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就跟见了鬼似的,一动不能动,彼此大眼瞪着小眼。

“哦,方才是谁说,叶凌月就算是来了,也不怕?”

有个懒洋洋的声音,在三人耳边飘啊飘。

三人不禁打了个哆嗦,眼眶里,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就见眼前,一个人影显出了形来。

一名青衣少年,走到了齐师兄的面前。

“是你?赵雷身边的那个方士……你少在那装神弄鬼。”

齐师兄惊呼道,可紧接着,他的头顶,一记拐杖狠狠落下。

“大胆,居然敢这般和我家小小姐说话。”

那一杖砸下来,齐师兄登时眼冒金星,额头血水流个不停。

可他还来不及呼疼,一双眼已经凸了出来。

“你是……叶凌月!”

眼前这位少年,居然就是叶凌月!

“不……不可能……”

乔大千和洛青就跟见了鬼似的,浑身抖个不停。

他怎么会是叶凌月?

特级灵粟!

让人压根捉摸不到的行踪……

叶家有明月,横空而出世。

叶凌月!

若她不是叶凌月,又还有谁能有如此大的能耐。

“叶……叶侯,不不,叶神仙,求求你放过小的,小的什么都不知道,是洛青那小子怂恿我来对付赵家的。”叶凌月的名字,直接把乔大千给吓傻了。

若是说知道叶凌月回来了,就是再给他一万个胆,他也不敢和这位姑奶奶作对。

那可是连神都不怕的可怕存在。

“叶凌月,你……你真是叶凌月?”

齐师兄也吓得够呛。

管事和副门主不是说,叶凌月早就死了嘛。

若是叶凌月回来了,那管事他们的计划岂不是……一想到早前叶凌月很可能就跟踪在他们身后,天门的所有计划,怕是都已经泄露了。

齐师兄自知今日是在劫难逃,想着无论如何也要把叶凌月回来了的消息送回去。

他手脚不能动,唯一能动的只有嘴罢了。

今日行动之前,齐成就藏了一张符箓在空中。

那是张血符,只要用血驱动即可。

他狠了狠心,咬破了舌尖,口中的符就要祭出。

哪知不等他反应过来,叶凌月一只手扼住了他的下颌,只是一用力,齐师兄口中的牙齿尽碎,一口血吐了出来。

里面赫然有张符箓。

“想要通风报讯,可惜了,你没这个机会了。”

叶凌月话语间,弹指一射,却见一道灰红色的莲火,骤然出现。

那火焰眨眼间,就将齐师兄整个人都吞没了。

不仅仅是齐师兄,就是八卦天门的所有弟子,都在眨眼间,身上齐齐燃起了火焰,一瞬之间,就化为了灰烬。

“叶神仙饶命,求神仙饶命。”

洛青和乔大千见了,都是膝盖软,恨不得跪下来磕头求饶。

“小小姐,这些人该怎么办?”

刘妈见了叶凌月这么一手杀人与无形的手法,倒也不惧怕,反倒很是自豪。

想要算计小小姐,这些人真是痴心妄想。

“这些人都是被孤月海控制的傀儡,倒也没有什么太过分的恶行。除了他们两人,其他的都关进镇长府,过些日子,夏都的事情了结后,再行打算。”

八卦天门的人都些异界邪魔,本就不是人界的人,叶凌月处置了也是常理。

可这些巴楚镇的镇民们就不同了。

严格上算起来,他们只是些人族,叶凌月如今已经是神族,按照法则规律,是不宜直接处置这些人的。

处置他们的应该是夏帝夏侯颀,虽然叶凌月也很奇怪,以夏侯颀的性格,为何在退位后,一直隐在皇宫里避而不出,由着天门的人在夏都为非作歹。

“刘妈,周楚镇的事就暂时交给你,我还有要事在身。至于他们两个……”

叶凌月抬眼,扫了眼乔大千和洛青。

“叶神仙,还请叶神仙饶命。”

乔大千和洛青吓得不轻。

“乔大千,你身为镇长却为祸乡里,该死。”

叶凌月说罢,抬了抬眉。

一股神念碾压而过,乔大千来不及求饶,背脊一软,浑身出了一阵咯嘣声响,人已经化成了一滩烂泥,死的不能再死了。

“至于你洛青,身为三生谷的掌教,却助纣为虐,也该死。”

叶凌月眸光一厉,就欲再动手。

“慢着!慢着,叶神仙,你难道就不想知道夏侯颀的死活了?”

洛青面对叶凌月,连个屁都不敢放,只有求饶的份。

他眼看乔大千惨死,也知今日难以活命,一紧张之下,脱口而出。

“夏侯颀?你知道夏侯颀的下落?”

叶凌月本也想直接解决了洛青,听到了夏侯颀的名字时,也是一愣。

洛青和八卦天门的宋管事交情不浅,又是三生谷的人,知道一些夏侯颀的事,倒也不奇怪。

见叶凌月眼中,杀机骤减,洛青也松了口气。

“叶神仙,只要你不杀小的,小的兴许可以想法子,带你前去见夏侯颀。”

洛青为了保命,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一五一十盘托了出来。

原来此行洛青到夏都来,不仅仅是参加拍卖会那么简单。

他真正来的目的,是来治疗夏侯颀的疯病的。

大约是半年多前,当时还是夏帝的夏侯颀在秦小川的威逼之下,不得已退位。

他被逼退位后,一直居住在夏宫中。

除了软禁之外,秦小川对夏侯颀倒也还算是很客气,他依旧是享受着身为夏帝时的一切待遇。

可也不知何故,某一晚之后,夏帝忽然性情阴晴不定,如了疯般,对身旁的侍卫侍女,就连妃嫔子嗣也都是打打骂骂。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夏宫开始谣传,夏宫里闹鬼。

夏帝之所以疯癫,也是由于被鬼上身的缘故。

夏帝最初病时,时间很短,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病的次数越来越多,到了现在,几乎一整日都是疯疯癫癫的。

夏侯颀疯了。

叶凌月一听之后,不由联想起来,当初她刚认识夏侯颀时,夏侯颀也是疯病在身。

只是那时候夏侯颀只是因为走火入魔的缘故,导致了性情大变。

难道说,这一次,夏侯颀又走火入魔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