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人人都去恭维帝景天和长孙雪缨,那一边,夜北溟起了身。

“帝景天和奚九夜都是人才。”

血迟努努嘴,对于奚九夜的做法很是不以为然,身为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妻儿都照顾不周全,这奚九夜当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此人本就有狼子野心,帝魔家族以为自己拉拢了一个人才,只怕是引狼入室。戏看完了,我们走。”

夜北溟见这场闹剧已经落幕,也无意和在场的那些人委以虚蛇,起身就要走。

“这就走?我还想多喝杯喜酒。”

血迟还有些意兴阑珊,跟着夜北溟行了出去。

“把少爷和小姐带下去。”

奚九夜走到了一旁,将两孩子交给了手下。

“奚九夜,你给我说清楚,否则,今晚你别想进我的房。”

帝锦瑟见状,上前拦下了奚九夜。

她恨恨瞪了眼两个孩童,奚星落缩了缩脖子,倒是奚喃思,低眉顺眼,搂过了弟弟,一声不吭。

“他们只是孩子,不要吓到他们。帝锦瑟,你我成婚,本就是各取所需。我不提你的过去,你也少追究我的私事,否则,我们俩都没好处。”

奚九夜也没什么耐性哄帝锦瑟。

帝景天命人带走了兰楚楚,虽说对方不会杀了兰楚楚,可下场必定好不了。

奚九夜心下还有些担心。

“你这是在威胁我?”

帝锦瑟气得不轻,这些日子,帝锦瑟看奚九夜办事很是利索,实力也突飞猛进,对其大为改观,还想和他好好过日子,当一对真夫妻,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对她!

“我话放在这里了,至于照不照办,你自行抉择。今夜,我睡在书房。”

奚九夜说罢,一把抱起了奚星落,拉着奚喃思,大步离开了。

“岂有此理,他竟敢!奚九夜,你有种就一辈子别进我的房。”

帝锦瑟气得,一把脱去了身上的喜裙,怒气冲冲地走开了。

身旁的侍女和侍从们都是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奚九夜带着一双子女走了几步,奚星落忍不住,哭了出来。

“爹爹,娘亲去了哪里?”

奚九夜脚下一顿,看了眼怀里孩子,叹了一声。

他将奚星落放了下来,再看看奚喃思。

“喃思,你是姐姐,你先照顾好弟弟。爹爹待会就把你们娘亲找回来。”

面对一双年幼的子女,奚九夜再铁石心肠,也不免有几分心软。

奚喃思点了点头,拉着弟弟,由着奚九夜一直带到了一处屋舍里。

这里是奚九夜的住处,和热闹的喜房相比,这里显得很是清冷。

奚九夜安顿好了一双子女后,快步走了出去。

他打听了一番后,也没找到兰楚楚的下落。

他皱了皱眉,只好去找帝景天。

此时,府中的酒宴也进行的差不多了,大部分的宾客都已经离开了。

帝景天喝了些酒,面泛红光,看上去心情很不错。

“族长……方才那位女子……”

奚九夜硬着头皮问道。

帝景天见了奚九夜,眉一抬。

“你还有脸来问我,奚九夜,你可记得,你当初加入帝魔家族时,向我承诺过什么?”

帝景天冷哼一声。

今日,若非是他应对及时,今日的这场婚事,就会成为一场闹剧。

奚九夜沉默不语。

他自己说过的话,自是还记得的。

当初帝景天带着他返回帝魔家族,在替其治疗之前,就曾询问过奚九夜。

他要求奚九夜彻底断绝和神界的联系,化身为魔。

奚九夜当时也承诺,一定会遵守诺言,誓死效忠帝魔家族。

也是为此,帝景天才会答应帮助奚九夜成就魔体,哪知事情才过去没多久,奚九夜就闹出了这么一出来。

“族长,她是我在神族时的妻子,我叛神后,与她已无联系,但她对我,终究有救命之恩,还请族长看在我面子上,放她一命。”

奚九夜沉声求到。

他对兰楚楚,经历了那么多事,尤其是看清了自己对叶凌月的心思后,已经没有多少感情了。

可兰楚楚是他的救命恩人,就冲这一点,奚九夜也不能见死不救。

“好一个救命恩人,你是在提醒我,你曾经是我的救命恩人?”

帝景天冷笑道。

在帝景天看来,男人志在四方,一个女人罢了,而且还是毁容疯癫的女人,奚九夜还有脸来求情,这本就是对帝魔家的挑衅。

“九夜不敢……直视想请族长网开一面,我的两个孩子,需要娘。”

奚九夜垂恳求道。

“那还不简单,我这就连那两个小崽子一并杀了。”

说罢,帝景天喝了一声,身旁的侍从就要离开。

“慢着!”

奚九夜也被激出了几分脾气来。

“你敢命令我?”

帝景天怒喝道,一掌就挥向了奚九夜。

他能帮奚九夜成就帝魔之体,自然也能废掉其一身修为。

帝景天这一次可是动了震怒,一掌落下,风雷声骤起。

奚九夜不敢怠慢,抬掌迎上。

只听得“轰”的一声,奚九夜被掌力逼退了数步。

帝景天第二掌紧随而上,奚九夜也知这一掌非同小可,他再不敢怠慢,周身神力一阵波动,身体内,帝魔命脉骤然喷张开,显然是拼了全力,接下这一掌。

帝景天心底冷笑,这小子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一个区区的五命帝魔,还真以为,可以同时接下自己两掌。

两股掌力碰撞在一起,奚九夜被逼退了半步。

刹那间,奚九夜的体表,凸显出了七根帝魔命脉。

“你,什么时候成了七命帝魔……”

帝景天本还有几分酒意,在现奚九夜身上居然又多了两根帝魔命脉后,不由大惊失色。

奚九夜是帝景天一手造就的,获得魔体时,奚九夜不过是五命帝魔,不过短短几日,他居然从五命成长到了七命,这种度,在帝魔家族从未出现过!

难道说,奚九夜竟是罕见的修炼帝魔之体的奇才?

帝释伽被废,帝莘的身世未明,这种情况下,奚九夜的存在,就显得尤其重要了。

帝景天吃惊之余,手下骤然收力,上下打量起奚九夜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