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回头……他已不能回头。

“大胆!”

燃灯古佛座下,燃七行者大怒。

他身法一快,人与那莲云一起,瞬间出现了紫堂宿身前。

却见其手中掐诀,口中诵着大自在金刚经,手中多了把戒刀,戒刀上梵文闪耀,刀身上加持了经文,刀身更加凌厉。

却见一刀挥出,有数百道刀影闪烁,席卷向了紫堂宿。

面对暴风之势的刀刃,紫堂宿长身玉立,一动不动。

“男神!”

啵啵看得心惊肉跳,男神该不会是傻了,居然一动不动,那一刀下去,有十个脑袋瓜子也不够砍啊。

可奈何啵啵身法受了佛力禁锢,双脚就如粘在地上,一动不能动,也只能急得干瞪眼的份。

刀影如狂潮,源源不断。

紫堂宿紫眸不动,却见其抬起手来,双指很是随意的一探。

刀影消失了,浩瀚的佛力也跟着消失了。

燃七的身影,停滞在紫堂宿身前。

他的面容,因惊恐而变得扭曲变形。

只听得咔的一声,那把戒刀应声而裂。

刀还是刀,却已经断了。

怎么可能?

燃七瞠目结舌,怎么也想不到,他这把被大自在金刚经加持过的刀,就这么废了。

这把刀,可是他请了佛宗大能,用了七七四十九天锻炼,诵经九天九夜才成的。

上面的大自在金刚经,本身就是一种佛门法门。

只是两根指头,他就已经败下阵来,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这就是差距?

与眼前这名男子相比,什么道门第一天才,什么天道第一人,都是浮云。

燃七如坠寒潭,第一次感受到两人实力上的差距。

他本以为,同样是燃灯古佛座下,他至少能和紫堂宿过几招。

“弟子无用。”

燃七失魂落魄,连那把戒刀都没顾得上收回,跪倒在燃灯古佛面前。

难怪,在燃灯古佛离开佛宗时,其他几位行者请求跟随,古佛一口拒绝了。

当时燃七以为,那是因为自己已经足够对付紫堂宿,如今看来是古佛早就知道,就算是带上了全部的行者,也不是一个紫堂宿的对手。

紫堂宿逼退了燃七,转身就欲走。

他不愿回佛宗,可他也知道,燃灯古佛一出,他也没法子再留在此地。

否则,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势力注意到神界。

长孙雪缨和佛宗的出现,让紫堂宿回忆起了一些往事。

那些本该被他舍弃的记忆,他曾以杀生佛之名,震惊三十三天。

他是佛宗最锋利的一把刀……

“宿,佛宗弟子多如星辰,你躲得过,她躲不过。”

面对抽身离开的紫堂宿,燃灯古佛一语,紫堂宿脚下一顿。

她躲不过。

燃灯古佛深知,以紫堂宿在佛法上的造诣,就算是他出手,都未必能拦得住他。

可既然紫堂宿选择了做人,那他就成了人。

人和佛不同,人总是有弱点的。

而紫堂宿,因为过于护犊,已经暴露了他的弱点。

“卑鄙!”

啵啵实在是憋不住了,口中爆出了一句。

她手脚不能动,可是拼了全力,终于能够说话了。

“真是太卑鄙了,什么古佛,什么佛宗,你们强行带走了我家主人,现在还想害人。什么佛宗慈悲,全都是屁话,你个老秃驴,你缩在云后面做什么,有本事就露出脸来,我倒是要看看,什么佛宗古佛,到底是怎样的德行!”

啵啵噼里啪啦,嘴里已经爆豆子似的,一下子就蹦出了一堆的脏话。

古佛的出现,勾起了啵啵的忧思。

她想起了自家主人一家人,就是因为所谓的佛宗,一家五口被迫分离。

如今主人还不知下落,该死的古佛,居然还用小月月威胁男神,简直是太可恶了。

啵啵的小脸憋得通红,一双眸里几欲喷出火来。

紫堂宿微微一怔,看向了啵啵。

她,竟是破除了燃灯古佛的“无量佛法?”

燃灯古佛作为佛宗至高的两位存在,他的法门无影无形。

方才他一临世,浩瀚佛法之力,就已经铺天盖地而来。

天罚戈壁之上,除了紫堂宿之外,无人能够抵挡古佛之佛法。

可是啵啵,竟在这般佛法之下,破除了佛法禁制。

紫堂宿的眼眸深沉了几分。

看样子,他早前是看漏眼了。

“界兽?”

燃灯古佛同样也很诧异啵啵的反应。

虽然没有完全破除,可是能够开口骂人,就已经很是不容易了。

神界,还真是个有趣的地方。

“有趣,难怪宿你会对这片土地分外上心。可惜了,天地之别,古来就有,界兽无疆,留你不得。”

古佛大笑道。

啵啵却见身上一松,人已经跌倒在地。

“啵啵。”

冥日见状,神情骤变。

“住手。”

紫堂宿神情一变。

燃灯古佛的笑声中,蕴含着森然的杀机。

佛本无情,这话并非是空话,而是佛一旦动了怒,必定是震怒。

古佛,已经有了杀啵啵之意。

界兽……那是一种可以打破天地法则的存在。

古佛必定是觉得,啵啵可能会触犯佛宗的威严。

紫堂宿不惧燃灯古佛,可他也没法子,拦下燃灯佛。

当初,他离开了佛宗,也废弃了佛宗最高佛法的修炼,他和燃灯古佛的修为,只在伯仲之间。

“宿,你的确是变了,以前的你,不会关心无关紧要的人的死活。”

燃灯古佛目光如炬,眼前这男子,是他和罔生最得意的杰作,只可惜……

若非是那女子,他依旧是佛宗的杀生佛。

啵啵并不是无关紧要的人,她是叶凌月的义母。

就凭这一点,他也不能作势不管。

“回佛宗,我也知你并无心再修佛,你不再是杀生佛。我请你回去,只要你领悟达摩镜壁上的玄机。”

燃灯古佛也知紫堂宿性情冷傲,他认定了的事,绝不会更改。

所以,燃灯古佛不得不做出了退让。

如今的紫堂宿,气息比起五百年前来虚无缥缈,让人捉摸不定。

燃灯古佛一人也无法驾驭,他必须让紫堂宿回到佛宗,也许凭借罔生与他两人之力,可以让其回头是岸。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