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楚镇今年风调雨顺,若是一切正常,灵粟本该是大丰收,多个三四千斤不成问题。

可被乔大千那恶人一作怪,周楚的灵粟虽是保住了,可最终扣除了税赋之后,余下的灵粟也就一千一百多斤左右。

可即便是这有限的一千多斤,对于周楚镇也已经很不容易了。

赵镇长满脸期盼望着那名八卦天们的弟子。

“二等品?”

那名八卦天门的弟子听罢,抬了抬眼。

他随手打开一袋灵粟,看了几眉。

这个级别,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坏,像是孤月海那样的级宗门是不屑购买这种灵粟的。

不过对于一些皇亲国戚,或者中小势力而言,都还算是值得收购的。

袋口顿时一片金光灿灿,一股成熟的稻粟的香气扑面而来。

灵粟外形和没有脱壳的稻米有些相似,长条形,金色饱满,一看就成色不错。

这批灵粟在经历了河水截断事件后,还能达到二等品的品质,赵镇长还是很满意的。

“这个成色,只能算是三等品。”

那名八卦天门的弟子眼珠子转了转,漫不经心地说道。

“三等?不对啊,这位大人,您再仔细看看,这些真是二等灵粟,这成色,还有那质量……”

赵镇长一听急了。

周楚种植灵粟也有一两年了,灵粟的成色还是很有把握的,赵镇长相信自己绝对不会看走眼。

“我说三等就是三等,若是有什么疑问,大可以把东西带回去。”

那名弟子冷哼了一声,示意赵镇长把东西带走。

不过是二等灵粟,也赚不得多少钱。

那弟子也是黑心,想从中赚一道差价,自己中饱私囊。

反正灵植场都归他管,再说除了八卦天门的拍卖会和税赋两种形势,灵粟根本没有合法途径在市面上流通。

除非孤月海在内的三大级宗门肯亲自出面购买灵粟。

但是这种几率微乎其微。

所以这名八卦天门的弟子认定了赵镇长只能把灵粟出售给他。

“大人……”

赵镇长一时语塞。

可若是灵粟不在这里出售,就卖不出去了。

普通的镇民也不可能食用灵粟,一千多斤灵粟也根本不够整个周楚镇百姓食用。

二等灵粟和三等灵粟,中间差价达几千金币……可若是卖不出去,一个金币都得不到。

赵镇长想想面黄肌瘦的镇民们,咬了咬牙,只能咬牙赞同了这批灵粟为三等灵粟。

“过秤。”

那名弟子见了赵镇长一脸敢怒不敢言的憋屈样,冷哼了一声,示意手下的人过秤。

“一千零三斤,除去烂谷子,刚好一千斤整。”

几名弟子迅回报。

“大人,二等灵粟变三等灵粟小的也就认了。可这斤数是绝对足秤的。”

赵镇长一听,再也忍不住了,上前理论到。

“你的意思,是说我堂堂八卦天门缺斤短两了?你去问问,每个在这里出售灵植的都是按照这个斤两卖的?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敢质疑八卦天门?”

那名弟子一听,横眉竖眼,指着赵镇长的鼻子大骂道。

“大人,小的不是这个意思。”

赵镇长憋红着脸,他也知,这是八卦天门的弟子,不能意气用事。

可八卦天门这次,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这老家伙不要命了吧?居然和天门的人吵架。”

“可不是,这才少了一百斤,方才我见隔壁一个村庄,药草少了足足五百斤啊。”

“这年轻人可是天门宋管事的亲信,叫做‘雁拔毛’,是出了名的缺斤短两,和他争,不是找死嘛。”

一旁不乏有其他村镇的人,见了这一幕都纷纷摇头,暗叫不好。

赵镇长这也是第一次参加普通拍卖会不懂这里的规矩。

“我不卖了!”

赵镇长还从未受过这样的委屈。”

他见身旁围得人越来越多,再看看叶凌月也听到了动静,正往这边走来。

他唯恐叶凌月牵扯进这场风波。

以小小姐的脾气,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赵镇长并不担心自己生什么,可却怕连累到了叶凌月。

小小姐的身份敏感,况且叶家还等着小小姐去参加高级拍卖会,这种情况下,他决不能拖了小小姐的后腿。

赵镇长忍下了一口气,就要将灵粟带回去。

“你说买就买,说不卖就不卖,你以为八卦天门是你可以随意糊弄的?”

那名弟子一抬手,周围几名八卦天门的弟子围了上来。

他们个个祭出了符箓,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

“赵镇长,生了什么事?”

叶凌月已经挤过了人群,走到了赵镇长前头。

她早前在旁转悠了一圈,听到了喧哗声,才走了过来,才知道赵镇长遇到了大麻烦。

“小……叶方士,没什么。只是灵粟买卖出了些问题。”

赵镇长眼看已经过去了不少时间,周围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唯恐连累了叶凌月。

他再看看一旁的那些八卦天门的弟子,只能咬咬牙,有苦水往肚子里咽。

“这位大人,方才是小的的错,就按你说的办。”

赵镇长顾全大局,心想着,这次亏就认了。

“话可是你说的,一千斤三等灵粟,明码标价。”

那名弟子见赵镇长那副窝囊样,喜难自禁。

二等变三等,又少了一百斤,这一次,他可真是赚了个够本。

“一千斤三等?”

叶凌月一听,漂亮的眉头扬了扬,正欲询问。

哪知这时人群一下子散开了,就听有人大喝一声。

“大人,你可不要上当,这赵雷是个骗子,他卖的那批灵粟,别说是三等品,就连一般次等灵粟都比不上!”

就见洛青不慌不忙,走了出来。

“你们含血喷人,这些全都是二等灵粟!”

赵镇长已经憋了一肚子的委屈,这会儿居然被愿望,这批灵粟连普通灵粟都不是,这口恶气怎么也憋不下去了。

“什么?这些灵粟全都是劣等品?”

八卦天门的那名弟子一听,登时火冒三丈,手一挥,将那批灵粟全都倒在了地上。

顿时,地面上洒满了金灿灿的灵粟,赵镇长的脸色惨白一片。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