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香君走进了院落,身旁簇拥着几名武者。

那几名武者,气息比起叶家的那些护卫还要稍强一些,显然不是叶家人。

“少奶奶。”

早前在外看守的几名武者毕恭毕敬的行礼。

“人一直在里面吧?”

宋香君身上,穿着一身夜行服,只露出一双眼,显然不是来干什么好事的。

她身后几人也同样是一致的打扮。

“启禀少奶奶,叶银霜一直在里面,除了送水的,未曾有人进去过。”

看守的几人齐声回道。

“香君师妹,你确定,里面的女人已经搞定了?大长老已经等不及了。”

宋香君身后的那名武者开口问道。

“师兄,你还不相信我不成。大长老吩咐下来的事,我什么时候失手过。今晚就让大长老洞房花烛。”

宋香君咯咯笑道。

身后那几名武者也都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我先进去看看,那女人性子烈,万一没昏迷,闹腾起来,惊动了叶家其他人也麻烦。叶家还有些用处,暂时不能得罪死了。”

宋香君说罢,推门而入。

屋内,一片漆黑。

以宋香君的眼力,一眼就看清了屋内的情况。

只见桌前,俯着个人。

“叶银霜,到头来,你还是要栽在我手上。只要把你送上去,我爹当副门主就有希望了。”

宋香君掩嘴轻笑,走上前去。

可她没走几步,忽觉得鼻尖有些痒,一股似有若无的香气,钻进了她的鼻子。

“嗯……”

宋香君觉得神识开始模糊,没等反应过来,人已经昏了过去。

这时,黑暗中,忽是闪出了一个人,眼明手快扶住了宋香君。

“凌月,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外头有好些人把守着。”

叶银霜万万没想到,宋香君当真如此歹毒。

方才宋香君吸入的,自是叶凌月提纯过的忘忧香,那香气在半个时辰左右,会挥作用。

可屋外那些人……

“放心,你在屋内等着,待我先引走那帮人。我会在路上给你留下暗号,你把叶家父子俩带上,我们去看场好戏。”

叶凌月比了个手势。

叶银霜也不知,叶凌月到底想要干什么。

她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了,只能一切听叶凌月的。

叶凌月不急不忙,脱下了宋香君的夜行衣,两人的身量倒是差不多,再给宋香君换上了叶银霜的衣服。

乍一看上去,还真是分不出彼此来。

叶凌月这才用了一口口袋,套住了宋香君,不急不慢走了出去。

“师妹,得手了?”

几名武者狐疑着,看了眼叶凌月。

叶凌月压低了声音,嗯了一声。

“还请几位师兄带路。”

那几名武者顿时大喜,今夜事一成,大长老必定重重有赏。

他们身法如箭驰般一下子就没入了夜空中。

见宋香君等人走了,那几名护卫也放松了警惕。

“哎,可怜了叶家的那位小姐,这一次只怕是羊入虎口。”

几名侍卫冲着夜色摇了摇头。

他们没有留意到,身后虚掩的门里,叶银霜一闪而过,朝着叶青父子的院落行去。

叶凌月跟随着几人,放慢了身法,几人朝着夏都的一处塔楼行去。

宋香君是八卦天门的人,叶凌月也刚想借着这个机会到八卦天门探一探。

“怎么会是这里?”

叶凌月略一吃惊。

眼前是一座塔,叶凌月对这里还挺熟悉,只因这一座塔正是方士塔。

方士塔不是龙语大师他们负责看管的嘛,怎么成了八卦天门的大本营?

叶凌月心底困惑着,看样子,她离开人界的这几年里,生变故的并非仅仅是夏帝和叶家那么简单。

尽管是暗夜,可整座方士塔都灯火通明。

几名武者带着叶凌月,朝着方士塔的底层走去。

“师妹,大长老在老地方等着,我们几个今晚还要当值,就不在这里煞风景了。”

说罢,那几名武者暧昧地冲着叶凌月笑了笑,离开了。

叶凌月看看左右,竟无人看守。

叶凌月又细看了几眼,现附近贴着一些符箓。

八卦天门虽然在夏都横行一时,可正式的弟子并不多,天门更多的是依靠符箓和阵法之流,来防御外敌。

只是这些在八卦天门自命无敌的符箓,在叶凌月眼中,简直是不值得一提。

叶凌月甚至不需要动手,只是神念一动,多张符箓就瞬时失去了效用。

背上,口袋里的宋香君出了轻微的声音。

半个时辰快过去了,相信叶银霜应该已经联系上叶家父子了。

忘忧香的昏迷作用已经快要结束了,接下里才是重头戏。

叶凌月不动声色,背上了口袋就往里走。

在方士最底层,只有一座打通了的石室。

石室里,一片纱幔飘动,几颗鲛珠散出昏暗的光。

一名头都已经花白的老者,不时张望着外头的动静。

“怎么还不来,叶银霜那小娘皮,还真是馋死老夫了。”

此人就是八卦天门的大长老,他也是祝年玉从异界带来为数不多的亲信。

夏都一带的八卦天门都是大长老一人负责。

宋香君父女俩也都一直是他的狗腿子。

说话间,门外就是一阵脚步声,身着夜行服的“宋香君”走了进来。

“大长老,人已经带来了。”

“宋香君”说完,将那口口袋往地上一放。

就见里面隐约可见一个曼妙的身姿,大长老一看,愈猴急,上前不等解开口袋,就上下其手。

“忘忧草可真是个好东西。”

大长老涎笑道。

“那属下就现行告辞了。”

“宋香君”拱拱手,作势就欲离开。

“既是来了,就别走了,横竖你家里那个窝囊废也不能满足你。今晚,你就与她一起服侍老夫。反正你也不是第一回了。”

大长老眼冒色光,手就往“宋香君”摸去。

大长老和宋香君也早已是老相好,只是叶青一直被蒙在鼓里罢了。

“好……”

“宋香君”一脸的娇羞,慢慢解下了脸上的黑布。

大长老还未看清宋香君,就觉得眼前一绿,似有一团雾扑面而来。

下一刻,他就一阵晕眩,昏倒在地。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