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小雨的符笔折断了,常武嘴角扬了扬,一抹讥讽之色。

“啧,看样子,一刻钟都嫌多了。曾小雨一败,我们立刻出手。”

常武跃跃欲试,等着曾小雨一输,就立刻上前渔翁得利。

叶凌月不动声色,她缓缓退到一旁的角落里。

此时,夏阳宫里的栋梁、屋顶、墙壁上都已经密布了各种各样的冥纹。

冥纹对精神力和神力都有一定的影响。

可它们同时也是双刃剑,拜这些冥纹所赐,身处在夏阳宫里的几人,感知力都大减。

“若是在这里动用神念,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人察觉才对。得快战快绝了。”

叶凌月算了算时间,傀儡符只有两个时辰的功效,她早前已经用了一个半多时辰,余下的时间,只有一刻多钟。

若是再不快点化解了眼前这场危机。

一旦傀儡符失效,她就没有法子帮助小雨了。

事不宜迟,叶凌月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她神念一动,一股精神力,悄无声息,笼向了正在已经万念俱灰的曾小雨身上。

曾小雨银牙打颤,她体内最后一丝精神力也已经频临枯竭了。

“师父,很抱歉,徒儿只怕今生没有机会再见到你了。徒儿真不中用,不过,徒儿绝对不会辱没了身为你徒弟的荣耀,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这些人用我的玄阴神印做坏事。”

曾小雨心底不甘着。

她虽是玄阴之女,但是因为年纪小的缘故,并不懂得玄阴神印真正的用处在哪里,她只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落到有心之人手中。

她提起了精神力,打算在最后之际,摧毁自己的肉身。

宁可玉碎不可瓦全。

“小雨。”

就在曾小雨咬牙,准备自行了解之时,一个声音,落到了她的耳边。

熟悉而又亲切的声音,让曾小雨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师父!”

曾小雨大大的眼里,满是不可思议。

难道说是她在弥留之际,产生了幻觉。

“小雨,是我,你先不要动声色。我就在你身旁,你不要怕,有师父在,你不会有事。”

叶凌月唯恐曾小雨再分身,被夏侯颀有机可趁,忙稳住了她。

师父就在她身旁,这怎么可能?

曾小雨一脸的懵。

她方才虽然身陷恶战之中,可是看得很清楚。

大部分人都已经逃走了,夏阳宫里,如今只剩了她、天门副门主以及一个叫做洛青的修炼者。

师父怎么可能在这其中?

还是说,师父乔装打扮成了其中一人。

曾小雨眼角的余光,迅扫了周围一圈。

常武正似笑非笑,站在了不远处,冷眼旁观着。

对方的眼中,对自己有明显的敌意,他显然不可能是师父。

那余下的只有……曾小雨迅扫了洛青一眼。

后者站在了远处,面色看着不大清楚。

就是一瞬之间,两人眼神交汇之时,后者极快地冲着曾小雨眨了眨眼。

但是他的眼神……曾小雨在洛青的眼中,看到了熟悉的光芒。

那是师父才有的眼神。

仿佛漆黑无边际的海洋里,看到了一抹曙光。

曾小雨原本绝望的心,一下子找到了光芒。

师父,真的是师父。

曾小雨一下子心思大定。

“师父,你怎么会成了那副模样?”

曾小雨乍见了叶凌月,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此事说来话长,先想法子对付夏侯颀。小雨,师父不能出手帮你,你得自己想法子击退他。”

叶凌月虽然能用神识和曾小雨沟通,但是还是不方便出手。

“可是师父,我的符笔……”

曾小雨为难道。

她的符笔一断,朱砂也洒了,她没有法子绘制新的符箓。

“小雨,我以前和你说过什么,一名真正的符师,不能仅仅只依靠工具。你没有符笔,但是还能凝聚精神力,你也还有符纸,至于朱砂,你的血就是最好的朱砂。”

叶凌月言简意赅,传授了曾小雨用玄阴血绘制符箓的法子。

用血绘制符箓?

曾小雨一听,不禁愣了愣。

叶凌月如今所说的一切,太虚神院里都从未说起过。

“师父,这法子真的可行?可是我一次都没有实践过,在神院里也没有这样画符过。”

虽是得了叶凌月的提醒,可曾小雨依旧战战兢兢。

“太虚神院里传授的一切,都只是普通符师的画符之法,我们拥有玄阴之血,这种血,本身就是最好的炼符材料。你先恢复一部分的精神力,立刻开始绘符,我想现在就叫你破魔符的绘制之法。”

叶凌月说话时,曾小雨已经心领神会。

冥纹虽然厉害,但也是魔纹的一种。

只要能够破开冥纹,逼退夏侯颀,曾小雨就有救了。

曾小雨当即摸出了一瓶冥想水,毫不犹豫,咕咚几口喝了下去。

“呵,小丫头还不死心,想要垂死挣扎,你那么点精神力,在本座面前,简直就是微不足道。”

夏侯颀见了曾小雨小脸惨淡,以为她会不攻自破。

哪知道,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曾小雨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冥想水一入腹,曾小雨体内的精神力就在迅恢复。

她咬咬牙,一口咬破了自己的手指间。

“她这又是在做什么?”

一旁冷眼旁观,等待两人又一人先败,再伺机出手的常武,目睹了这一幕时,也是一脸的诧异,不明白曾小雨怎么忽然行动怪异了起来。

“以神为笔,以血为墨,驱魔破煞。去!”

曾小雨凝聚着精神力,她的精神力凝聚在一起,指间殷虹色的血,闪动着一片片血光。

曾小雨左手夹纸,右手染血,只是三笔两画之间,一张驱魔符出现了。

在场的夏侯颀和常武都没想到,曾小雨在如此绝境下,居然能够再度炼制新的符箓。

而且其以手为笔,以血为朱砂的绘符之法,更是两人闻所未闻,从未见过的。

那张驱魔符一出,就朝着夏侯颀飞去。

驱魔符一落在夏侯颀身上,轰的一声,炸开了。

夏侯颀顿时被一片符光淹没了。

“成了!”

曾小雨见状,大喜望外。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