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武看了眼叶凌月,似笑非笑。

“小子,本座让你三招。”

叶凌月无论是从身量上还是实力上,和常武都是一个天一个地。

若非是一定要拆穿九龙吟的真相,常武还真懒得和这个叫做叶方士的小子动手,简直就是大人和小孩动手。

“那就多谢副掌门了。”

叶凌月倒也不推辞。

她手中握着九龙吟,正需要大量的时间,来弄清楚这把九龙吟到底是什么级别。

只见叶凌月眼里透着精光,脚下移动着,绕着常武转起了圈来。

她脚下动作极其缓慢,就如一头慢腾腾的乌龟。

所有人都没有现,叶凌月握着九龙吟的那只右手,掌心内,一个不起眼的鼎印正在飞快渗入九龙吟。

叶凌月余下的时间很是有限,她也不能直接使用混沌莲火提纯九龙吟,否则就会被现。

但是她又必须想法子,现这把九龙吟上的缺陷。

叶凌月脚下,缓缓移动着,目光一瞬不瞬落在了常武身上。

常武倒是好脾气,只是一动不动,站在了原地,就想看看叶凌月何时会难。

一刻钟过去了。两刻钟过去了。

早前还满门心思,等待着看九龙吟显神威的那些势力们都有些不耐烦了。

“叶方士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这样下去,天黑试剑都未必能完成。”

叶孤也心生怨气。

所有人都以为,叶方士是被常武的气势所震,不敢贸然出手。

“银霜,再不行,你上去试剑。”

叶孤见叶银霜和叶方士关系不错,示意叶银霜上前。

“爷爷,不是我不肯,而是我不敢。那把剑,太沉了,以我的修为,坚持拿着两刻钟都很困难。”

叶银霜小心嘀咕着。

叶孤只得咳嗽了几声。

“叶方士,试剑并非是很么难事,不过横劈竖砍,你若是不擅长剑道。随意挥一剑也可。”

若非是众目睽睽之下,叶孤已经亲自上前,抢过叶凌月的剑试剑了。

叶凌月心底叫苦。

爷爷还真是说得轻巧,这把九龙吟,缺陷很是致命,别说是对上常武,就算是碰触到那几枚飞镖,也必定碎裂。

叶凌月方才的两刻钟可不是白白浪费的。

她的鼎息,已经席卷了整把九龙吟。

她也现,冒牌九龙吟最大的问题,就在它上面的剑纹。

剑纹是宋香君强自刻上去的,看似加强了九龙吟的威力,让其具备了神剑的威力。

可实则上,成也萧何败萧何,就是这来历不明的剑纹(可能是来自异界的剑纹)让九龙吟负荷过重。

只要一用剑,剑身就会碎裂。

可若是强行抹去上面的剑纹,对于眼下的叶凌月,很难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一方面,是净化九龙吟,保住叶家的声望。

另一方面,是暴露身份,引来灭顶之灾。

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也是叶凌月生平罕见的。

“诸位,我在回忆一套剑法,可不能浪费了常副门主让给我的三招。”

叶凌月眨了眨眼,露出一副无辜的笑脸来。

说来也是古怪,这叶方士满脸的疤痕,丑陋无比,可这一笑,却是生生有种蓬荜生辉的感觉,将他那张丑陋的脸映衬的很是讨喜。

让原本对她失去了耐心的众人,都不禁软下了心肠。

“那就再给你一刻钟时间,否则今日的拍卖会就不用举办下去了。”

宋管事睨了叶凌月一眼。

他倒是对这少年有些刮目相看了。

很显然,在场的这些鉴宝师中,只有这名少年现了九龙吟的缺陷。

香君当时在九龙吟上动的手脚,足以让其在一接触到天级以上的灵器时就立刻土崩瓦解。

更不用说,对上副门主的神器了。

叶凌月硬着头皮,颔答应了。

一刻钟,这可如何是好?

叶凌月的脑子,飞快转动着。

“丫头骗纸,你这次还真是自寻死路。对方手里的那把神器,可非同一般。你要和它打成平手,最少也得中级神器级别。除了你那个美貌师傅之外,只怕这世上,没人能在一刻钟时间里,提升这把九龙吟。”

见叶凌月焦头烂额着,虚空意识海里的烛照闷哼了一声。

此番回到人界,烛照就不是很赞同。

如今神界危机四起,对于人界这种下等大6而言,就算是抢占回来,也只是拖后腿。

叶凌月在这种情况下,揽上叶家的责任,简直是愚蠢至极。

“除了师父紫之外,就再无他人了嘛?”

叶凌月听罢,秀气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若是师父紫,此时此刻在场,他又会如何做?

就算不是师父紫,若是帝莘在场,恐怕情况也是截然不同的。

在了无数双不屑之中,又带着同情的目光中,叶凌月反倒是冷静了下来。

“如果鼎灵在,以我二者之力,也许可以一试。只可惜,鼎灵……”

叶凌月下意识地看了眼自己掌心中的那一个不起眼的鼎印。

叶凌月的九洲鼎,自碎片集齐之后,鼎灵就一直没有出现过。

叶凌月也知,这种情况下,鼎灵出现的几率微乎其微。

“若是,鼎灵在就好了。”

叶凌月的心中,反复默念着一句话。

鼎灵……为何一直不苏醒。

明明她已经集齐了九洲鼎片,是什么原因,让鼎灵迟迟不肯复苏?

叶凌月沉吟了片刻,脑海中,一瞬之间,闪过了千瞬万念。

“叶方士,你到底有没有听清楚老夫的话,不要逞强,将九龙吟交给我。”

叶孤的声音和人影,在叶凌月的面前反复晃动着。

不知为何,叶凌月忽觉眼前一花。

眼前的场景一变。

忽然化成了一个华丽的大厅。

大厅里,供奉着多座灵牌,还有一个黑色的大鼎。

“叶凌月,你个傻女……”

王贵叶青等人的身影交织出现。

叶凌月的额头,手心之中,神印和鼎印在这一瞬,同时热了热。

这种感觉!

叶凌月忽是想起了当初,她获得乾鼎时的场景。

彼时。她只是一介傻女,因被欺辱,撞在了黑鼎上,当她的血,溅在了鼎上时,已经沉寂了不知多少年的鼎钻入了她的掌心中。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