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虑到此行前去找寻龙脉,极其隐秘,叶凌月和帝莘决定单独前往。

冥日和薄情将两人送到了诸神山下。

“干爹,诸神山的事还要多劳烦你,小乌丫和小吱哟也要你帮忙你多看着。”

叶凌月叮嘱了几句。

“月儿,你尽管放心,这里有我看着。倒是你,此去妖界,虽说有帝莘和四方神尊陪着,但也需多小心。”

冥日想到了上一次,冰原女帝打开四龙脉,一百多名神尊和上位神都横死当场,不免有些担心。

自古龙脉代表了真龙之气,真龙之气极其霸道。

太虚神尊带走的第五根龙脉,虽不知到底是什么模样,但是既然能被太虚神尊看中,必定也是极其厉害的。

“冥神大人,尽管放心,有我在,我绝对不会让洗妇儿有事。”

帝莘郑重许诺道。

“你小子还叫我冥神?”

冥日说罢,睨了帝莘一眼。

冥日不擅言谈,但是他对叶凌月这个干女儿的疼爱,却不比啵啵少。

冥日此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一个女儿。

叶凌月就是冥日心目中,理想的女儿的模样。

云笙和夜北溟夫妇,如今天南地北,可怜了叶凌月一人在神界孤军奋战,冥日作为她的干爹,对其也很是疼爱。

他也暗中观察过了,帝莘对叶凌月,可谓是一心一意。

把叶凌月交给帝莘,冥日也是放心的。

帝莘不由一怔,旋即大喜,改口道。

“多谢干爹。”

能得到冥日的认可,帝莘也是受宠若惊。

一旁的薄情听了,沉默不语。

几人依依惜别之后,各自踏上了征程。

谁也不知道,前方到底有什么样的道路在等着他们,但是他们都知道,无论前途如何,他们中就有一日,会再次相遇。

几日之后,叶凌月和帝莘到了阳泉古道一带。

两人到达时,正值夕阳斜下。

夕阳余晖,恍若碎金,洒落在一片片足人多高的荒草上。

阳泉古道,曾经是四大神帝重兵监督把守之地,可自从诸神山出事后,阳泉古道一带的驻兵也被征调走了。

这倒是方便了帝莘和叶凌月,两人见了一派昔日旧景,不禁联想到了当日星河陨落时的场景,两人索性不再御空飞行,径直沿着古道,朝着荒族的旧址行去,找寻阳泉神殿。

“记得上一次,我们离开这里时,封天令才刚到手不久,我们谁也没想到,封天令会引来如此轩然大波。”

走了约莫一个时辰,天色渐黑,天空繁星点缀,帝莘抬头看了眼星空,不禁唏嘘道。

虽然比不得星河横空时的美景,但也显得整个古道幽静而又美好。

“封天令的事只是暂时告了一个段落,我总觉得,师父紫这一次回来后,变得古怪。”

叶凌月回忆着,封天令的出现,本就像是一场梦。

迄今为止,叶凌月也说不清,封天令到底是怎么来的,包括她的虚空意识海中的烛照老前辈,又到底是什么来历。

封天令为何选中她,还是说一切都是机缘使然。

“前方就是荒族旧址了,原本这一次,小吱哟也想前来,我担心它睹物思人,想起它娘亲,就让它和荒族旧部们,留在了诸神山。”

叶凌月想起了小吱哟的娘亲,同样身为玄阴之女,小吱哟的娘亲自从上一次一别后,音讯全无。

说起来,她和小吱哟还真有些同病相怜的意味,两人都好不容易与娘亲相认,如今都是天各一方。

只不过,她比小吱哟幸运一些,她身边还有帝莘相伴。

两人没费多少气力,就找到了昔日阳泉神殿的旧址。

“金甲人。”

叶凌月和帝莘一起进入了山洞。

“这……神殿哪里去了?”

叶凌月和帝莘进入了山洞之后,却没有立刻找到阳泉神殿。

山洞里,一片空旷,阳泉神殿竟是凭空蒸一样消失了。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在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有人进入了阳泉神殿?”

叶凌月大惊失色。

“洗妇儿,你先别急。我们先四下找找。”

帝莘安慰着叶凌月,两人在山洞里找寻了一番。

只是一番寻觅下来,依旧没有半点阳泉神殿的踪迹。

“我已经找过了,这四下有拆迁过的痕迹。而且痕迹很新,应该是刚搬迁走后不久。”

帝莘在山洞里仔细搜寻了一番,确定了,阳泉神殿是被人强行搬走了。

“在神界,除了四大神帝之外,还有谁,会知道阳泉神殿的存在?”

叶凌月纳闷道。

按照时间推算,阳泉神殿应该是在近期刚被拆迁走不久,那段时间里,四大神帝死的死,昏迷的昏迷,绝不可能是他们下的命令。

那除了四大神帝之外,还有谁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迁移走阳泉神殿。

而且对方迁走阳泉神殿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但是能够控制住阳泉殿主,让你毫不知情的,对方的来历绝不简单。”

帝莘分析道。

阳泉神殿虽说还未被叶凌月完全掌控,可早前阳泉殿主是初步认可了叶凌月的身份的,早前叶凌月在天罚戈壁时,阳泉殿主也曾经出现过提醒叶凌月,这就意味着,当时的阳泉神殿还未被强行拆迁。

“我试着联系过阳泉殿主,但是没有半点音讯。”

叶凌月皱了皱眉。

“你再想想,还有没有其他法子,可以联系到阳泉殿主,或者是察觉到阳泉神殿的下落?”

帝莘提醒着叶凌月。

叶凌月蹙眉,沉思了片刻。

忽然间,她眼眸一亮,想起了什么。

“我想到了,兴许我可以利用金甲人,找寻阳泉殿主和阳泉神殿的下落。”

叶凌月差点忘记了,当初她初步得到了阳泉殿主的认可后,阳泉殿主曾经将镇殿的金甲人送给了叶凌月。

金甲人和阳泉殿主不同,它是绝对服从于叶凌月的。

早前叶凌月在天罚戈壁时,曾经用过一次金甲人。

也许金甲人能够帮她忙,想到这里,叶凌月就从自己的储物袋,取出了金甲人。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