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楚镇那边,乔大千等人以为,赵镇长他们必定会求饶。

哪知周楚镇那边,几人围成一圈,嘀咕了几句后,其中那名最是不显眼的少年,忽是摸出了一个水囊,让叶运喝下。

再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一致落在了叶运身上。

“那伙人,到了这个时候,难道还指望有奇迹生不成。”

乔大千没好气道。

“就算是有轮回丹,也帮不了他们。”

武总教头恶狠狠瞪眼了眼叶运。

武总教头见叶运很是不爽,他停留在轮回四道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了。

家族中的轮回丹很是稀罕,一直轮不到他。

这次,他到周楚镇来,除了听说周楚镇富裕之外,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听说赵镇长这边,有一枚轮回丹。

他就想借机要的那一枚轮回丹,好让自己的修为能够更上一层楼,届时还可以加入大宗门,混个外门弟子当当。

哪知道到了周楚后,赵镇长却告诉他,轮回丹给了叶运。

武总教头计划落空,当时就把叶运给恨上了。

方才,若非是乔大千不让,他必定一拳解决了叶运。

叶运服用了符水后,只觉得丹田内,轰一声巨响,一股几欲要涨破他的身子的强大轮回之力,就如山洪,就如海啸,呼啸而来。

那一股股力量,激荡在他的体内。

他的眼底,精光骤现,后背琵琶骨,出了噼啪作响声,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他的个头生生拔高了两三寸之多。

叶运身上的变化,乔大千和武总教头等人都没有意识到。

唯独洛青,他忽是觉察到叶运身上的气息生了变化。

“嗯?怎么回事?怎么几个呼吸的时间里,那小子的实力好像强了许多?”

洛青终归是三生谷的人,比起旁人来,还是要强上许多的。

他正欲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就见叶运走向了武总教头。

“武总教头,还请赐教。”

叶运拱了拱去拳,一双眸,坚定有力。

“小子,这可是你自己要送死的,怨不得其他人。”

武总教头一看,叶运居然自己来找死,不屑地笑了笑,就将其走上前去。

和早前一样,武总教头依旧是凝神聚气,一拳挥出。

这一次,武总教头是狠了心,要杀叶运,报夺轮回丹之仇。

他一拳扫出,又是崩雷拳,只是如今那崩雷拳,一口气幻化出七道雷闪,那气势,较早前,又不知强了多少倍。

“看样子,这武总教头已经将崩雷拳的精髓掌握了。”

叶凌月见了那崩雷拳,不禁想起了自己早年在叶家大院时的情景。

叶凌月以崩雷拳在家族内比中一战成名,自那以后,崩雷拳就在叶家风靡一时。

武总教头作为总教头,的确是将一套崩雷拳学得有模有样。

可奈何,今日他遇上的,是叶凌月本尊。

叶凌月一张巨灵神符,就足以让武总教头几十年的教头生涯,就此终结。

“不好!”

赵镇长等人见武总教头一拳挥出,声势如此惊人,都不由被震住了。

虽说喝了巨灵神符,可叶运的实力到底……

却见叶运迎上了崩雷拳,也不避闪。

他眼眸坚定,周身气势一变。

一道罡墙,骤然而现。

武总教头的崩雷拳,落在了罡墙之上。

他惨呼了一声,手臂出了咯咯作响声,铁臂顺时就化成了一团死肉,双手就如被人拆去了骨头,软了下去。

“轮回五道!”

看到了这一幕,洛青眼眸瞬息万变。

“怎么可能?!那小子怎么一下子变得那么强!”

乔大千也是惊得合不拢嘴。

武总教头双臂被折,人就跟烂泥似的,瘫在那里不同。

“胜负已分,还请乔镇长信守承诺。”

叶运缓缓收回了轮回之力,面对瘫倒在地的武总教头,叶运心底也是久久不能平复。

他方才服用了巨灵神符后,虽也感到了体内轮回之力变动很大,一股新的轮回金之力在迅生成,可他也不知,自己的实力到底强到了哪种程度。

可是方才,崩裂拳杀至,他周身刚刚形成的轮回金之力就如护犊心切的猛虎,一下子形成了罡壁,那是彻彻底底的轮回五道的轮回之力。

“你们作弊。”

乔大千气得破口大骂。

“乔大千,话不可以乱说,就准你请人助拳,难道就不许我们用符箓?”

赵镇长先惊后喜,他万万没想到,叶小弟的什么巨灵神符阵的那么管用。

符箓?

赵镇长一时欢喜,不慎就说漏了嘴。

洛青随即就想起了方才,那名少年递给了叶运一个水囊。

那个水囊里有符箓?

洛青目光一变,直视着叶凌月。

叶凌月却是一脸的淡然,迎视着洛青。

不过是名少年罢了,怎么可能拥有让人一下子突破到轮回五道的神奇符箓?

洛青横看竖看,对方不过是名弱冠少年,可光是凭着那一张符箓,对方又绝不简单。

“敢问阁下,师从哪门?巴楚一带,乃是我三生谷的监控范围,阁下若也是同道中人,还请阁下看在洛青的面上,少插手此事。”

洛青一改早前怠慢的神情,冲着叶凌月行了一礼。

洛青打心底还是不相信叶凌月又真材实料,毕竟大6上,这个年岁的少年高手,全都是喊得出名的,叶凌月的模样,压根不像是什么少年高手。

洛青更愿意相信,对方是某个老怪物的足下,偷了师门的符箓,外出玩耍来了。

“我叫做叶月,无门无派,至于早前的符箓,那是我祖上传下来的。周楚的事,原本也不是我的事,可不凑巧的是,我昨日刚好加入了周楚镇的的户籍。换成是你,你说周楚镇的事,还是不是我的事?”

叶凌月摊摊手,给了对方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

“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可不是只有你一个才会用符箓。”

洛青没想到,对方年纪轻轻,却完全被不把自己看在眼里。

他冷哼了一声,手中多了张符箓。

那是一张火炎爆符,是洛青珍藏的一张符箓,其威力非同小可。

~月底最后两天啦,月票再不出手就浪费啦,喵,投了吧~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