的状态下,她甚至没法子主动攻击。

“老和尚,你以为这样,我就没法子拦下你们,可别忘了,这些冥虫就是我最好的手下。”

青妃轻啸一声。

由于是用青妃的尸血激活的,冥虫如今听令于青妃。

那些冥虫就如得了令一般,朝着无怒和尚和南十四扑去。

“保护夏帝先走,这里我来殿后。”

南十四面色凝重。

“掌教,你带着夏帝走,我来殿后。”

无怒和尚也不干了。

他奉命保护掌教,又怎能让掌教丧生于此。

两人互不相让。

“谁都别争了,一起留下吧。”

青妃冷笑着。

冥虫已经扑翅而上,可就在冥虫靠近无怒和尚两人咫尺位置时,忽是一顿,不再前进。

“嗯?”

青妃怔了怔。

南十四和无怒和尚也下意识一愣,齐齐看向了无怒和尚背后。

无怒和尚身上背着夏帝。

夏帝没了魂魄,一直没有半点声息,可就在方才,南十四等人才留意到,夏帝的身上,已经悄然生了变化。

夏帝的皮肤上,出现了一片片的冥纹,那些冥纹,比起宫墙和早前尸兵身上的冥纹,都要深刻的多。

许是那些冥纹的缘故,那些冥虫全都不敢靠近。

这反倒是无形之中,保护了南十四和无怒和尚。

“该死,夏侯颀,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与我作对。”

青妃气得咬牙切齿。

她险些忘记了,夏侯颀的体内,拥有冥棺。

那冥棺,对于冥纹和冥虫而言,都有特殊的意义。

只要夏侯颀在,冥虫就会避讳那冥棺,不敢伤害夏侯颀的肉身。

“诸位,都到这边来。”

南十四也是机警,一现夏帝的肉身具备防御冥虫的作用后,及时出声呼唤众人。

常武等人已经被冥虫逼得走投无路,一见夏侯颀的肉身居然有逼退冥虫的作用,就如见了救命稻草,纷纷靠了过来。

“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我就不信,夏侯颀的肉身能保护你们一辈子。过了今晚,冥棺就会彻底吞噬夏侯颀的肉身,届时,你们都要陪着一起死。”

青妃咬了咬牙。

冥棺入体,需要七七四十九天,才能彻底吞噬真龙之体。

夏侯颀冥棺入体,恰好已经四十八天了。

想要冥棺彻底成熟,最好的状况就是同时吞噬真龙之体和真龙之魂。

可奈何夏侯颀的魂魄如今下落不明,在这种情况下,青妃只能退而求其次,让夏侯颀的肉身被冥棺吞噬,再想法子,寻觅到夏侯颀的魂魄,这才能带着冥棺,前去投奔黑骑。

青妃索性也不再造次,她又是一阵呼啸,那些四处攀爬的冥虫得了令后,一下子全都聚集到了夏宫门外。

夏宫的天空、地面上,全都密密麻麻,满是冥虫。

这些冥虫,堵住了南十四等人的去路,也拦住了天门弟子。

让众人无路可退,只能是蜷缩在相对安全的一个小区域里。

只要等到午夜一过,冥棺吞噬了夏侯颀的肉身,眼前这群人,就全都成了他的盘中餐。

“掌教,那女人说的不会是真的吧?夏帝过了午夜就会被吞噬?”

无怒和尚背后还背着夏帝,这会儿只觉得背脊一阵凉,不时看几眼夏帝,唯恐他体内有什么怪物忽然攀爬而出。

“是真是假,也只有等到了午夜才知道。”

南十四叹了一声。

这场浩劫,能否化解,如今也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夏宫外,一场生死拉锯战还在继续着。

夏宫内,叶凌月和太后已经进入了地宫。

地宫就位于夏阳宫的正下方,有了冥纹后,两人得到了地宫的默认,一路下行。

地道一片漆黑,叶凌月翻手一扬,一团火焰骤然而生。

地道的尽头,是一个祠堂。

看上去,只是个很普通的祠堂,和叶家的祠堂相比,只是这里陈列的人的身份更加显赫,这是一座帝祠。

在里面,陈列着大量的灵牌,每一位,都是大夏的先帝。

除此之外,祠堂里很是空旷,在祠堂的中间,正是当初夏侯颀现古棺的地方。

至于叶凌月要找的,有关冥纹和古棺的线索,并没有出现。

“这些都是大夏列祖列宗的灵牌。”

太后解释道。

叶凌月目光一扫,落在了灵牌的最前方,在那里,灵牌空了一个。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