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迟这一问,满以为,夜北溟会告知紫堂宿的身份,可哪知,夜北溟深深望了紫堂宿一眼,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他是何人。”

夜北溟的确不认识紫堂宿。

至少神界,没有这么一号人物。

敢一脚踹飞三十三天的邪帝的人,怎么也不会是神界中人。

话虽如此,可夜北溟看向紫堂宿的目光,却并不陌生,就好像,他早就知道此人会来。

也早就知道,此人从今往后,会和叶凌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他叫紫堂宿,是孤月海的人。”

回答两人的疑问的,赫然是薄情。

薄情出生人界,虽离开人界也有一些时日了,可对于紫堂宿,他并不算是陌生。

紫堂宿,孤月海最神秘的存在。

当初,孤月海因紫堂宿而兴。

自从紫堂宿离开了孤月海,昔日人界第一级宗门的荣光也已经不在。

“这么说来,是人界中人,可他……”

夜北溟蹙眉,若非是天魔祠中,曾见过紫堂宿出现,夜北溟对其也是毫不知情。

叶凌月被夹在中间,两个男人都各怀心事,默不吭声。

倒是叶凌月心情颇好。

“师父,你恢复了?”

回答她的,是一记温柔的颔。

“帝莘,方才是谁击退了邪帝?”

叶凌月再瞅瞅帝莘。

帝莘和紫堂宿同时顿了顿。

“你问他。”

帝莘还有些不爽,叶凌月对紫堂宿如此亲近,一直怒目而视,瞪着紫堂宿的手。

叶凌月再瞅瞅紫堂宿。

“师父,该不会是你击退了邪帝吧?”

叶凌月还真有些后悔,没能看到邪帝败走。

不过除了当初看到过一次,师父紫动用寂灭塔击杀巫重之外,叶凌月似乎从未看到过师父紫出手。

邪帝,真的是师父紫逼退的?

“他是我的一个故人。”

紫堂宿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四两拨千斤的答应了一句。

紫堂宿其实也不大记得,邪帝是否是他的故人。

可他方才,一脚踢飞了邪帝后,邪帝看到他的眼神中,明显有惊恐之色。

他长得还算是不错,倒不至于让第一次见面的人,感到惊恐才对。

很显然,那个叫做邪帝的,应该是认识他的才对。

邪帝要是知道,紫堂宿压根不记得他,只怕会气得吐血三升。

紫堂宿,这个名字,还有那张脸,可是邪帝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当年,邪帝谷之所以从三十三天的一霸,沦为虾兵蟹将的存在,也全都是拜紫堂宿所赐。

名义上是佛宗道门联合围剿邪帝谷,可最终,一人之力,击退邪帝和其座下十大护法的,却是紫堂宿。

这些陈年往事,紫堂宿离开千佛宗后,就已经忘记地差不多了。

可邪帝和邪帝谷的那一干老人们,却至死也不会忘记。

当年,还只是一介少年的紫堂宿,以一人之姿,屠戮三千邪众。

少年紫眸玉容,以绝代之姿,抬手之间,掌生控死。

他也因那一役,博了个“杀生佛”之称。

紫堂宿这么一说,叶凌月也是似懂非懂。

难道说,邪帝是师父紫的故人,所以见了师父紫,自动离开了?

这似乎不大合逻辑啊,那还是邪帝嘛?

叶凌月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

叶凌月脑子转得快,一拐弯就想到了什么。

师父紫说他和邪帝是故人,邪帝那个级别,在三十三天也是号人物,师父紫能够赶走邪帝,那是不是意味着,师父紫在三十三天是个更大号的人物?

她好像无形中,找了座级无敌大靠山。

一想到这里,叶凌月顿时精神抖索,早前差带你遇险的事,立马被她抛到了九霄云外。

“师父紫,您来了就好,徒儿正有一事要和你说,你徒弟我,被人欺负了!”

叶凌月忽的语气一变,早前欢喜的语调,顿时低了八度,一股子委屈模样。

帝莘在旁听着,不由侧目多看了叶凌月一眼。

自家洗妇儿是什么人,帝莘再清楚不过。

除了在邪帝面前吃了个不大不小的憋之外,她何曾在其他人面前吃过亏。

邪帝已走,又何来委屈一说?

帝莘正想着,却见了叶凌月冲着其挤眉弄眼着,帝莘只得轻咳了几声,不再多说。

听叶凌月说有人欺负她,紫堂宿抬抬眉。

“谁?”

这一声谁,却是杀气腾腾,听上去,让人觉得心底一阵毛。

没来由的,站在了不远处的帝释伽、皇甫臣、昙水仙子和一直不吭声的女子只觉得一阵寒意袭来。

他们可都是亲眼看到,紫堂宿不知怎么一脚,就把邪帝给踹走了。

这男人,看上去仙气飘飘,不似活人,可一抬手一举足间,又有股说不出的气息。

叶凌月见紫堂宿“上钩了”,二话不说,拽着紫堂宿的衣袖就往前走。

一直走到了女子的面前,她一抬手,指向了女子。

“师父紫,就是这女人欺负我。”

叶凌月俨然一副小孩吵架,大人来帮忙的耍赖嘴脸,气得女子差点没飙。

“叶凌月,你把话说清楚了,谁欺负你?”

女子气得直咬牙,可在紫堂宿面前,女子的气焰不免要矮上一截。

紫堂宿连动手都未曾动手过,女子不明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可他的容貌和气度,都是女子生平罕见,对方连邪帝都可以一脚踹飞,可见不是什么好招惹的。

“呵~三十三天的你,欺负九十九地的我,我难道说错了?你方才,还抢走了素手鼎。”

叶凌月从不是什么纯良之辈,若是女子对其光明正大的的动手,她自也会礼尚往来,对其客气些,可对方早前勾结邪神,又对帝莘动了心思,暗中小动作不断,这口气,叶凌月可忍不下。

“阁下,此女狡猾无比,她说的话,不能信。我乃道门三色尊者座下弟子,长孙雪缨。”

女子瞪了眼叶凌月,心知叶凌月在挑拨离间。

她无法摸透紫堂宿的身份,可也能推断出,对方必定是三十三天的高手,只能是硬着头皮,自报了家门。

三色尊者,在道门中的地位很高,只要对方认得三色尊者,必定会给她几分薄面。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