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夜北溟等人凌空而起,往地上一看。

地面上,密密麻麻全都是从地底钻出来的噩鬼。

数量之多,就如炸锅的白蚁,看得人触目惊心,一阵头皮麻。

被噩鬼包围,不及腾空的神兵异魔兵们,被噩鬼包围,拖入了地下,化为了噩鬼的同类。

噩鬼的数量不断增多,斩杀不死,除去女子用了七星踏月步形成的极小范围的卦阵庇护,鲜少有人可以幸免。

天罚戈壁一带,古时及时天罚皇朝子民的居住地,当年因煞巫太子的一场阴谋,这一带沦为埋骨地。

伴随着镇压天罚太子的封印,一并沉入了地底。

万千年来,下面的沉骨一直是不见天日。

当叶凌月和帝莘等人不甚祭出封天令,封天令引出了煞巫太子。

煞巫太子觉醒的第一步,就是偷去了封天令,召醒了煞兵。

这些煞兵,被叶凌月等人6续击杀。

本以为,他手中已经没有一兵一卒。

哪知道煞巫太子在了最后一刻,不惜再度摧毁刚形成不久的肉身,以身饲噩鬼。

这些埋骨多年的噩鬼,闻到了血肉的香气,从地底不断爬出,见人就咬,形如疯兽。

刹那间,天罚戈壁就成了一个鬼城,里面的生灵,全都成了噩鬼追逐的猎物。

夜北溟放眼看去,也不禁一阵胆战心惊。

“爹爹,小心背后。”

就在夜北溟以为,腾空之后,可以暂时避开噩鬼,身后一个疾呼。

夜北溟太阳穴突突一跳,反手一击。

掌风所到之处,一阵吱嘎怪叫。

一头噩鬼被反手霹中,就如断线风筝般,跌了下去。

夜北溟再一看,那些原本只在地面行动的噩鬼,在意识到猎物逃蹿到空中后,竟也开始生变化。

它们顶着成人一样的头颅,四肢却一场瘦小,犹如婴孩的躯干。

伴随着变形,它们畸形的躯干后,车了一阵滋滋嘎嘎的响声,一对翅膀,伸了出来。

成千上万的噩鬼,同时扑腾着新生的翅膀,朝着天空飞去。

“不好,这些孽畜居然还能化形。”

叶凌月和帝莘眼看着无数的飞噩鬼布满了天空,眼神里,也多了几分凝重。

“桀桀。愚蠢的神魔们,你们这会儿知道本座的厉害了吧。”

只剩了一颗头颅的邪神,在半空中叫嚣着。

“帝莘。你的剑气能否斩杀这些鬼畜?”

叶凌月和帝莘不断避闪着身旁的那些噩鬼们。

“数量太多,而且噩鬼有同化的作用,我们很难突破。”

帝莘手腕一震,手中数道剑气,击退了几名试图围攻的噩鬼。

再看夜北溟和薄情、血迟等人,他们也在招架身旁的噩鬼,时不时还要帮身旁的神兵、异魔兵一把。

可即便是如此,形势也变得对神魔们越来越不利。

“邪神在利用这些噩鬼吸收神魔力,献祭大阵就要绘制完成了。”

叶凌月放眼看去,他们的下方,地面上,已经化为了一片血泽。

不断有尸体从空中跌落,这是一场轰动古今的血战,神魔兵不断死去,数量达十万之巨。

这时,叶凌月的眼眸一缩,看到了最下方的某一处。

整个天罚戈壁如今都已经成了一片屠宰场,唯独一地……

帝释伽、皇甫臣以及那两名异魔兵……

叶凌月一眼就看到了那四人还未腾空。

他们正冷眼旁观着,天空和地面的杀戮。

四人所站的位置,有一个阵法,在不断出阵光来。

那阵法,看上去形如八卦,噩鬼对其,似乎很是避讳,不敢靠近。

女子虽然不愿意出手帮助帝释伽,可并不排斥给帝释伽一席之地。

毕竟只有帝释伽在,才有机会真正夺得封天令。

叶凌月在打量女子等人之时,女子也在打量叶凌月,用一种近乎挑衅的目光。

“他们几个有避难之法。”

叶凌月示意帝莘。

“那人有些古怪。”

帝莘蹙眉。

“她是个女人,一个修为很高且很漂亮的女人。”

叶凌月说罢,瞅瞅帝莘。

“我眼中,我家洗妇儿最漂亮。”

哪怕是这个时候,帝莘依旧可以脸不红新不跳。

叶凌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推了帝莘一把。

“那女人对你有好感,瞎子都看得出来。你去,试试说服那女人。”

叶凌月算是看出来了,那女子必定拥有很高深的方士技艺。

她的那个阵法,若是能扩大一些,兴许就能救很多人。

“你让我牺牲色相?”

帝莘一脸的郁闷。

“这叫物尽其用。”

叶凌月说罢,用力一推帝莘。

“你且小心些,那邪神还没有死心。”

帝莘抬头,看了眼邪神所在的方向。

因叶凌月身怀玄阴血刃的缘故,邪神不敢靠近,但一双眼,还是恶狠狠瞪着叶凌月,仿佛下一刻,就会冲上前去,咬叶凌月一口。

“放心,它暂时奈何不了我。”

叶凌月一抬手,封天令在其身旁一阵呼啸,令牌撞上了几头意图冲过来的噩鬼。

那些噩鬼,登时被拍飞了出去。

帝莘身形一坠,身形已然落地。

地面,如今还活着的神兵魔兵已经为数不多。

那些没能长出飞翅的噩鬼,一嗅到了活人血肉的滋味,全都围了上来。

“滚开!”

帝莘一声暴喝,体内的真龙之气,破体而出。

那真龙之气盘踞在其身侧,就如一头金色的巨龙。

那些噩鬼还未靠近,就被帝莘的真龙之气逼退开了数十丈。

帝莘不顾脚下的血泞,朝着女子和帝释伽等人走过去。

“那小子想要干什么!”

帝释伽一脸的戒备。

女子却是凝视着帝莘,以及底薪身旁的金龙,周遭的血污、噩鬼仿佛全都消失了般,她的一颗心,一双眼,全都被帝莘给的吸引了过去。

“让他过来。”

女子说道。

早前帝莘对其冷漠无礼,女子内心是很恼火的,可一看到帝莘,她的心就控不住了。

帝释伽一听,顿时火冒三丈,就欲作。

“帝少族长,不可。”

皇甫臣扯了扯帝释伽,他们如今得依靠女子的七星踏月阵,这时候,可不能和女子翻脸。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