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帝莘获得了湛天刀的承认时,在天罚戈壁方向。

紫堂宿站在了封天令前,目光深沉。

刀剑双修嘛……那男人,终归还是踏上了那条路。

不过也难怪,他总归是那人的骨血,又怎会屈居在九十九地。

兴许他自己此时还没意识,不过多年之后,不知他会不会为了今日的选择而后悔。

紫堂宿心底,千回百转,说不出是喜还是忧。

看着叶凌月和帝莘步步走上了两人自己的道路,他本该是高兴的,那样一来,月儿离他将会越来越远。

可一想到,月儿也会为此,经历无法承受之痛,紫堂宿的心底,又一次起了涟漪。

“男神,今日是小月月新帝登基之日,你真不要去看看?”

啵啵蹦跶哒着,跳到了紫堂宿面前。

虽然往往只是寥寥几字,可对于啵啵而言,那已经是天大的进步了。

横竖自家冥日也是个冰山面瘫,紫堂宿至少看上去还很养眼。

这阵子经过了相处,啵啵和紫堂宿总算是能谈上几句话了。

“不了,你想去?”

紫堂宿看了眼啵啵。

他也知,三大新帝之一的冥日,是啵啵的夫君。

“不不不不,我才不要回去。”

啵啵的头摇得和拨浪鼓似的,啵啵这一趟溜出来,可是大大过了冥日给她的时间预算。

再说了,冥日现在贵为神帝,她要是回去了,那不就是神后?

当初让啵啵当个冥界神后,她都已经浑身不自在了,更不用说整个神界的神后了。

那可不得学不少礼仪,被四方神尊活活折磨死,一想到这里,啵啵恨不得以后就住在天罚戈壁了。

这里虽说荒凉了点,可是有封天令在的缘故,时不时就会有一些嚣小来闹事,啵啵来一个打一个,背后又有紫堂宿当靠山,反倒觉得在天罚戈壁比诸神山有意思得多。

当然,这些话,啵啵是绝不会说出口的。

“我还是在这里帮月儿镇守封天令的好,每天都有那么多人觊觎封天令。”

啵啵一脸的道貌岸然。

可她话一出口,下一刻就后悔了。

只因紫堂宿这时忽说道。

“守着,直到我回来。”

说罢,紫堂宿身影一流逝,人就已经不见了。

“嗯?!男神,你怎么走了!”

啵啵差点没吐血,紫堂宿还真是说走就走,一会儿功夫,就连个人影都没了。

啵啵压根就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

紫堂宿说的守着,那可是日以继夜,就守在封天令旁啊,啵啵也不知,他什么时候会回来。

“男人果然是不靠谱的。”

啵啵长吁短叹着,只能盘腿坐在了封天令旁。

说来,男神这阵子也有些古怪,时不时就会忽然失踪下。

而且失踪的时间有长有短,有时候一两天,有时候更是长达七八天。

每次离开都是毫无征兆,回来也是一下子就出现了,险些没吓死啵啵。

啵啵询问了几次,紫堂宿也没有理会。

次数多了,啵啵也就无所谓了,只是乖乖守着封天令。

好在,自从上一次,紫堂宿抽了帝释伽的五根帝魔命脉,又击退了两名三十三天的高手后,虽还有人在旁觊觎封天令,可再无人敢直接来抢封天令。

所以说是看守,大部分的时间,就是啵啵对着半截露出地面的封天令呆。

“也不知我家小日日现在怎么样了,应该已经登基称帝了吧。没想到我啵啵还有成为神界神后的一天,也不知小日日有没有想我。还有小冥君那小混球,自从去了古九洲后,就杳无音讯。都说有了老婆忘了娘,小混球还没老婆就忘了我这个娘。”

啵啵无聊到了极致,一个人开始自怜自艾了起来。

啵啵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浑然不知,在紫堂宿消失后没多久,有一股气息,出现在附近。

“还是没有,奇怪了,冕下到底在不在九十九地?”

伴随着那一股气息出现的是一道乳白色的光。

那光中,隐隐可见人影。

那人影出现的极快,消失的也极快,啵啵这样的修为,压根没有注意到对方的存在。

那人在附近转悠了一圈,没有惊动啵啵,可同样没有找到他要找到的人。

此人,正是佛宗的人。

近一个月前,有消息传来,说是失踪已久的佛子出现在九十九地。

这个消息,被秘密传到了佛宗的高层。

佛宗之中,四大门惊动,两位佛祖下令追查佛子的下落。

佛宗大量人手出动,由于消息中只说明,佛子出现在九十九地,所以这些人也纷纷派往多地。

被派往神界的这一人,靠着佛子当年留下的一页经文上的气息,捕捉动了佛子的下落。

佛子当时就在天罚戈壁附近,可就在他即将追上佛子之时,佛子却消失了。

他一路跟踪,对方失踪。

再出现,再追踪,再失踪。

佛子与其,就像是老鼠与猫一样,来回躲避,花费了一个月,对方依旧没有找到佛子。

“难道说,只是我的幻觉?”

在寻找了一个夜晚,天幕上缀满了繁星时,以及不见佛子的踪影。

那人不禁有些失望。

“这位可是佛宗的师长?”

就在佛宗之人以为,自己没可能找到佛子时,忽听到一个动听的声音,在耳边传来。

只见天空有一道星辰闪烁,有一抹身影迅从天而降,一个曼妙的身影,挡住了他的去路。

“来者何人?”

那名佛宗佛陀警惕道。

“这位师长不要太过心惊,在下长孙雪缨,乃是道门同僚。”

却见一名貌美女子,骤然现身。

“道门的长孙雪缨,道门五秀之一的那一位?师姐不敢当,在下燃七,是燃灯古佛座下的行者。”

听说了反对方的身份后,自称燃七的僧侣双手合十,冲着长孙雪缨行了一礼。

长孙雪缨在道门的身份不低,又是长孙氏的后裔,所有以在三十三天的身份颇高。

“原来是高僧燃七,幸会幸会。”

长孙雪缨一听对方是燃灯古佛座下,也是微微动容,忙一改脸色,冲着对方也行了一礼。

~新的一周,求个刚刷新的免费推荐票和月票哦~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