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夏皇宫的地下,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地宫。

那地宫,极其隐秘。

除了历代的夏帝之外,鲜少有人知道。

历代夏帝在临终前,都会叮嘱下一任夏帝,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否则不允许打开地宫。

地宫下,藏着关乎大夏兴衰的存在。

这个秘密,原本应该有先帝告诉夏侯颀,可先帝是在外出狩猎途中暴毙的,当时还来不及告诉夏侯颀,先帝只能将秘密告诉了当时的皇后,也就是后来的太后。

太后得知了这个秘密后,也没有立刻告诉夏帝。

出于护子的本能,太后在告诉夏帝这件事之前,曾经偷偷到了地宫,想要弄清楚地宫里有什么东西。

可任凭太后怎么寻找,都没有找到地宫的入口。

太后这才知道,先帝临终前说的话。

这个地宫,只会在大夏生死存亡之际,由当时夏帝才能打开。

于是太后就将这个秘密暂时保存了下来。

直到孤月海控制青洲大6,太后才意识到,夏侯颀想要保住大夏,就必须打开地宫。

“我从母后那得知了这个秘密后,就亲自前往了母后所说的那一处地宫的入口。”

夏侯颀为了保住这个秘密,当时是孤身一人前往的,连一名侍卫都没带。

他从夏阳宫的龙榻往下走,经过了一条漫长的地下阶梯。

在当初太后走到死胡同的地方,他现了一扇门。

那是一扇青铜古门,上面刻满了古老的纹路。

那些纹路,像是某种古老的兽,当夏侯颀来到那扇门前,上面的那头古兽的眼中出了一片幽光。

当夏侯颀的目光碰触到兽的目光时,夏侯颀下意识地往前走,手碰触到了那扇青铜古门。

“我用力推了推,没想到那扇青铜古门就打开了。那是一个封闭的石室,我看到了一口巨大的棺木,悬浮在半空中。”

夏侯颀说道这里,顿了顿。

“你打开了那口古棺,里面有什么?”

叶凌月听到了这里,一颗心也提了起来,她也知那口古棺就是夏侯颀变成了这副模样的真正原因。

“我最初没有打开那口古棺去,确切地说,是我没法子打开那口古棺。”

夏侯颀摇了摇头。

打开古棺并不像打开地宫的门那么简单。

古棺被几根铁索悬挂在半空中,夏侯颀当时第一反应,也是打开棺材。

可等到他将古棺放下时,却现,那口古棺根本没有缝隙。

“没有缝隙?”

叶凌月奇道。

“就是没有棺盖,那口古棺就像是一块天然切割而成的石头。

它形如棺材,却没有棺盖。

连夏侯颀都说不清,那到底是一口棺材,还是一块天然切割而成的石头6o

“我试着将其打开,可是任凭我用了什么法子,兵器和精神力都没法子打开。”

夏侯颀试了数次后,最终还是决定放弃了。

尽管无法打开那口古棺,夏侯颀却依旧将那口石棺搬出了地宫。

“既然古棺无法打开,那些冥纹又是怎么一回事?”

叶凌月早前还以为,那些冥纹来源于那口古棺。

可是听夏侯颀这么一说,叶凌月又不明白了。

“此事还得往后说,我得了那口古棺后,就将其放置在了王祠中,日夜供奉。”

夏侯颀本以为,此事就此会了解。

之后的几日,古棺也的确一切如常。

直到秦小川派来了祝年玉,祝年玉在大夏建立了八卦天门。

夏侯颀被迫退位不止,连基本的权力都被架空了。

夏侯颀为此,日夜忧思,夜不能寐。

那一夜,他到王祠祈福。

“我到王祠,再度看到了那口古棺。时隔多日,古棺依旧还是老样子,不见任何变化。我也没有太过理会,跪在大夏的诸位先帝面前祈福,后半夜,我忽觉得一阵倦怠,就睡了过去。”

夏侯颀回忆起了那一晚的情景来。

大夏的王祠,就在夏宫内,里面陈列着大夏历任夏帝的灵牌。

睡梦中,夏侯颀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自己置身在王祠里。

那口古棺就在他身边不远处,古棺忽出了一阵声响。

古棺里有什么东西,出了砰砰砰的声响。

夏侯颀觉得很是古怪,就走到了古棺前,耳贴在了古棺上,侧耳倾听。

他仿佛听到了一个声音。

“夏侯颀……”

夏侯颀听到了有人在呼喊他的名字。

他大吃一惊,下意识就问了一声,那声音究竟是何人。

“吾乃大夏先祖夏侯克,你个不肖子弟,竟是让大夏沦落到了外族之手,你可知罪。”

那古棺里的声音,对夏侯颀训斥道。

一听是先祖,更是大夏的开国先祖,夏侯颀一阵羞愧。

他跪在古棺前,磕了几个响头。

“我问你,你可想挽救大夏国势?”

见夏侯颀额头都磕红了,古棺的声音稍和缓了几分。

夏侯颀心知,古棺必定有法子镇压天门,挽救将倾的大夏。

他忙求教,那古棺却说。

“欲救大夏,只能求助暗之领。你需以准备足够的祭品,召出暗之领的暗之神明,方可挽救大夏。”

古棺所说的话,夏侯颀似懂非懂。

那时候的夏侯颀,已经是鬼迷心窍。

他连忙询问,要如何准备祭品。

那古棺却说,只要夏侯颀取血打开古棺,暗之领的神明自会来寻找祭品。

夏侯颀一心想要对付八卦天门,他迟疑一番后,滴血在了那口古棺上。

“当我的血,滴落在那口古棺上后,怪异的一幕生了,那口原本光滑如镜的古棺忽然生了变化。它的表面,出现了一片怪异的纹路,那纹路由小变大,很快就覆盖了整口古棺的表面。我也是到了后来才知道,那纹路就是冥纹,它的可怕,也是当时的我,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夏侯颀看到古棺生变,当时也很吃惊。

当他想要再询问夏侯克时,耳边传来了一阵鸡鸣声。

夏侯颀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

他现自己趴在了那口古棺上,而王祠里,第一任夏帝夏侯克的灵牌就在他身旁。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