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青也是有口难言。

他都是想让叶女神出来啊,可前提是,人家叶凌月压根不知道去了哪里。

一旁南十四和无怒和尚也是一脸的惊诧。

“掌教,太后口中的叶凌月,可是那一位?”

无怒和尚一脸的纳闷。

那一位,不是早已去了神界,据说还给佛宗惹了不少的麻烦。

怎么又一下子出现在人界。

若是叶凌月真的到了人界,这件事必定要上禀到佛宗。

“无怒,不该问的不问。”

南十四脸上却是一脸的淡然。

“哀家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让叶凌月现身,要么就是救活我儿,否则,今日你也别想活着走出皇宫。”

太后因为悲伤过度,显得神智有些不清,她掐住了洛青的脖子。

洛青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这时,有人忽在洛青的耳边吹了一口气。

洛青一个激灵。

“洛青,你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凌月的声音出现再洛青身旁。

洛青眼底,狂喜之色一闪而过。

女神啊,你总算是出现了,你简直就是我的姑奶奶,老祖宗啊。

“女神,小的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方才小的就吹走了一前世曲,也不知夏帝是怎么回事,神魂就溃散开了。那盏什么灯也熄灭了,然后太后就跟疯了似的,追着我不放。”

洛青那叫一个委屈。

叶凌月眸光一扫,落在了那盏熄灭的神魂灯上。

夏侯颀的神魂……叶凌月再看了眼夏侯颀。

他的身上,的确连一丝神魂波动都没有了。

可古怪的是,早已没有心跳和脉搏,甚至连神魂都没有了的尸体,却没有彻底尸化。

按照冥界的说法,若是神魂消失,在七天之内,能够回归到肉身,就还有复活的机会。

夏侯颀的神魂,到底去了哪里?

叶凌月纳闷着。

不过眼下,更紧要的是让洛青离开皇宫。

叶凌月神魂一动,一抹神识,落到了夏侯颀的身上。

在叶凌月的神识落到夏侯颀的身上时,早前已经熄灭的那盏神魂灯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

神魂灯闪了闪,又亮了起来。

“亮了亮了。太后,您快看,那盏神魂灯又亮了。”

洛青看到了再度亮起的神魂灯,险些没痛哭流涕。

神魂灯是瑶池仙榭的至宝,在人界兴许很是名贵,可是对于叶凌月这样的神族而言,那不过是最低级的神器罢了。

神魂灯只要感觉到神魂的力量,就会自动点燃。

叶凌月的神识很强,和神魂有些类似。

所以神魂灯无法分辨出两者的差别,误以为夏侯颀的神魂又归位了。

见夏侯颀醒来,太后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洛青。

她急忙上前,查看夏侯颀的情况。

“南大师,你快来给颀儿看看。”

那盏神魂灯,就好像是汪洋上的灯塔,让太后一下子安心了下来。

“这……”

南十四和尚也是一脸的纳闷。

早前夏帝分明连最后的神魂都消失了,怎么会突然又凝聚了神魂。

难道是因为那神魂灯的缘故?

南十四老和尚纳闷着望着那盏神魂灯。

洛青也懵了,不知道叶凌月到底是用了什么把戏,让夏帝又神魂归位了。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逃命。”

叶凌月见洛青还懵在一旁,冷哼了一声。

洛青这才回过神来。

“太后,若是无事,小的这就告退了。”

太后哪里还有空理会洛青,洛青连忙连滚带爬,爬出了朝夕宫。

叶凌月离开时,回再看了眼床榻上的夏侯颀。

夏侯颀毫无声息。

叶凌月顿了顿,快步离开了。

“女神?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夏帝真的死了。”

洛青劫后余生,还一脸的惶恐。

他一出了皇宫,就迫不及待问道。

得罪了太后,又得罪了天门,他以后在大夏是没法混了,只怕连三生谷都会被连累。

“先回客栈,告诉我,你到底对夏帝做了什么。”

叶凌月申请也有些凝重。

叶凰玉等人的事还没平息,又闹出了夏帝魂飞魄散的事,叶凌月如今一人孤立无援,想要同时应付天门和那神秘的冥纹,也是有心无力。

她打算先想法子替夏帝重新凝聚神魂,再找到叶凰玉她们,从长计议。

两人回到了客栈后,洛青就哭丧着脸,告诉了叶凌月前因后果。

“小的也没做什么啊,女神你也知道,我这人没啥本事,就随便吹走了一前世曲,就是那能勾起人的回忆的前世曲。再之后,神魂灯就灭了。”

洛青努力回忆着,怎么想,怎么不明白夏侯颀为何就魂飞魄散了。

还是他倒霉,刚好那时候,夏帝的魂魄溃散了。

“这么说来,期间也没有任何人进入过朝夕宫?”

叶凌月很是纳闷。

按理说,有神魂灯在,夏侯颀的神魂应该不会溃散才对。

“除了我和太后,再无他人。”

洛青断言道,就连南十四等人,也已经被太后遣退了。

“自此之前,太后可说过什么特别的话?”

叶凌月始终觉得,太后隐瞒了什么。

“真要说起来,太后好像说过,夏帝为了您,做了很多事。不过太后看上去神情有些恍惚,也不知说的是真是假。”

洛青回忆着。

太后召见他进宫后,就一直喋喋不休询问叶凌月的下落。

说只要叶凌月出现,夏侯颀就一定会没事。

洛青自是不敢多说,搪塞了几句,太后就催着他治疗夏侯颀。

“你且吹一前世曲让我听听,兴许会有其它现。”

叶凌月思来想去,也没想到任何破绽,只得是让洛青再吹一次。

三生谷的三生曲,也是人界出了名的灵曲。

叶凌月当年曾在四方城附近听过一次,也听洪明月吹过一次。

三生曲最玄妙的地方,就在于,它虽是相同的词曲,可随着听曲之人的心境的改变,产生的心境也会不同。

叶凌月上一次听洛三生的三生曲,就曾经进入忘我的境地,回想起前世她和奚九夜的那段往事。

当时,还亏了帝莘在场,制止了她,否则,只怕她会陷入心魔之中,难以自拔。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