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色鬼,还想占本姑娘的便宜。看你今日怎么死。”

叶凌月解开了黑布,一脚踢在了大长老的腹上。

她在大长老的身上摸索了下,只找出了一个储物戒指。

叶凌月打量了下四周,这里显然是大长老的行宫。

只可惜,叶凌月转悠了一圈,还是没看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看样子,这大长老也并非是实权人物,手头有的都是破烂玩意。”

叶凌月用神念轻轻松松就破解了大长老的储物戒的禁制,可是一找下来,很是失望。

叶凌月说的轻松,可实则上,大长老手头这些丹药乃至符箓和阵法,换成落到了人界其他人手中,必定是当成重宝。

叶凌月之所以看不上眼,也是因为她从神界归来,见识了十大天符级别的存在后,对这些自然是看不上眼的。

“看样子,还是得等到几日后的拍卖会再一探八卦天门的究竟。”

叶凌月看看时间沙漏,时间也差不多了。

她走上前去,放了宋香君出来。

忘忧草的毒已经进入了第二阶段,宋香君双颊上满是红晕,身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水,眼底满是情意。

早前昏迷的大长老,也渐渐苏醒了过来。

两人很快就楼成了一团,不过一会儿就成了赤条条的。

“总算是来了。”

叶凌月听到了外头,一阵匆忙的脚步声。

看样子,叶家父子已经赶到了。

叶凌月不动神色,摸出了张隐身符,身形瞬时消失了。

叶凌月愿意与叶银霜相见,可不意味着她相见叶凰树父子俩。

无论父子俩本性如何,叶家落到今时今日的田地,和两人又脱不了的关系。

若非是顾念着娘亲,叶凌月绝不会轻饶了父子俩。

“银霜,你说香君在里头?”

叶青还满脸的困惑,今夜,他莫名其妙昏睡了过去,深夜忽被父亲和叶银霜喊了起来。

叶银霜说,她夜半听到了些动静,看到宋香君和几名男子出去了。

叶青想到这几日,宋香君的确有些行为鬼祟,在叶银霜和叶凰树的坚持下,只得是跟着出来。

“我原本想要出去透透气……哪知就看到了她,跟着她一路,到了方士塔,她人就不见的。”

叶银霜低声说道。

叶青脸上有几分尴尬,叶银霜所谓的透透气,想必就是逃走的意思。

逼婚叶银霜这件事,叶凰树还不知情。

叶青也不敢多说。

三人一起到了方士塔,叶银霜顺着叶凌月留下来的暗号,进了方士塔。

沿途的符箓都已经被叶凌月破坏了,三人一路行去很是顺利。

“深更半夜的,香君到这里做什么?”

叶凰树纳闷着。

“可能是为了几日后的拍卖会。我早前听香君说,八卦天门这几日会来一个大人物。”

叶青解释道。

据说是八卦天门那位神秘的门主要大驾光临,主持这一次的拍卖会。

叶青一直想让宋香君帮忙引荐。

“什么声音?”

叶凰树听到了些许动静。

那声音越来越大,叶家父子俩的脸色微微变了变。

两人都是过来人,自是知道里面的声音是什么。

那是男女暧昧的声音,叶青的脸色沉了沉。

“银霜,你确定,香君进这里?”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叶青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很是难看。

他闷哼了一声,一脚就踢开了前方石门。

只听得轰的一声,叶青如今已经是轮回二道的修为,这一脚下去,石门应声而裂。

映入眼帘的是一对男女。

这时,女子正骑在男子的身上,声音一声高过一声。

“宋香君!”

叶青险些没气吐血,他看到了自己的妻子和大长老那老东西叠在了一起。

宋香君和大长老这时还完全沉浸在忘忧草的的作用中,哪里听得进人声,依旧是纵情于声色中。

“狗男女!”

叶青气得不轻,一把宝剑拔了出来,怒气冲冲就要上前杀了两人。

“青儿,不可鲁莽。”

看到宋香君和大长老这么不知耻,叶凰树也是一脸的难看。

可他终归是一家之主,也知眼前这对狗男女并非是普通人,若是杀了,只会惹来没顶之灾,尤其是再过几日,天门门主就要抵达夏都。

“爹,你还拉着我干什么,我要是这都能忍,我也太窝囊了。”

叶青双眼通红,气得浑身颤。

“叶青,你冷静点,你是叶家的子嗣,你一个人出事不要紧,你身后还有一家子人。你对得起你爷爷,你的几位叔叔伯伯和……叶凌月嘛。叶凌月死了,叶家就靠我们自己了。”

叶凰树怒喝道。

叶凰树这么一说,叶青愣住了,手中的剑无力地垂了下来。

“爹,我……”

叶凌月在旁一听,倒是对叶家父子俩有几分刮目相看,两人倒还算是有点头脑。

可惜了,实力差了点。

叶凌月神识一动,和叶银霜神识沟通了几句。

叶银霜当即心领神会。

“四叔,还是先把他们绑起来吧,我们好好质问一番。”

叶凰树上前,将两人捆绑了起来。

叶银霜又趁机喂了两人解药,几息之间,大长老和宋香君才悠悠醒转过来。

大长老一醒来,现叶家父子和叶银霜赫然在场,先是一惊。

宋香君则是惊呼了一声,下意识就要往大长老身后躲。

“贱人!”

叶青一见,上前就要动手。

“叶青,你敢碰我俩一根汗毛,天门随时都能让你们叶家鸡犬不留。”

大长老被人抓奸在床,心中明白,自己一定是被人算计了。

可他也很困惑,凭着叶家父子和叶银霜,是怎么设计陷害自己的。

他似乎是中了毒,叶银霜被人调了包,可方士塔底层的那些防御符箓又是谁破坏的?

“老匹夫,你这会儿还敢横!”

叶青气得脸色白。

“叶青,你个窝囊废,我就是与大长老苟且又如何。叶银霜,你个贱婢,居然敢害我,看我不将你卖到妓寮,千人骑,万人跨。”

宋香君眼看自己苦心经营的局面,全都被破坏了,不怒反笑,一脸威胁,怒视着叶银霜。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