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面,是叶凌月等人还未学会全部的步法,另一方面,女子咬死了,不肯再传授。

“帝释伽,你好歹也说句话,这人是你手下。要是献祭大阵成了,大伙都得死。”

血迟实在看不过眼,质问起帝释伽来。

从邪神出现为止,帝释伽看上去有些不对劲,这小子未免太沉默了。

“她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帝释伽也是一脸的憋屈。

方才女子使出七星踏月步时,他只记住了一两成,比叶凌月和帝莘都不如,这对于帝释伽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他这会儿满脑子都是他不如帝莘,连叶凌月都不如。

这种情况下,他哪里敢忤逆女子的意思。

“你小子……”

血迟气得不清,若非是尉迟青拉着,他已然动手了。

“我和帝莘,将记住的步法,重新说一遍,其他人帮忙回忆下,看看能不能记起一些蛛丝马迹,拼凑完整。”

叶凌月也无意再求女子。

她也看出了女子的用意,她摆明了是想在帝莘面前炫耀。

女子方才传授的,应该是一种法门,其级别,应该不会比镜之术之类的差,若是能够参悟,倒也是见好事。

其他几人,只能凑在一起,商量了起来。

叶凌月将自己记住一半,和帝莘记住的七成拼凑在一起,幸运的是,两人拼凑起来的步法,竟有九成之多。

只是这最后一成,任凭叶凌月和帝莘怎么回忆都记不起来。

“这一成,是最后的一步,极其重要。”

帝莘沉吟道。

几人眼下,都站在女子早前祭出步法的地方,女子脚下轻盈,但是由于地面上,满是各种血污,她再是怎么写小心,还是留下了一些痕迹。

“横竖只有一步,不如我们碰碰运气,由谁再演示一遍?”

血迟嘀咕道。

献祭大阵在不断强大,各种阵文,已经开始变色,成了红色。

一旦阵文彻底变了颜色,献祭大阵就会完成,届时就算是他们布下了七星踏月阵也没有用了。

可是谁也不敢担此重任,毕竟余下的每一刻都很重要。

最后还是叶凌月做了决定。

“薄情,由你来演示一遍。”

薄情被忽然指明,还有些难以置信。

他眨了眨眼,愁眉苦脸道。

“凌月,你要不要选其他人,你也知道,我的修为不咋的,演示什么七星踏月,未必合适。我看帝莘挺合适的,他修为和身法都比我高,再不行,你爹爹也比我合适。”

薄情可是难得推崇帝莘。

其他人也是一头雾水,不明白叶凌月为何独独选了薄情。

薄情的修为,除了度之外,在几人中,的确不出众。

“你的修为,是不如他们,但是你的运气好。这种时候,得碰碰运气。”

叶凌月摊摊手。

她认识薄情多年,薄情的“聚宝童子”的头衔,可不是白喊的,他办事,瞎猫碰到死耗子的机会,比一般人大得多。

因为薄情运气好,就选了薄情?

其他几人都是目瞪口呆。

“洗妇儿说什么就是什么,薄情,你别拖拖拉拉,是个男人就快点上。”

帝莘对于叶凌月的安排倒是没有什么意见。

薄情那小子,运气方面,的确是天下无人能敌。

反正眼下,谁都不记得那一成的步法,只能靠运气了。

“薄情,你就别犹豫了。”

夜北溟也催促道。

“既然大伙都要我上,那我就勉为其难,试试。”

薄情硬着头皮走了出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又吐了一口气。

看看前方,前方有几个模糊不清的脚印,是早前帝释伽的那名魔兵留下的。

薄情脑子里,一片模糊,实在不记得,对方到底使的步法。

薄情索性闭上了眼,脑中回忆着方才帝莘和叶凌月所说的步伐的路数。

再接着,薄情运起了风力,只见他周身,一股淡绿色的神力在不断积聚,脚下连着数步,一踏而出。

“东施效颦,就凭他们还想学会七星踏月步法。”

昙水仙子跟在女子身旁,看到叶凌月等人绞尽脑汁,领悟七星踏月步法,脸上很是不屑。

她方才,也仔细看了尊主的步法,愣是连一成都没看懂。

当然,昙水仙子嘴上是怎么也不会承认的。

所以在她看来,叶凌月等人,也不可能领悟道门这门高深的步法。

女子也是一脸淡漠,看着叶凌月等人在那议论纷纷。

这几人,的确聪明,靠着拼凑,大概领悟了八九成的步法。

但是最后一步,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七星踏月,名为七星,却有八步。

前面七步,名为七星,乃是北斗七星之势,斗转星移,一步之中,变化无数。

可那七步,只是蓄势,只有最后一步,也就是最后的踏月步,才是最至关重要的。

踏月一出,前面的七步,才能真正连贯在一起,形成七星踏月之势,才能最后引出八卦之形,以八卦之威立克噩鬼。

女子本以为,叶凌月等人会选出帝莘来演练那一套步法,哪知道,她们却选出了一名面容俊美的妖冶男子。

男子看上去,实力不怎么的。

这样的人,怎能领悟七星踏月步,女子冷笑道,坐等叶凌月等人失败。

薄情闭上眼,脚下一气踏出。

他也是天资聪明,记下了七步步法,一路连贯,还真是被他踏得似模似样。

可是到了最后一步,也就是众人都无法领悟的最后一步时,薄情却有几分迟疑。

他脚下一顿,不知往左还是往右。

早前女子留下的脚痕中,也唯独最后一步,模糊不清,根本让人无足下脚。

“拼了。”

薄情想了想,硬着头皮,一步踏向了右边。

这一步踏下,七星踏月算是完成了。

可是薄情的脚下,什么变化都没有,依旧只有泥泞一片的血污。

“我早就说过,那小子根本不可能成功。”

帝释伽抚掌大笑。

薄情也是一脸的尴尬,挠了挠头,很是歉意地说道。

“抱歉,我还是……”

“成了。”

哪知一脸和帝莘见了,却是异口同声说道。

同时,女子的唇也是抖了抖,半晌才迸出了一个字。

“七星踏月……他居然完成了。”

~本月最后一天,榜单前十不保,能保住的话。大芙培训完回家。月初加更哦~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