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斩落下时,原本虚无缥缈的空间里,流淌着的天地灵气一下子被斩成了两半、

一条肉眼可见的新的空间裂缝,正在迅滋生。

“那是?”

啵啵惊呆了。

那把戒刀,居然能够一刀劈出一条空间裂缝,那还是刀嘛?

天啦噜……啵啵目瞪口呆之时,那把戒刀再次断裂成了两半,又回到了啵啵手中。

啵啵再仔细看戒刀上的梵文,那些梵文居然消失了。

仿佛是方才那一刀,已经耗尽了戒刀全部的佛力,戒刀再度陷入了休眠期。

“原来亲亲老公说的是真的,这把刀真神了。”

啵啵禁不住吞了一口口水,她这下子可不敢再小看了这把戒刀,她忙小心翼翼,将戒刀收了起来。

这把刀,她无论如何也一定要送到叶凌月手中。

再看前方的那条空间裂缝,这时候已经扩大的足以容纳一个人通行的大小了。

啵啵也不敢再迟疑,一溜烟,就钻进了空间裂缝。

孤月海内,祝年玉置身在一个阵法中。

却见周遭,一面面黄色的幡旗呈八角形竖立着,在阵法之中,有一个香炉。

不断有黄色的烟雾从香炉里飘出来。

“空间裂缝已经关闭,妖界的人想要再进入人界,已经是不可能了。”

祝年玉睁开了眼,面露得意之色。

“这次新进去的小老鼠是什么来历,可是查清楚了?”

常武和秦小川在旁围观。

秦小川看着祝年玉的阵法,眼底有几分思忖之色。

祝年玉来自一个叫做祝海界的地方,那个地方出来的人,精神力强人一等,神界几乎不存在的神念师,祝海界就有不少。

在秦小川看来,哪怕是异域最厉害的巫,天魔廷里的巫祭们对上祝年玉,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不知是什么来历,是一颗蛋,不识好歹的东西。”祝年玉轻蔑道,对方居然还敢辱骂他。

“事情已经解决了,我即刻就前往夏都。”

祝年玉手一扬,那几面幡旗嗖嗖飞了过来,由大变小,被其收入了衣袖间。

“那就预祝年玉老弟旗开得胜,一举抓获那名女帝。”

常武笑着说道。

秦小川却是沉默不语,眼底若有所思着。

祝年玉笑了笑,就欲动身,可忽的,他身形猛地一晃。

“年玉老弟,怎么了?”

常武纳闷着。

“呜……”

祝年玉身形一顿,秦小川和常武顿时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两人吃了一惊,再定睛一看,都不由愣在了当场。

祝年玉那一身做工上乘的雪色长袍上,本还一尘不染,可这会儿,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他的胸口,多了一道刀伤,刀伤从脖颈处,一直到了肚脐处,整个人险些被劈成了两半。

“怎么可能……”

祝年玉眼前一黑,人已经昏死了过去。

“不好,立刻找人来替他疗伤。”

常武也吃了一惊,忙摸出了一颗救命的丹药给祝年玉服下了。

秦小川也忙找人来治疗祝年玉。

经过了极力救治,祝年玉算是逃过了死劫,可他伤势很重,顿时间内是没法子康复了,别说是前往夏都,就是离开孤月海也是不可能了。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年玉老弟到底是怎么受伤的,你看清楚了没有?”

常武和秦小川都是一脸的莫名,祝年玉可是在两人的眼皮子底下直接受伤的。

诡异的是,当时两人谁都没有现任何精神攻击或者是刺客之流。

“看样子,知道答案的只有祝年玉自己本人了,我们唯有等到他醒来,再调查此事。”

秦小川说道。

祝年玉无端端受伤的事,让秦小川如临大敌,他当即让整个孤月海都加强了戒备。

足足已昏迷了一天一夜之后,祝年玉才醒了过来。

他气息奄奄,整个人惨白着一张脸,看上去毫无血色。

“这次是我看走了眼,没想到,那颗臭蛋居然有那么大的本领。”

祝年玉醒来的第一句,就是恨恨唾了一句。

“年玉老弟,你不会是傻了吧,你说你是被空间裂缝里的那头小老鼠给伤的?这不可能,难道对方士道门高足,懂得隔山打牛的法门?”

常武听得目瞪口呆。

那条空间裂缝身在古九洲,古九洲和孤月海之间的距离,没有十万也有八千里。

对方要多大的能耐,才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伤了祝年玉。

“它可没那么大的能乃,而是它手中掌握的某件法宝,直接破开了我的空间。空间被毁,反噬在我身上,我才会遭如此重伤。”

祝年玉面色阴晴不定。

他也好奇,那颗蛋手中到底是怎么样的法宝,居然可以直接破开时空,还连带着反咬了它一口。

不过无论对方手里是什么法宝,有一点是祝年玉暗自庆幸的。

那就是那件法宝虽然被对方持有,可是对方还不懂得,或者说不知道怎么操控。

也是祝年玉命大,这把戒刀也亏了是在啵啵的手中。

啵啵根本不懂得怎么操控,若是换在了叶凌月或者是紫堂宿手中,那只要再一刀,就足以让祝年玉丧命了。

“那颗蛋一定已经到了人界,但愿它不是那女帝的同伙,否则,我们可就麻烦了。”

有那件法宝在手,无论对方懂不懂得勤加利用,都会带来很大的麻烦。

至少,那件法宝如果挥了全部的威力,八卦天门的那些阵法和符箓根本就不是对手。

“看样子,夏都之行只能由我亲自走一趟了。”

常武跃跃欲试道。

他早就想会一会那位传说中的女帝了。

“到夏都可以,不过你们不要坏了我的好事,还有一点,夏都的那位皇帝,不能杀。”

对于常武顶替祝年玉去大夏,秦小川倒是没有多大意见,只是常武因习武的缘故,性格更加刚烈,秦小川担心他和被囚禁的夏帝起冲突。

“真搞不懂,你留着那傀儡皇帝做什么,在我们那,这种监下囚早已是我的剑下亡魂了。”

常武说着,周身一阵寒光熠熠。

却见他的身旁,已经凝聚起了一片雪光,那些光芒,正是剑意。

常武,也是一名领悟了剑意的天才武修。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