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佛器,和一般的神器不同。

佛宗的佛器,必须依靠吸收信仰之力,不断净化才能保持。

人界和三十三天不同,虽然身为三大级宗门之一,可是南无山并不具备吸纳信徒的资格,甚至也无人能够吸纳信仰之力。

这口金钵,也只是被历代掌教轮流执掌。

几千年来,其自身佛力一直在消耗。

金钵早前在抵御冥曲时,就耗费了大量的佛力。

如今对上了万鬼咆哮,已经出了金钵本身可以承载的极限,金钵应声而裂。

糟糕,屋落偏逢连夜雨。

这神机符说的也太准确了吧。

叶凌月见了,不禁扶额。

金钵一破,南十四老和尚的身形一晃,再也支撑不住,口中一口血,喷吐而出。

“掌教!”

一道身身影蹿了出来,无怒和尚搀扶住了南十四。

早前南十四独力前去迎战青妃,她让无怒和尚保护天后和夏侯颀的肉身。

无怒和尚在里面等候了许久,也不见南十四回来,按捺不住赶了出来。

“阿弥陀佛,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看来这一次,老衲也阻拦不住大夏的这场浩劫了。”

南十四满脸的灰淡。

他早前还预言曾小雨会遭遇血光之灾,都说医者不自医,倒是没料到,自己也会有今日。

“妖女,我与你拼了!”

无怒和尚大怒,一拳横扫向了青妃。

“咯咯,大和尚,那老和尚都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是你。”

青妃眼眸一沉,一阵利啸,多名厉鬼扑向了无怒和尚。

“你们在地底埋骨已久,必定已经饥肠辘辘。这里的人,整个夏都的人,到时你们的食物,你们想吃就吃,想杀就杀。”

青妃冷声说道。

万鬼呼啸,争先恐后,涌向了夏都的各处。

“青妃,你好大的胆,居然敢祸害大夏子民。”

却见夏宫里,几名鬼魂拖着太后和一干宫女侍卫,送到了宫门口。

与其一同被带过来的,还有夏帝的肉身。

“老太婆,没想到你也有今日,当初,你把我关进冷宫时,可曾想过会有今天?”

青妃踱到了太后面前,居高临下,看望着太后。

“哀家只恨当初没让颀儿斩了你。”

太后啐了青妃一口。

青妃面色一变,掐住了太后的脖颈。

“你以为你还是高高在上的太后?告诉你,今日,你得死,夏侯颀若是不乖乖投降,他也得死!”

青妃化为了赶尸人后,气力惊人,她不顾太后的挣扎,将其拖行到了夏侯颀身旁。

夏宫已经乱成了一片,所有人的脸上都满是惊慌之色。

唯独夏侯颀,依旧是昏迷不醒。

他的身旁,那盏凝神灯依旧是点在那里。

那张俊朗的脸上,没有半点神情变化。

“夏侯颀,你给我醒过来。你可看到了,你的大夏,你的母后全都在我手里!”

青妃丢开了太后,拎起了夏侯颀的衣襟,怒骂道。

可夏侯颀依旧是无动于衷,他静静地闭着眼,仿佛已经死去了。

“夏侯颀,你还不睁眼,我就杀了你的母后,杀光整个夏都的子民。”

面对青妃的威逼,夏侯颀依旧是没有半点声息。

“青妃,你放过颀儿,放过夏都的子民吧,他们是无辜的。”

太后在旁哀求道。

“无辜,他们无辜,那我呢?我不过是爱上了夏侯颀,就受了那么多磨难,谁又在意过我无辜不无辜!”

青妃望着一动不动的夏侯颀,身子无力滑落在地。

这个男人,到了这个时候,依旧不愿意醒来看她一眼。

“没用的,青施主,到了这一步,夏帝依旧不醒。你我心中都有数,他已经魂飞魄散了。”

一旁的南十四,看了眼夏侯颀,摇了摇头。

佛门的召魂经,暗之领的冥曲,全都无效。

夏侯颀的魂魄没有现身,这正说明了,夏侯颀只怕早已魂飞魄散了。

可怜夏都的一干百姓,全都要陪夏侯颀丧命了

“魂飞魄散……他怎么能魂飞魄散!”

青妃的眼中,慢慢失去了光泽。

她如失了魂般,低声呢喃道。

“不!”

青妃的声音陡然高了几分。

“他怎能魂飞魄散,就算是魂飞魄散,也必须是我让他魂飞魄散。他让我受了这么多苦,怎能说魂飞魄散就魂飞魄散。夏侯颀,我知道,你一定还在。你假装魂魄散,我就让你真正魂飞魄散!”

青妃放声大笑了起来,却见咽喉里一阵隐呜。

她的脚下,大量的黑色鬼火破土而出。

可怕的冥曲,再度响起。

只是这一次,冥曲比起早前更加尖锐。

真个夏都,刹那间沉浸在一片鬼哭狼嚎中。

太后吓得瘫软在地。

“南大师,青妃想要做什么?”

“青施主因爱生恨,已经陷入癫狂。她是宁可玉碎不可瓦全,想要让夏帝的魂魄魂飞魄散。”

南十四的嘴角还带着血,面色极其难看。

青妃这一次动的冥曲,比起早前的冥曲,威力更加惊人。

若是冥曲挥作用,不仅仅是夏帝的魂魄,只怕夏都内,无数的百姓的魂魄都会随之灰飞烟灭。

“糟糕,青妃这女人疯了。她这般使用冥曲,只怕会波及无辜的百姓。”

叶凌月所想的,和南十四所想的一样。

“必须想法子制止她。”

叶凌月暗忖着。

可是早前南十四和尚用了佛器,也没能击退青妃,这证明青妃的实力不容小觑。

叶凌月虽然如今是虚空境,又是神帝,可对上来历不明的冥曲,她也没有多少胜算。

“想要消灭青妃,还必须对上万鬼,凭我一人之力,只怕很难对付。”

叶凌月再看了眼青妃。

“冥曲的力量之源,在于人之怨念。那女人对夏帝因爱生恨,这股怨念,加上万鬼的怨念,形成的煞气,别说是你,就是佛宗的佛亲临,都未必能够镇压。”

面对如此情景,连烛照都觉得很是棘手。

“怨念是力量之源?”

烛照这么一说,叶凌月脑中,灵光一闪,一下子就想到了什么。

这么说来,只要除去或者减弱青妃和万鬼的怨念,就可以破解冥曲?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