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老夫人拉着叶凌月,又是一阵唏嘘。

整个过程中,赵镇长在旁连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他用眼神怼了眼叶运。

“小子,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叶月就是小小姐?”

赵镇长这会儿悔得连肠子都青了。

他娘每天嘴里都叨念着小小姐,自己却把人给得罪死了。

叶运也很是无辜。

他也是刚现叶月的真实身份,再说了,如今大夏这般形势,小小姐绝不喜欢暴露自己的行踪。

早前有人谣传小小姐战死,想来就是要对付小小姐的人。

小小姐虽然是天人一般的人物,可她这一次,孤身一人前来,势单力薄,对上孤月海那样的庞然大物,自然也要小心谨慎。

更后悔的还有双手双臂都被废的那位前御医。

他居然得罪了叶家的那一位,那可是天人一般的存在,若是让夏帝……哎,也罢,夏帝如今也是自身难保了。

“刘妈,你不用担心,我返回夏都之后,就会想法子联络上我娘,一旦有他们的消息,我就立刻知会你。”

叶凌月又宽慰了刘妈几句,这才依依不舍和他道了别。

叶凌月踏上了马车,就欲离开。

赵镇长一步并做两步,跟头兔子似的蹿到了马车前,膝盖一软,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小小姐,还请小小姐饶恕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小的愿意将功补过,陪同小小姐去夏都。”

赵镇长在得知叶府有难后,就一直想去夏都援助,奈何刚好遇上了巴楚镇的事,他分身乏术,亏了小小姐早前帮忙,他们才逃过了一劫。

小小姐又出手救了刘妈一命,若是赵镇长再不懂得知恩图报,那真是连畜生都不如了。

“我此去夏都,很是隐秘,不需要太多人手,带上你,太过惹眼了。”

叶凌月拒绝了赵镇长的好意,她本就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人,赵镇长早前数次冒犯,也是得罪了叶凌月。

赵镇长一听心都凉了,他拼命冲着刘老夫人眨眼,希望亲娘能帮他求情。

刘老夫人哼了一声,撇开头去,却是不想理会这个不中用的儿子。

叶运见了,上前说道。

“小小姐,此去夏都,我们需要通行证,另外,我们没有八卦天门的请柬。赵镇长手头有一份请柬,若是他随行,能帮不少忙。”

赵镇长听罢,差点没感动的痛哭流涕,还是叶运这小子给力啊。

叶凌月听罢,略一沉吟。

她方才也听叶运说了,大夏国内,早已被各大势力分庭治之。

大夏的国都夏都更是被一个叫做八卦天门的新崛起的宗门给的强占了。

关于八卦天门,叶凌月在孤月海时,从未听说过这个门派。

可也就是这个门派,让秦小川同意了将青洲大6最大国家的大夏交给了它来打理。

可见这个天门,和孤月海的关系非比寻常。

若是想进入夏宫,势必要和天门起冲突。

“也好,那就依你所言,带上他吧,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沿途不需暴露我的身份,到了夏都后,也暂且不要和叶府的人解触。”

叶凌月提醒道。

叶凌月从叶运口中还得知,如今叶府的当家人并非死叶孤,当初孤月海控制了大夏后,就逼了夏帝退位。

孤月海也曾想过,处决了叶家,亏了夏帝拼死保住了叶家,可作为叶家族长的叶孤,也因此被软禁了起来,外人一直不得而见。

如今掌握叶家权势的,乃是早前和叶凌月有过冲突的叶清父子。

叶凌月一时也不知道父子俩到底是什么态度,所以能避则避,还是姑且先摸清楚八卦天门的底再说。

赵镇长得了叶凌月的同意,如临大赦,交代了一番后,又命令手下保守秘密,至于那前御医,则是被关进了镇长府内。

一行三人这才启程前往夏都。

另一边,帝莘和叶凌月在诸神山分开之后,一晃已经过去十余天。

帝莘挂念着叶凌月,奈何人界和神界如今通讯不便,他只能是相思度日。

一方面,帝莘担心着人界的形势,另一方面,又担心着叶凌月的安危。

奈何自家洗妇儿一去没了踪影,谁说女人不狠心,在帝莘看来,自家洗妇儿可算是狠心界的第一人了。

好在新帝登基之后,事务繁忙。

冥日和帝莘都是忙得团团转,待到神界事务稍不忙一些后,冥日先找上了帝莘。

“青冥帝君你想离开诸神山一段时日?”

帝莘很是意外。

冥日轻咳了几声。

“朕想去天罚戈壁一趟,也顺道视察下,异域那边有没有异动。”

帝莘一听,顿时了然。

感情害了相思病的不只是他一个啊,天罚戈壁那边能有什么问题,有紫堂宿在,九十六地的其他牛鬼神蛇压根不敢进犯那里。

考虑了到这种情况,帝莘早前还和冥日讨论过,尝试着削减天战营的兵力。

毕竟有紫堂宿在,那可就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冥日比起帝莘来,已经快半年没见到啵啵了。

以前在冥界时,他嫌啵啵天天惹祸,天天在耳边叽里呱啦,闹个不停。

可是啵啵一离开,冥日又觉得浑身不自在。

他又是担心啵啵会闯祸,又担心啵啵在天罚戈壁那种地方,风餐露宿,太过辛苦。

他此去天罚戈壁,是想将啵啵拎回来了。

自家的女人,还是放在自家身边最是放心。

“青冥帝君既是想去,那就去吧。诸神山这边,有我担待着。只是有一事,我还想麻烦青冥帝君。我想让帝君帮我打听一个人。”

帝莘想了想,忽是说道。

那件事,压在他心头已经很久了,说着帝莘拿出了一幅画。

“我想让你帮我打听下帝魔家族中是否有这个女人。”

冥日定睛一看,画像上的却是个柔美动人的女子,女子看上去二十余岁,一脸的慈爱,看上去,完全和印象中的帝魔不同。

“她是?”

冥日倒不是怀疑帝莘,只是帝莘这小子,除了凌月之外,竟会打听其他女人的消息,这倒是稀罕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