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不动声色,踱到了赵镇长的身旁。

叶流云刚赶来不久,恰好错过了方才叶凌月碾压齐师兄的那一幕。

不过,她目光如炬,还是一眼,就留意到了叶凌月的存在。

“赵叔叔,这位是……”

叶流云目光恰到好处,扫过了叶凌月。

她不像是旁人那样,留意叶凌月那张“伤痕累累”的脸,而是在叶凌月的那双特别清亮的眼眸上多看了一眼。

眼前的这名少年,貌不惊人,可那双眼……

叶流云虽有困惑,倒是没有直接将叶凌月和眼前书童模样的叶月联系在一起。

叶流云离家时,叶凌月还只是个不起眼的傻女,她后来是虽是和叶凌月有过两次交集,但也不过数日,她心目中的叶凌月,自不可能是眼前这个经过伪装的貌丑少年。

“这是我请来的叶方士,也是一位鉴宝师。”

赵镇长忙介绍了起来。

“难道他就是银霜说的那位鉴宝师?”

叶流云微微皱了皱眉。

鉴宝师的重要性,叶流云还是略知一二的。

这次高级拍卖会对于叶家而言,很是重要。

宋香君被杀,叶银霜不知从哪里请了一位鉴宝师这件事,叶流云也听父亲叶凰城说起过,只是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年轻。

“叶家居然请了这么年轻的鉴宝师?”

“叶家家主还真是病急乱投医。”

周围的人一听,都议论纷纷了起来。

叶家虽然已经没落,可好歹也是大6上曾经显赫一时的存在。

早前叶家少爷娶了八卦天门的女弟子,还曾大张旗鼓,准备了婚事,没想到,一眨眼功夫,那位女弟子就死了。

据说叶家为此,还和八卦天门交恶了。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好戏,看叶家这一次拍卖会要如何收场。

如今看来,叶家若是靠眼前这一位,只怕是很难重振声威了。

“四小姐,叶方士虽然年纪轻,可很有本事。就是她看出了这批灵粟是特等灵粟。”

赵镇长见众人腹诽叶凌月,很是不满,刻意强调道。

“看灵粟和鉴宝能是一回事嘛。”

一旁乔大千没好气道。

“可不就是,不过是凑巧蒙中了一些灵粟,就以为能鉴宝,真是荒谬。”

洛青也是随口附和道。

话虽如此,可洛青也觉得,周楚这件事诡异的很。

他明明将楚河里的水之灵抽取一空,那些灵粟怎么反倒提升了品级?

可洛青也不信,这一切都是叶月的缘故。

他倒是更相信,是叶流云和赵雷合谋,策划了这一场偷龙转凤的好戏。

将劣等灵粟换成特级灵粟,目的就是为了让叶家的接下来在高级拍卖场时,能够博取更多的个关注度。

以叶流云背后瑶池仙榭的底蕴,换取一批特级灵粟,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你又是什么东西?叶家的事,何时轮到你来过问?”

叶流云美眸一抬,看向洛青的眼神很是不善。

无论叶方士是什么来历,哪怕是个骗子,可好歹也是叶家请来的鉴宝师,还轮不到旁人来说三道四。

“三生谷掌教,洛青。”

洛青挺挺胸。

“洛三生还没死,你算哪门子掌教,滚一边去。”

叶流云说罢,衣袖一挥,却见其衣袖间,掀起了一道劲风,生生将洛青扫出了老远。

级宗门,对上一流宗门之间的实力差距,一目了然。

洛青极其狼狈爬了起来,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眼前这叶流云,可是连孤月海掌门都敢抗衡的人,他这么一个代掌教,的确不算是什么。

“咱么走着瞧,看你们叶家还能横多久。”

洛青咬了咬牙,在乔大千的搀扶下,极其狼狈地走开了。

“赵叔叔,你我虽有交情。不过这批灵粟,是由瑶池仙榭出面收购的,一千一百斤,瑶池仙榭全都要了。”

叶流云也不再追问叶月的来历。

那批特等灵粟,她很有些兴趣。

自从孤月海生变故以来,大6生了不小的变动。

人界几大国几近覆灭,可变动带来的也并非全都是灾难。

异魔入侵,灵植和灵兽生变异,也一定程度推动了大6的演变。

瑶池仙榭为了抗衡这些变故,也改变了早年的隐世不出的模式。

叶流云命令手下的多名弟子在瑶池仙榭附近开拓灵田灵地,根据叶凌月早前送来的丹药和神器,开始炼制丹药和灵器。

她还打算种植灵粟,只是手头没有合适的灵粟种子。

因为孤月海从源头上垄断了灵粟税赋,瑶池仙榭每年虽然也有一些收购的份额,可得到的灵粟质量都很是一般。

赵雷手头的这一批特等灵粟,叶流云刚好用来种植这第一批灵田。

“叶掌教,这批特级灵粟,是我们八卦天门先看中的。”

齐师兄一听,顿时急了。

“看中又如何?没听赵叔叔说,他没打算卖给你们?”

叶流云冷哼了一声。

对于八卦天门强买强卖的行径,叶流云很是看不上眼。

孤月海的新掌教秦小川还算是一条好汉,真不知,他那样的人物怎么会纵容八卦天门这样的蛆虫存在。

“叶流云,你别欺人太甚。”

齐师兄气得额头青筋乱跳。

“欺人太甚又如何?你是要和我动手还是动口?”

叶流云漫不经心道。

一旁的叶凌月听罢,不禁忍俊不禁。

流云姐还真是人才,比起那叶青来,还真不知道强了多少倍,叶凰城能生出这样的女儿,也算是他的福气了。

别说动手,就连动口,齐师兄都不敢。

这时,他朝着叶流云身后瞥了几眼,就如见了救星忙求救道。

“宋管事,您来了就好,还请管事替小人做主。”

就在齐师兄和叶流云起争执时,宋管事已经得了消息。

“叶掌教,你何必为难一个小辈。齐成,你也是,不过一批特等灵粟罢了,又何必和叶掌教争执。别说一批,就是十批,天门也未必看在眼里。”

宋管事脸上赔着笑脸,看向叶流云的目光却很是冰冷。

想不到,这次拍卖,连叶流云都来了,看样子,常武大人的计划可以顺利实行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