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帝一出,目标必定是叶凌月。

叶凌月再怎么了得,也是非死不可。

女子冷笑一声,忽是纤掌一扬,直直攻向了叶凌月。

帝莘和叶凌月都留意着天空的异动,帝莘心下提防着那名来历不明的女子。

耳边有异风,他当下警觉,将叶凌月往身后一送,双拳如猛虎下山,毫不迟疑,挡在了叶凌月身前。

哪知帝莘才刚防范,女子变了个方向,双臂一探,竟是毫不迟疑,抱住了帝莘。

帝莘大惊,正欲挣脱女子。

哪知女子樱唇一动,一张符箓直接飞了出来,不偏不倚,落在了帝莘眉心。

那符箓,乃是一张天符“禁锢符”,帝莘身形,一时之间,一动不动,难以动弹。

“你这是做什么?”

帝莘大怒,女子娇躯柔软,身上有着淡淡的清香味不断飘来,换成了旁人,此时必定是心猿意马,难以把持。

可帝莘心底只有一个叶凌月,对于女子的行径,很是厌恶。

他此时方懂,女子方才的袭击,分明是声东击西,目标乃是叶凌月。

“她死定了,你若是上前,也只有死路一条。你哪怕是会恨我一些时日,可是等到将来,你必定会感谢我。”

女子也不顾众目睽睽,尤其是帝释伽那双含恨带怒的眼,双臂毫不放松,依旧是紧紧抱住了帝莘,她红唇如火,在了帝莘耳边,轻声呢哝着,像极了情人箭的情话。

叶凌月见了,也是心底一阵酸涩,正欲作。

可这时,天空那怪像已然显露。

一道看似蜃影,犹如魏巍高山的庞大人像,出现在天边。



来人一身黑底金蟒纹展开,金靴高帽,一双厉目饱含杀伐之气,却见其立于天穹之上,就如雄鹰俯视,自有一股说不出的威严可怕感。

许是感受到了邪帝烙印,他目光如两枚箭,笔直落在了叶凌月的身上。

“好厉害的威压。”

只是被邪帝凝视,叶凌月就觉得,浑身四肢僵硬。

不仅如此,她体内的血液,仿佛也凝冻住了般。

此人的实力很强,是叶凌月迄今为止遇到过的人中,最强的。

被他叮嘱,叶凌月有种,随时都会被人蚕食的错觉。

叶凌月只觉得头皮麻,有种被人再次凌迟之感。

身后,帝莘也是焦急万分。

“洗妇儿……”

“是你,杀了邪神?”

邪帝站在云之端,以睥睨之姿,望着地面上蝼蚁般的叶凌月。

若非是对方身上有强烈的邪帝谷的气息,他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手下,竟会死在这样一个伪神的手中。

在三十三天之上,那才是真神。

对于邪帝这般云端上的人物而言,神界所谓的神族,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可偏偏,就是这样的笑话,打乱了他邪帝谷多年的复兴计划。

邪帝的目光,落到了叶凌月身旁,那一块封天令上。

封天令上,显然有女子的气息。

让邪帝谷觊觎的封天令,居然选择了一名普通的伪神女子当宿主?

邪帝抬了抬眉,闷哼了一声。

他这一哼之下,叶凌月只觉得,背脊上仿佛被人重击了一掌,周身的威压,又强了数倍。

太强了,对方比起四大神帝,不知要强了多少。

这就是三十三天和九十九地之间的区别?

叶凌月不想承认,可又不得不承认。

“邪神是我杀的,有什么就冲着我来。”

几乎是异口同声,帝莘和夜北溟同时说道。

看到叶凌月受罪,两人都很是愤怒。

邪帝的威压很是强大,在场除了帝莘被女子用禁锢符所困,其他人,此时都是举步维艰,很难前行一步。

“你们算是什么东西。”

邪帝冷笑了一声,他直接掠过了夜北溟,看向了举动亲昵的帝莘和女子两人。

在感受到女子身上的气息后,邪帝轻嗤道。

“我说一个小小的神魔之地,邪神怎么会用了那么长的时间,依旧强攻不下,原来是有道门众人介入。”

邪帝眼力非凡,女子的幻术,可以隐瞒得过神魔,却没法子隐瞒过他的眼。

邪帝虽然不常在三十三天走动,可这些年,也听说了,三十三天,这些年,年轻高手层出不穷,眼前的这名女子,声名可不小。

不过听闻其是出了名的冰山美人,倒是没想到,会对一个九十九地的小子另眼相待,而且这小子,一看就有些不同寻常,体内居然有多股力量凝聚,不知素来清高的道门,在知道了女子的心意之后,会是如何反应。

邪帝心底冷笑。

他和道门佛宗有不共戴天之仇,但那是上一辈人的恩怨,他倒是懒得和小一辈算账。

他今日来的目的,只有两个,一个是替邪神报仇,另外一个,就是封天令。

“朕不管,邪神是谁杀的,邪神烙印出现在你的身上,邪神就是你杀的。朕看你是晚辈,也不屑于你动手,朕给你两条路,要么与朕一战,要么自裁。”

邪帝烙印一出,对方必死。

邪帝也看出了,叶凌月是封天令的宿主。

封天令邪帝谷要定了,所以叶凌月于情于理,都得死。

“两条路?”

叶凌月挑了挑眉。

“朕若是你,必定会选第二条路。否则,你的同伴,很可能会祸殃鱼池。”

邪帝傲然说道。

“呵~可惜了,我与我的同伴都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我选择与你一战。”

叶凌月说话掷地有声,却是让邪帝和在场其他人都是一愣。

是个瞎子都看得出来,邪帝和邪神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叶凌月早前对上邪神都是靠度大阵获胜的,对上邪帝,她难道还有其他招数不成?

“很好,这么多年了,三十三天姑且没有人敢与朕一战,你一个小丫头,居然敢叫板朕,朕今日,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天地之别。”

邪帝大笑了起来。

却见地面一阵剧烈的颤动,叶凌月就如一片枯叶,猛地被抛到了空中。

“洗妇儿!”

帝莘见状,只觉得肝胆欲裂,体内的三股不同的力量,疯狂地蹿动着。

~八千完毕,明天凌晨会恢复准时更新,大芙去吃口饭,还在双倍月票期间,大家有票就不要藏着哦,投了吧~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