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运见了镇长,心底不免有几分愧疚。

他一心追随叶凌月,执意离开了镇长府,也辜负了镇长几年来的栽培,内心不禁愧疚。

“镇长。”

“够了,叶运,你让我太失望了。那小子果然是个邪恶方士,他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连亲娘和生你养你的周楚镇都不顾了?”

赵镇长一脸的痛心疾。

他早前对叶凌月还有一丝感恩之心,可一手栽培的好手被撬走,让赵镇长对叶凌月更加避讳。

“镇长,您不要误会,小……是我甘心跟着她走的。”

叶运一直蛰伏在周楚镇,叶凌月的出现,让他第一次生出了走出周楚,寻求更高的修行境界。

“来人,把那妖方抓起来。”

赵镇长冷喝一声,示意手下拿下叶凌月。

“赵雷,你当真要动手?”

若非是看在赵镇长是刘妈唯一的儿子的份上,叶凌月早已出手了。

“镇长,切勿不可动手。您可知她是谁,她是小小姐啊。”

叶运唯恐两人伤了和气,只得是硬着头皮将叶凌月的身份坦白了。

哪知赵镇长一听,非但没有信服反倒更加不屑。

“妖方就是妖方,打人在前,蛊惑人心在后。就凭他,怎么可能是小小姐?小小姐貌若天仙,言行端庄,是天人一般的人物,又怎么会是眼前这么个乞丐似的家伙。”

赵镇长虽没见过叶凌月,可他心目中的小小姐,那是然的存在,又怎么会和眼前这个看着短,满脸伤痕的小子混为一谈。

“镇长,我说的都是真的。”

叶运急得直挠头。

叶凌月听了,不禁自审了一番,她眼下的形象真的那么糟?

“废话少说,把人拿下,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指使她冒充小小姐。”

赵镇长手一挥,几名壮汉就飞扑而上。

叶运一时之间,也很是为难。

就是这时,叶运忽的眼前一亮,就见了不远处,有几名妇人匆匆行来。

为的正是早前躺在病榻上的刘老夫人。

“小小姐,真的是您,老奴给您磕头了。”

刘妈自打昨晚醒来之后,就觉神清气爽,今个一早,连饭都多吃了几口。

她闲来和自家儿媳唠嗑,就听到儿媳提到了,这几日,府上来了位叫做叶运的小医师。

他为人和善,还替几名下人免费看了病,不仅如此,就连刘老夫人的病都是他给看好的。

只可惜,不知道老爷听了谁的谗言,一口咬定了叶月是妖方,一大早就带着人,兴冲冲去抓人了。

刘老夫人一听,就觉得很是不对劲,她不禁多问了几句,一打听,现那叶月和自家小小姐很是相像。

刘老夫人再一想起自己在昏迷时产生的那些幻觉,一拍大腿,连忙找人来了。

人群一下子分开了。

刘老夫人一把推开了拦在前面的赵镇长,抱住了叶凌月,泪眼婆娑了起来。

小小姐?!

赵镇长还有躺在地上哀嚎不已的前御医一下子全都懵了。

他们没听错吧,这个脏兮兮,看着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居然真的是那一位?

“娘,你没弄错吧?这位是……”

赵镇长战战兢兢着,上下打量着叶凌月。

“你个畜生,居然敢冒犯小小姐。”

刘老夫人对着叶凌月泪眼迷离,一回头,看到自家儿子那副模样,顿时怒火中烧,一个耳光就把赵镇长打出了老远。

赵镇长好歹也是个轮回一道的武者,可刘老夫人被使用了回春箓后,体质变强了许多。

这一耳光下去,赵镇长直接被打飞了两颗门牙,脸肿得老高。

叶凌月见了,不禁嘴角抽了抽。

这老娘教训起儿子,还真是一点都不留情啊。

“刘妈,我没事。”

叶凌月见赵镇长摔了个狗吃屎,心底的恶气也稍消了些。

刘老夫人一回头,又是一脸的慈爱,就跟见了宝贝疙瘩似的。

“我的小小姐啊,老奴还以为这辈子都没法子再看您一眼了。您这是怎么了,这头,这脸,是哪个杀千刀的伤了我们小小姐。”

叶凌月唯恐刘老夫人再感慨下去,整个周楚镇的人都要知道她就是叶凌月了。

眼下还不是暴露身份的时候,她拉着刘妈,安抚了几句,将其引到一旁。

赵镇长也是一脸的惶恐,跟在了一旁,只是在刘妈恼怒的目光下,他也不敢太靠近,只能带着妻子孩子等在了一旁。

主仆俩数年后再见,免不得又是一阵唏嘘。

叶凌月轻描淡写,就带过了自己在神界的遭遇,说到了后来,叶凌月追问其自己娘亲的事来。

叶凰玉是个念旧的人,她改嫁后,还时不时会联络刘妈。

“小姐她很久没来信了,上一封信,大概是三个月前,她让我照顾好自己,不要去夏都。还说,无论是夏都和叶家生了什么事,都不要卷进来。她说她一定会想法子,回来的。”

刘老夫人提起了故主,又不禁红了眼眶。

本以为小姐和小小姐从今往后都会顺风顺水,可哪知道,两人的命运的如此坎坷。

“刘妈,你不用多想。我回来了,夏都和叶家都不会有事。”

叶凌月边安慰着,边若有所思了起来。

三个月前,正是古九洲结界还未彻底封印之时,从那以后,叶凰玉和妖界那边就再也没有接触过。

可那之后,两边就断了联系。

娘亲和聂风行一定在大夏的什么地方,她必须想法联系上他们。

“对了,小小姐,你还是想法子救救夏帝吧,他如今被软禁在皇宫里,很是可怜。他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在最困难的时候,连自己的妃子都没保住,却向孤月海求情保住了叶家。”

刘老夫人想起了什么,急忙说道。

夏帝……

叶凌月想起了自己的这一位儿时玩伴,眼眸变了变。

两人之间的渊源,让她本以为,夏帝早已对其忘情,如今想来,夏帝始终没有从当年的那段往事中走出来。

无论如何,他既然对叶家有恩,她也会想法子将其救出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