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只有一人是玄阴之女。

要使用大量的玄阴之血,意味着,那人身上每一滴血都必须榨干。

“那还等什么,杀了叶凌月。”

帝释伽沉声说道。

用一个人的性命,换几万人的性命,根本不需要犹豫。

帝释伽说罢,目光冷飕飕看向了叶凌月。

叶凌月觉得背脊凉,回头一看,就见帝释伽与一干异魔魔兵正向她逼近。

尽管帝释伽手下的魔兵,在献祭大阵的作用下,损失惨重。

可比起神族军队而言,人数还是占了绝对优势的。

“帝释伽,你想怎么样?”

帝莘见状,冷喝道。

薄情等人也一脸的戒备,严防着帝释伽靠近。

“帝释伽,眼下不是内斗的时候,神魔联军都已经元气大伤。”

夜北溟警告道。

“不想死在这里的,就让开。只有她的血,能够破解献祭大阵。”

帝释伽高声说道。

他此言一出,神魔联军里都是一阵骚动。

“帝释伽,话可不能乱说。”

夜北溟的脸色沉了几分。

“我若是有半点虚言,我帝释伽不得好死。你们方才也都试过了,无论怎么冲击,都没法子破开献祭大阵。只有玄阴之女的血,才能让献祭大阵失效。若是再不杀了她,取血破阵,在场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这里。”

帝释伽的重誓,证明他说的话并非是虚言。

地面,又是重重一阵,又是一片阵文闪动,数十名异魔魔兵和神兵,眨眼之间,被可怕的献祭大阵给吞噬了。

在场所有人,无比胆战心惊。

尽管没有直接动手,可是神魔联军中,不时用不善的目光,看向了叶凌月。

在生死面前,什么族群,什么上下级,全都成了浮云。

每个人,都只想能够顺利逃离这里。

“叶姑娘……”

冬弥君悟张了张嘴。

“冬弥君悟,你找死不成!”

冬弥君悟还没敢问出口,血迟就怒喝了一声,一拳挥向了冬弥君悟。

“血迟,不要激动。”

夜北溟一掌封住了血迟。

“夜殿,你干嘛拦着我,这小子想要牺牲女神。就凭帝释伽那小子一句话,女神就要去送死不成?”

血迟气得胸一阵激烈起伏。

“血迟,你小子疯了不成,我只是随口一问,只是血罢了,我也没有让叶姑娘死的意思而已。”

冬弥君悟也被忽然作的血迟吓了一跳。

他小心翼翼看了眼夜北溟。

夜北溟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帝莘蹙眉,正欲说什么,却被叶凌月一个眼神制止了。

叶凌月的目光,扫过了帝释伽身旁的两名异魔兵。

这两名异魔兵,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注意到了。

方才,帝释伽只是带兵撤离,此后的商议,帝释伽也没参与,叶凌月有留意到,帝释伽和那两名魔兵以及皇甫臣说了些什么。

再之后,帝释伽就忽然提出了用玄阴之血,破除献祭大阵的提议。

“我的意思是,让叶姑娘取一部分的血,试试能不能削弱献祭大阵的威力。”

冬弥君悟好不容易,才把话给说完整了。

“冬弥君悟,那你怎么不说,用你的血来试试?我洗妇儿身子弱,精血少,少一分,就损一分。”

帝莘冷笑道。

他家洗妇儿的血,岂是说放就能放的。

跟何况,帝莘很了解这帮人,一旦叶凌月真的接受了用一部分血来破解献祭大阵。

下一步,这些人又要起杀心。

“只要不取心头血,再服用一些血茸护心丹,就不会伤到身子,这一点,你们可以放心。”

见帝莘态度强硬,站在了帝释伽身旁的那名魔兵,忽然话道。

“他”说完,深深望了帝莘一眼。

尽管动用了幻术伪装自己,但是女子的那双眼,却是没有经过掩饰的。

她抬眼看向了帝莘,眼神柔和,比起早前对帝释伽的态度,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帝释伽在旁听着,觉得分外刺耳。

帝莘却是对上了女子的眼眸,女子心中微微一荡,双眼波光粼粼,说不出的含情脉脉。

哪知帝莘匆匆一瞥,连正眼都没看仔细,就收回了视线。

“不行。”

几乎是毫不犹豫,帝莘依旧是一口就拒绝了女子的提议。

女子一听,面色一僵,她连血茸护心丹都给了,他居然还敢拒绝她!

“放肆!帝莘,你居然敢忤逆尊……”

昙水仙子见状,不由坡口大骂。

“算了。”

女子示意昙水仙子不要多说。

“昙水仙子,难怪我觉得你看着很眼熟,原来是你。”

叶凌月听出了昙水仙子的声音。

这让叶凌月对昙水仙子身旁的那名女子更加好奇,对方究竟是什么身份?

看样子,昙水仙子对其很是恭敬,比起当初对慕容九城都要尊敬的多。

“叶凌月,你身为神界第一元帅,奉命前来围剿邪神。如今邪神未除,反倒牺牲了那多神兵。你为了一己自私,还要牺牲其他神兵,你有何颜面面对神界的神民。”

昙水仙子冷嘲热讽道。

若非是有帝莘和夜北溟在,昙水仙子也不会和叶凌月多说废话。

“没有玄阴之血,我们就会被困死在这里,叶凌月,你若是真的为神界为你的神兵着想,取出一部分玄阴之血又如何?”

皇甫臣见机煽风点火起来。

一时之间,叶凌月也进退两难起来。

“闭嘴,我洗妇儿的血,由不得其他人来做主。你们谁若是想取血,先问问我同意不同意。”

帝莘护在叶凌月身前。

“帝莘,你先让开。”

叶凌月沉思了片刻,示意帝莘让到一旁去。

献祭大阵的威力在不断增强,周围倒下的神兵数量越来越多。

神兵之后,就轮到了神将,再之后,就是她们了。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奋力一搏,这一直是叶凌月的信念。

“可是洗妇儿,他们要……”

“不过是血罢了,我叶凌月前世今生,征战沙场,流的血还少嘛。我就姑且一试。”

叶凌月却是落落大方地说道。

她不疾不徐,走到了女子的面前,把手一摊,示意女子将药拿出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