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叶凌月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青妃和南无山的两位高僧都没有半点行动。

青妃没有夺取夏侯颀的肉身,必定不会善罢甘休。

原本叶凌月还计划趁着青妃和南十四老和尚起冲突时,趁火打劫,如今看来,她的如意算盘是打错了。

“看样子,只能硬闯了。”

叶凌月寻思着,今夜入夜后,试着闯一闯夏宫。

叶凌月正琢磨着,是要单独闯夏宫,还是带上洛青一起闯夏宫。

洛青虽然实力不济,不过好歹也是名方尊级别的存在,可以帮着应付下天门的弟子。

可就在叶凌月准备召洛青过来时,那块灵牌忽的生了异变。

夏侯颀的魂魄这些日子,一直隐在灵牌上。

可即便是如此,他的魂魄还是一天天的虚弱下去。

可就在方才,夏侯颀的魂魄一下子剧烈波动了起来。

“凌月,我的魂魄……”

灵牌里的夏侯颀感到自己的魂魄,正被强行从灵牌里剥离出去,似乎有一股力量,想要将其魂魄夺走。

“夏侯颀,你没事吧?”

叶凌月不敢大意,忙拿起了灵牌。

灵牌在不断颤动,她用神念一扫,现有一股力量波动,正在试图强行带走夏侯颀的魂魄。

有人在使用招魂之法!

叶凌月的脑海中,迅闪过了一个念头。

当初,秦小川死时,为了召回他的魂魄,叶凌月和帝莘在关鸠的帮助下,动用了招魂符。

当时,秦小川的魂魄被召唤时,就出现过类似的力量波动。

“我的魂魄像是要溃散了。”

夏侯颀的声音里透着痛苦的意味。

他的魂魄,本就已经很虚弱了,根本经不起召魂之术的折腾。

“一定是青妃,那女人果然是忍不住了。”

叶凌月皱了皱眉。

青妃那女人,当初就是个疯子,为了赢得夏侯颀的喜爱不折手段。

死后成为了赶尸人之后,青妃变得更加变本加厉了。

叶凌月想了想,手掌一番,九洲鼎跃然手上。

“鼎灵,我要暂时将夏侯颀的魂魄收入鼎内,用白鼎息帮助其固本培元。”

叶凌月的白色鼎息有极强的治愈的作用,白色鼎灵甚至能一定程度上修复魂魄。

奈何夏侯颀的三魂七魄已经崩分离析,如今只剩了一缕命魂,叶凌月也只能是用鼎暂时防御召魂之法。

“主人,对方的召魂之法很是了得,就算是白色鼎息,也只能暂时防止夏侯颀的魂魄被夺走。想要救夏侯颀,还是得找到那召魂阵的来源。”

鼎灵二话不说,就收走了夏侯颀的魂魄。

夏侯颀此时,已经是浑浑噩噩,只觉得自己被吸入了一片黑暗中。

周遭,一会儿黑,一会儿白。

白色鼎息如同绳索般,迅攀爬上了夏侯颀的魂魄。

夏侯颀只觉得魂魄一阵暖洋洋的,如同泡在了温泉里一般,魂魄在慢慢恢复。

夏侯颀的魂魄状态暂时稳定了下来,可叶凌月不敢掉以轻心。

正如鼎灵所说的那样,夏侯颀的魂魄早晚也得回到肉身里。

青妃忽然懂得召魂之法,这证明,对方很可能有了其他帮手。

看看窗外,已经是临近黄昏,天色阴沉沉的。

事态紧急,叶凌月等不及再召来洛青,她身形一掠,朝着夏宫的方向行去。

无论是招魂符,还是召魂之法,都必须在魂魄生前经常出没之地,方可施行。

所以青妃必定就在夏宫附近。

可叶凌月才越过了几座屋檐,她的掌心内,鼎印又是一阵异常的波动。

“主人,不对头,又多了一股力,在召唤夏侯颀的魂魄。”

鼎灵焦灼的声音传来。

叶凌月一惊。

又有一股力,这是怎么回事?

叶凌月翻手一看,鼎印因为有两股力的相互作用,颤动不已。

原本已经在白色鼎息的作用下,渐渐恢复魂魄之力的夏侯颀,这时的情况又不妙了起来。

新出现的那股力量,和青妃的召魂之力,就如拉锯一般,不断拉扯着夏侯颀的命魂。

夏侯颀身上的白色鼎息,也悉数崩断了。

他的魂魄,因为这两股魂力,不断扭曲变幻着,仿佛下一刻就会溃散开。

叶凌月不敢大意,她将自己的神念融入了鼎中。

神念的作用下,叶凌月清楚感觉到了这两股力的差别来。

早前召魂的那股力量,无疑是青妃的,它带着一股森冷冰寒之感,仿佛要把夏侯颀的魂魄凝固住。

而与之相反的是新生的那股力量,那股力量带着浩瀚之息,沉稳之中,透着些许圣洁之意,分明就是佛宗之力。

“是南无山的那老和尚。”

叶凌月收回了神念,男十四那老和尚,不动手也就罢了,为何也偏偏选在今日动手。

这可就苦了夏侯颀的魂魄。

夏侯颀的魂魄,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些,结果在这两股力的压制下,再度不稳定了起来。

“我倒是要看看,青妃和夏侯颀到底搞什么鬼。”

叶凌月脚下不敢怠慢,已经到了夏宫前。

“嗯?”

叶凌月才靠近夏宫,就见了夏宫门外,早已围满了人。

宫门位置,还站着天门的弟子。

宋管事带着一干天门弟子,与青妃对持着。

“妖女,夏宫果然是你动的手脚。”

“滚开,耽误了我的大事,小心我让你们天门鸡犬不留。”

青妃一脸的阴沉,她的脚下,是一簇簇黑色的鬼火。

试图夺取夏侯颀魂魄的那股冰冷的力量,就源自青妃脚下的那个阵法。

此阵,就是黑雾传授给青妃的召魂之法。

“青妹,你不记得我了?我是堂哥啊。”

混元宗的青宗主也赫然在列,他看到青妃,好不激动。

“我早已不是当年的青妃,你们这些人听着,谁敢拦我,就只有一个下场。”

青妃说话间,夏宫的宫墙丧,那些冥纹扑索索而动,早前一动不动的冥纹,忽然的破墙而出,化为了一道道黑刃,刺向了那些天门弟子。

只听得一阵惨呼声,多名天门弟子应声倒地。

“阿弥陀佛。”

却听得一阵佛号,宫门大开,南十四老和尚行了出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