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大军,已经是邪神最后的底牌。

献祭大阵,也已经被罔生度大阵,不断侵蚀。

这两者,都是邪神的力量之源。

伴随着两者的同时溃败,邪神的力量,也在不断减弱。

他所有的仰仗,都化为了虚无。

邪神的声音,微微颤抖,他的身影,已经摇晃的犹如风中残烛。

叶凌月也感觉到,自己对封天令的掌控,正在一点点恢复。

“邪神,邪不胜正,自古如此。你以三十三天之躯,入侵九十九地,还妄想以十万生灵献祭,白日飞升,你简直就是在做梦。”

十万亡灵,在不断被净化。

度大阵带来的好处,还不仅仅如此。

“主人,那些亡灵被净化后,你的功德在不断积累,第九根柳枝,很快就可以生长出来了。”

玄阴神印闪动之时,九重玉净柳也跟着出现了。

它舒展开八根柳枝,只见它的枝叶上,正绽放出一抹绿意。

那是因为不断增长的功德值,缓缓舒展开的第九根柳枝。

叶凌月听罢,不由心头一振。

第九根柳枝,终于要生长出来了。

九重玉净柳,顾名思义,拥有九根柳枝。

第九根柳枝,除了可以生出新的杨枝甘露,帮助师父紫之外,还是叶凌月能否炼化出回春天符的关键所在。

如今火炎神帝还昏迷不醒,尽管不知道回春天符能否帮助火炎神帝,但是回春天符的出现,无疑是一大助力。

叶凌月度十万亡灵的用意,也在于此。

叶凌月一抬手,封天令“嗖”的一声,落到了她的身旁。

“邪神,认输吧。”

帝莘冷声说道。

胜负已分。

十万亡灵,在度净化完毕的最后一刻,邪神再无援军。

“哈哈哈,好,我邪神,竟会输给一个九十九地的伪神。”

邪神一脸的狼狈,他原本高大的身影,在这一刻,却显得很是落魄单薄。

他置身在空旷的天罚戈壁上。

在度大阵挥作用时,邪神法门“吞天噬地”已然被破除。

帝莘等人也已经和叶凌月并肩而立,众人与邪神对峙着,愈显得邪神孤立无援。

“你们以为,我输了?”

邪神讪笑着,狭长的眼中,闪过了一抹阴毒。

“难道你还有其他什么把戏不成。”

血迟嗤之以鼻。

天罚皇朝已灭,煞巫太子也已经死了,邪神在这大6上,再无信徒。

“哈哈哈,我邪帝谷怎么会输。我今日并而非是输给你们,而是输给了佛宗!丫头,你根本不是玄阴族,你是佛宗佛陀。我以为佛宗有多了不起,居然会为了一块封天令,派一名佛陀,潜伏在九十九地。”

邪神定定地盯着叶凌月。

他错就错在,没有现,叶凌月在佛宗中的地位,如此之高。

早前,他只是以为叶凌月是个拥有佛力的小小门徒罢了。

一步错,步步错,他错不该有眼无珠,将佛陀认成了门徒。

“什么佛宗,什么佛陀,我与佛宗,没有半点关系。”

因为娘亲云笙的缘故,叶凌月恨透了佛宗。

她对佛宗更无半点好感。

“你别想狡辩,你方才的阵法那,比那道门女子的七星踏月阵还要厉害。佛宗罔生阵,乃是中级阵法,一般的门徒根本接触不到。你能在瞬间成阵,自是佛陀无疑。”

邪神自认输给了佛宗佛陀,也不算是什么丢脸的事。

只是他肩负着邪帝谷光复的使命,此役,伤筋动骨,牺牲了所有的信徒,还助佛宗佛陀度亡灵,积累了十万功德。

这一口气,邪神怎么也憋不下去。

“成王败寇,输就是输,邪神,你无需在那妖言惑众。”

帝莘怒声叱道。

“输,我何时说我输了。我邪神输给你们没什么,可是今日之事,事关封天令,事关邪帝谷的复兴。我邪帝谷,历时五千年,才等到了封天令,怎能毁于我之手。”

邪神面上,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

帝莘见状,下意识,将叶凌月往身后一拉。

夜北溟等人,也警惕着,盯着邪神。

“今日,我绝不会输,也不能输。”

邪神目光涣散,望着封天令,眼底,贪婪之光闪烁。

封天令,在其眼中,俨然就是邪帝谷再度光复的机遇。

叶凌月的眉心,也跟着重重跳了两跳。

她有种预感,邪神似乎要有什么疯狂的举动。

“邪帝在上,属下无能,无法夺取封天令。但求邪帝大人,赐我神威。”

说话间,邪神忽的从怀中取出一物。

看到那东西时,叶凌月眼眸微微一滞。

那是……同样的东西,叶凌月也曾见过。

那是舍利。

叶凌月走前,曾经得到过一枚佛门舍利。

邪神手中,那颗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形如宝石的,和她的那块佛门舍利看上去没什么两样。

可那舍利里,却蕴含着一股可怕的力量。

“快抢下那块舍利,只要舍利不沾到血,就不会引里面的召唤阵。一旦邪帝临世,大伙都得死。”

就在这一刻,身后,一声惊呼。

却见女子快步行来,她怔怔盯着邪神手中的舍利。

那是邪帝舍利,此舍利,乃是邪帝谷重宝,里面蕴含着一个召唤阵。

女子本以为,邪神只是邪帝谷的一名喽啰,根本不足为惧,可哪知,邪帝谷为了封天令,居然把这么重要的邪帝舍利赐给了邪神。

只要捏婆舍利,阵法就会被启动,有很大几率可以召来邪帝。

邪帝,那可不是邪神这等小神可以媲美的存在。

他若是真的起了狠来,女子都不敢冒犯。

“桀桀,太迟了。今日,我就要用你们的血,来恭迎我们伟大的邪帝大人。”

邪神桀桀大笑了起来。

几乎是同时,叶凌月身旁,有数道身影闻风而动。

帝莘和夜北溟、薄情等人在得知了邪帝舍利的厉害后,一蹴而起,朝着邪神掠去。

邪神却是一口咬破了舌头,却见其口中,一道血箭,射向了手中的邪帝舍利。

在沾染到血的那一瞬,原本没有半点光芒的邪帝舍利上,一道血光骤起,舍利一下子裂开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