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景天听闻帝释伽重伤返回,也是心火燎燎,赶了出来,就刚好看到了母子俩抱头痛哭的景象。

帝景天再一看,就见了名粉衣女子,站在了一旁。

女子容貌奇美,自有一股说不出的风流姿态,想到了早前道门的那封信,帝景天一眼就猜出了女子的身份。

帝释伽母子俩抱头痛哭的模样,落在了长孙雪缨的眼中,没有伤感,反倒很是讥讽。

在三十三天,女子从不会轻易啼哭。

真正的母亲,在子女被人欺负后,只会鼓励其振作起来,找仇人一决高下。

长孙雪缨的娘亲,正是如此。

慈母多点败儿,从帝释伽的娘,就看得出,帝释伽不会有设么大作为。

长孙雪缨眼底的嫌恶之色,愈明显。

帝景天见了,心底唾骂了一声。

蠢妇。

“我还没死,谁允你们在此啼哭不休。”

帝景天雷霆一怒,声如洪钟,帝释伽极其娘亲被吓得一跳。

王蔷氏忙止住了哭声。

“老族长,求你无论如何,也要替释伽我儿报仇啊。”

“胡闹,报仇之事,老夫子有定夺。今日有贵客登门,你母子俩在此哭哭啼啼,还嫌不够丢脸?”

帝景天这一骂,让王蔷氏回过了神来。

她四下一看,就见了一名女子,立在了一旁。

女子貌若天仙,一双美眸让身为女人的王蔷见了,都不免心动。

“这位一定就是长孙小姐吧。奴家眼拙,方才竟没认出小姐来。”

王蔷氏立马换上了副巴结的嘴脸,整了整仪容快步上前,张手就要去拉长孙雪缨的手。

长孙雪缨身份尊贵,又是三十三天之上的存在,王蔷氏虽然早就知道这个准儿媳妇,可是一直没见到。

今日,可算是第一次碰面,王蔷氏也知,一定要给准儿媳妇留个好印象。

加之帝释伽如今成了这副模样,放眼整个异域都未必有人能救得了他,可若是长孙雪缨肯帮忙就不同了。

长孙雪缨背后,是整个道门,道门丹术也是天下一绝,若是长孙雪缨能帮忙讨丹,帝释伽兴许还有救。

王蔷氏心里打了个好算盘,可长孙雪缨却压根不是那么想的。

王蔷氏的献媚嘴脸,落在了长孙雪缨的眼里,愈显得这对母子很是不入流。

长孙雪缨手一缩,直接了当,避开了王蔷氏的碰触。

王蔷氏面上一僵,眼底有怨毒之色一闪而过,可面上依旧是笑盈盈的。

一旁的奚九夜将这一幕看在眼底,心中暗道。

“这王蔷氏看着低俗不堪,可似乎又并非如此。看来这帝魔家族内的人,也不简单。”

“晚辈见过老族长。”

长孙雪缨落落大方,冲着帝景天行了一礼。

“长孙姑娘不用客气,你我都是一家人,你是释伽未过门的妻子,若是你不嫌弃,大可和释伽一样,喊我一声爷爷。”

帝景天一改人前威严的模样,笑容满面的说道。

帝景天已经听人说了帝释伽的情况,五条帝魔命脉被废的事,让帝景天心头蹿起了股股寒意。

长孙雪缨几百年不来,一来就选了这个时机,必定不是什么好事。

帝释伽被废,已经遭遇了重创,若是再出个差池,以他高傲的性格,只怕凶多吉少。

这孩子,总归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帝景天也实在不忍心见他自此颓废下去。

长孙雪缨听罢,面色有些不自然,讪讪笑道。

“晚辈不敢,今日晚辈前来,是为了……”

“长孙姑娘,你舟车劳顿,有什么事不妨先进去再说。我安排好了家宴,你也刚好将天罚戈壁的事,详细告诉老夫。”

帝景天说罢,看了眼皇甫臣。

皇甫臣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帝景天一眼扫去,皇甫臣忙鞠了躬。

“老族长。”

“皇甫少族长,多谢你护送长孙姑娘前来。异域正值多事之秋,老夫就不多留少族长了。”

帝景天连邀请皇甫臣的意思都没有,俨然要送客。

皇甫臣平日和帝释伽称兄道弟,可他品行不端,帝景天自不会让其留下来看笑话。

皇甫臣在心底暗骂了一句,再看看长孙雪缨,长孙雪缨暗中递了他以一个眼色,皇甫臣打了个哈哈,这才告辞了。

长孙雪缨心底暗骂,这帝景天果然是只老狐狸,帝释伽都成了这副模样,傻子都猜得出她的用意。

他这分明是在拖延,不过长孙雪缨也不是善茬,今日的婚事,她是退定了。

一行人进了帝魔家族。

帝释伽很快就被人抬了下去,家宴之上,帝魔家的直系悉数列席,连伤病还未全愈的帝锦瑟也披着面纱来了。

他们见了长孙雪缨,都是惊为天人,免不得一番赞扬。

当帝景天问起了天罚戈壁事情的来龙去脉时,长孙雪缨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个清楚。

得知帝释伽伤在紫堂宿的手下时,帝景天先是一惊。

“那紫堂宿是什么来历,老夫为何从未听说过他的名号?”

得知帝莘很可能是帝魔家族的血脉后,帝景天去暗中命人去神界调查帝莘的身世来历。

包括神界在内的人界、妖界的情况,帝景天也一并命人打听了,其中就不乏三界拔尖的高手。

可那份名单那上,并没有一个叫做紫堂宿的。

“他的消息,你自然不可能打听到,因为他根本不是九十九地的人。”

长孙雪缨冷哼了一声。

即便是她,若不是她自小饱读诗书,又是道门重点培养对象的缘故,怕也不可能知道紫堂宿的来历。

自紫堂宿离开后,千佛宗就封锁了一切关于他的消息。

“竟是三十三天的人,岂有此理,不是说,三十三天与九十九地之间,有天地法则限定,不可干涉九十九地之事务,他紫堂宿怎可重伤我九十九地之人。”

得知紫堂宿是三十三天之人,帝景天才恍然大悟,难怪释伽会被打成重伤。

天地之别,帝释伽又怎会是天人的对手。

这一次,他非要替释伽讨回一个公道,他就不信,三十三天之上,也没人能奈何得了那个叫做紫堂宿的。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