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驱魔符击中的夏侯颀,也觉得体内脏腑一阵震动。

“这符箓的威力不弱,比起早前的那些符箓,要强多了,差不多已经达到了天符级别。能够在短短时间内,在有限的条件下,绘制出一张天符级别的符箓,这玄阴之女的实力不俗。”

夏侯颀暗想着。

不过,天符级别的符箓又如何,他的冥纹,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眼看夏侯颀被符箓击中,一旁的常武也是暗暗心惊。

看来,这一场战斗比他预期想得要持久些。

曾小雨居然能以血为符……那他就不得不先出手了。

常武暗暗运拳,哪知这时,驱魔符的符光一下子散光了。

夏侯颀再度现身了。

只见其身上,一片冥纹密布,身上的冥纹迅消褪,他的身上,依旧是完好无损。

那张驱魔符就落在了夏侯颀的手中。

他中指和食指夹着那张符箓,伸出了舌,舔了舔符纸上的符文。

一股新鲜的血液的滋味,顿时弥漫了整个口腔。

“不愧是玄阴之女,居然能用玄阴之血来绘制符文。不过,这符箓还是弱了些,不足以打伤本座。”

用玄阴之血绘制的符箓,竟也没法子伤到夏侯颀?

曾小雨面色变了变。

角落处,叶凌月也是惊诧不已。

驱魔符虽然不是十大天符级别的符箓,可也绝对是天符级别的存在了。

用来对付一般的邪灵恶煞,绝对是非常有效的。

可对上夏侯颀,并无用处。

这说明,夏侯颀身上的并非什么邪灵恶煞。

夏侯颀身上的那股力量不对头。

是那些冥纹的缘故?

叶凌月可以断言,那绝非是夏侯颀本身的力量。

难道说,这些冥纹就没有破绽,没法子彻底摧毁?

不可能,万事万物,必定会有其破绽,只要找到弱点,就可以一击必破。

这些冥纹的源泉,很可能不在夏侯颀身上。

必须找到冥纹的根源,彻底摧毁源头,才能击退夏侯颀。

只是那些冥纹,到底来自什么地方?

叶凌月脑中,迅闪过一个个片段。

她目光一沉,迅在寝宫里搜了一圈。

墙壁、栋梁、桌椅、地面,凡是能够搜索的角落,叶凌月都搜索过了。

这些冥纹看上去,也没什么差别。

忽的,叶凌月的目光落在了夏侯颀床榻上。

在夏侯颀的床榻上,有一块朱木红漆的灵牌。

那块灵牌也同时出了犹如夏侯颀眼中血光一样的红光。

令牌上,有几个字迹,那字迹,看上去和那些冥纹是用了一样的手法雕刻的。

可是,具体是什么文字,叶凌月却一眼看不清。

那似乎是一种很古老的文字。

夏侯颀的床榻上,为何会有灵位?

在叶凌月留意到那块灵牌位时,她同时感觉到,在灵位上,有着类似于呼吸一样的声响。

就像是,那块灵位本身拥有生命一样,灵位是活物!

叶凌月暗想道。

“小雨,重新绘制符箓。”

叶凌月当即再说道。

“可是师父,那符箓对夏侯颀没有什么作用。”

曾小雨失望道。

“不攻击夏侯颀,攻击那块灵位。你听着,你先同时投掷出两张符箓……余下的交给我……”

叶凌月改变了主意。

一刻多钟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

傀儡符即将失效,她必须在傀儡符失效之前,帮助小雨全身而退。

夏侯颀也罢,还有夏阳宫任何位置的冥纹,都不是冥纹的根源。

斩草要除根,擒贼先擒王,叶凌月怀疑,那块灵位才是冥纹的根源。

曾小雨迟疑了下,可出于对师父的信任,她迅再度掐指,重新绘制了两张驱魔符。

“啧啧,小丫头,你还不死心,本座早已说过,你的符箓对本座没用。”

看到曾小雨又绘制了驱魔符,夏侯颀愈不屑。

“管不管用,试过才知道。”

曾小雨虚晃一招,手中的符箓同时飞出。

夏侯颀却是冷哼一声,对于曾小雨的不知死活,很是不以为然。

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迎头就撞上了那两张驱魔符。

哪知其中一张符箓,在了半空中,忽的一变方向,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去。

夏侯颀和常武都是微微一惊。

符箓怎么突然变了方向?

要知就算是高级符师,一旦祭出了符箓后,符箓都无法变幻方位。

难道说,曾小雨的修为比高级符师还要高?

当看清第二张符箓的攻击方向时,夏侯颀早前还一脸傲然的脸上,神情大变。

他身法一变,想要拦下那张符箓。

可身后,那张驱魔符已经杀至。

符箓一瞬间炸开,那个灵位被击中,顿时拦腰炸断。

在灵位被炸开的一瞬,夏侯颀的面色也变了变。

整个夏阳宫,都跟着一阵晃动。

地面、栋梁、墙壁上的那些冥纹,就跟见了阳光的雪一样,迅融去。

夏侯颀眼底的红光,也迅暗去。

“小丫头,你别得意,我暗之领绝不会放过你!”

夏侯颀恨恨地说道,他眼底红光褪去的一瞬,眼底也渐渐恢复了清明。

“那块灵位?”

常武这才意识到,曾小雨竟也了两张符箓打破了夏侯颀的冥纹封锁。

“成了,师父,我成了!”

曾小雨也是一阵狂喜,她寻找着师父。

“小雨,危机还没解除,常武已经现了你的身份,你立刻离开,不要留在夏都,我会想法子找到你。”

叶凌月见夏侯颀的模样,就知他很快就会清醒过来。

夏阳宫看上去随时都要倒塌,小雨虽然逼退了那个叫做“暗之领”的神秘力量。

但是她一个人,势单力薄,又暴露了玄阴神印,必须尽快离开。

叶凌月催促着小雨快些离开。

她已经感觉到,洛青身上的傀儡符的威力在消褪。

“那师父你……”

曾小雨也不知,洛青和师父到底是什么关系。

不过她相信,师父一定会有法子找到自己,没有了白驹国的保护,她没法子正面抗衡八卦天门。

曾小雨见势不妙,立刻飞身而起,就欲离开。

“玄阴之女,且慢。”

可她前脚才起,身后,常武已经飞身欺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