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雪缨这一番话,看似漫不经心,可实则却是刻意为之。

她容貌本就美,加之身份很特殊,今日这场婚事,主角虽然是奚九夜和帝锦瑟,可实则上,长孙雪缨却是焦点。

她一出现,异魔各大势力的人都围了上来,争相巴结。

长孙雪缨并没有搭理那些人,只是和帝景天随口攀谈了几句。

夜北溟才刚一来,长孙雪缨就当众质问,她的话,清楚地落到了在场不少人的耳中。

一时之间,那些人的目露敌意,看向了夜北溟。

“你这女人是找茬不成?”

血迟一听,不由火冒三丈。

夜北溟被诬陷为神族奸细的事,本就还未平息,长孙雪缨当众一质问,无疑是将夜北溟再度退到了风尖浪口上。

夜北溟面对长孙雪缨的质问,眼底暗芒一闪而过。

夜北溟比了个手势,示意血迟不要多说。

这是帝魔家族的地盘上,长孙雪缨和帝魔家族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在这种场合与其争论,夜北溟怎么样都是一个亏字。

夜北溟淡然一笑,故作漫不经心道。

“不知长孙姑娘是以何种身份质问在下?帝魔家的少族长夫人,还是说,三十三天的道门?”

长孙雪缨倒是没想到,夜北溟还能如此心平气和的回自己的话。

夜北溟看似随意的一句问,却让长孙雪缨一下子怔愣在场。

什么少族长的夫人的身份,长孙雪缨抵死也不会承认的。

可若是以三十三天道门中人的身份质问,也是于情不合。

这里可是九十九地,而非是三十三天。

“你甚至连异魔都不是,有什么资格,质问我。还是说,今日这场婚事是假,声讨在下是真?”

夜北溟冷笑了一声。

“说得没错,皇帝不急太监急。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别人以为道门有多厉害,在我天魔廷眼中,不过如此。”

血迟搭腔道。

“你!”

长孙雪缨眼眸一深。

“几位,来者都使客,吉时就快到了,还请两位看在老夫的面子上,还请稍安勿躁。”

见情形有些不对,帝景天忙上前打圆场。

姜还是老的辣,帝景天自己不出面,让长孙雪缨先出面,这会儿出来当和事老,其用心可见一斑。

好在夜北溟也没打算和帝景天硬碰硬,他今日是来看好戏的,可不是来被人当戏看的。

夜北溟也不多说,和血迟一前一后,坐到了两人的席位上。

“老族长,你就让夜北溟在你的地盘上撒野?”

长孙雪缨还有些不解恨。

“长孙姑娘又何必和他计较。您今日这一闹也不是全无收获,老夫听说了,至少有七八股异魔势力,想要暗中刺杀夜北溟。早前他在天魔廷,刺杀不方便,可离了天魔廷,那就不同了。”

帝景天老谋深算道,言下之意,夜北溟能否安然回到天魔廷还是个未知数。

他请夜北溟来,目的也正是为此。

“新人到。”

只听得礼官一声高喝,就见了奚九夜和帝锦瑟走了进来。

两位新人今日都是一身红妆,奚九夜身形高大,俊脸刚毅,帝锦瑟红布遮面,掩去了脸上的伤疤,看上去也是体态婀娜,分外动人。

奚九夜携着帝锦瑟款款而来,周围对这对新人的恭贺声不绝于耳,夜北溟面上带着笑意,一一回礼,可眼底,却没有半分喜悦而言。

“新人拜天地,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三夫妻交拜。”

异域虽然不是神界,可习俗却和神界人界没什么两样。

奚九夜虽是“二婚”可早前并未拜过天地,父母又早亡。

这一次,帝景天和长孙雪缨两人充当了两人的证婚人和长辈,按理,奚九夜要向两人行礼。

奚九夜和帝锦瑟上前,按照礼官的话,一一行礼。

“夫妻交拜,送入洞房。”

就在礼官拖着长音,宣布礼毕之时,忽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慢着,九夜哥哥,你不能娶那狐狸精!”

就见了一名素衣女子,跌跌撞撞挤出了人群冲上前来。

她没头没脑,一头撞向了奚九夜。

奚九夜听到了那声音,眉心蹙了蹙,怎么会是她?

不等兰楚楚扑倒奚九夜面前,几名侍卫已经冲上前去,一把拦下了兰楚楚。

“大胆,哪来的不知死活的乞丐,居然敢在这里闹事。”

兰楚楚泪眼迷离,看到了不远处那个高大的男人。

她多么希望,奚九夜这时能走上前来,维护她。

可让她失望的是,奚九夜一动未动。

甚至于,他都没有看自己一眼。

兰楚楚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那真是她的九夜哥哥嘛?

“九夜哥哥,我是兰儿啊,你怎么能和其他女人成婚。”

“哪来的疯婆子,你们是怎么办事的,居然让这种人闯入了内院!”

帝锦瑟一听居然有人来闹事,气得不轻,挥挥手,命人将女子拉下去。

也不知哪来的疯婆子,居然敢骂她是狐狸精!

帝景天也没想到,奚九夜会忽然闹出这么一出。

他示意手下的侍从,立即处理了那女人。

“族长……”

奚九夜的唇动了动,目光朝着帝景天的方向望了一眼。

尽管对于兰楚楚的忽然出现很是意外,可兰楚楚与自己几百年夫妻,虽然两人中间也有诸多误会,可奚九夜对她总归还是有几分情谊的。

奚九夜被迫离开了诸神山,当时他没有带走兰楚楚,并非是想要将其弃之不顾,而是考虑到,以后待到自己东山再起后,再接她们母子仨人过来。

可是没想到,兰楚楚竟能找到这里来。

只是一眼,帝景天就迅明白,眼前这女人,的确和奚九夜有关系。

既然和锦瑟成了婚,帝景天又怎么会容许奚九夜和其他女人有牵连。

“九夜哥哥,不是你让我来的嘛,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真要……”

兰楚楚凄声喊道,这时,她瞥见了人群中,奚星落姐弟俩正怔怔站在那里。

兰楚楚就像是见了救命稻草,哭喊道。

“星落,喃思,你们快来求求你爹爹!”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