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念头,第一时间,闪过了叶凌月的脑海。

在封天令狂的一瞬,帝莘和薄情等人也闻风而动,同时现了异常的还有异魔兵团的人。

“生了什么事?”

帝释伽的运气显然不怎么好,飙的封天令,击杀的第一座营帐,就是帝魔家族的营帐。

那营帐距离帝释伽的营帐不过千步距离。

空气中,满是血的气味。

帝释伽惨白着一张脸。

“看守封天令的弟兄们回报,封天令忽然动了,它不受控制,已经接连击杀了好几座魔兵营帐。”

皇甫臣也是铁青着脸。

帝释伽迅在人群中一搜索,看到了昙水仙子和女子。

女子没有理会帝释伽,一双美目,凝视着那一块封天令。

“尊主。”

昙水仙子边护着女子,边往后退。

“是邪神。”

女子笃定地说道。

她就知道,邪神不会善罢甘休,它必定是用了特殊之法,将自己的气息掩饰了,自己早前掉以轻心,竟被它隐瞒了过去。

只是女子也不明白,为何邪神在蛰伏了数日后,选择在今晚忽然偷袭。

“封天令自己动了?”

血迟冲出营帐。

夜北溟已经站在账外,他们迅下令,让手下的异魔们撤退。

封天令的击杀目标,漫无目的,以第一座魔兵寨为中心,它接连又轰杀了数十座魔兵之,数千名魔兵在睡梦中就惨遭横死。

“立刻召集神将级别以上的武者和方士,合力击杀邪神。”

叶凌月那一边,也意识到了事态紧急。

封天令从星河陨落时,骤然出现。

当时,叶凌月就领教过它的厉害。

封天令看似只是一块石碑,可它极其兼坚固,可谓是无坚不摧。

尽管没有靠近,可作为封天令的宿主,叶凌月能察觉到,封天令上有一股蛮邪恶的力量。

不用说,那一定是邪神和煞巫太子。

在击杀了数座魔兵寨后,封天令上已经是鲜血淋淋,“封天”两字,宛若血玉般鲜红。

伴随着鲜血的渗入,封天令上出了滋滋的声响。

那是邪神在吸食血肉的声音。

随着邪神吸食越来越多的血肉,封天令也越变越大,它就像是一片雾霾,不断地滋生。

“桀桀,神魔联军,你们不是想绞杀本座嘛,你们倒是上来啊。”

一阵刺耳的声音自封天令里传了出来。

邪神大笑着,那封天令呼啸着,朝着一片正在撤离的神族军队扑。

封天令的威力,叶凌月和帝莘都是领教过的。

若是这一击落下,百千神兵眨眼间,就会化为一滩血水。

“帝莘。”

叶凌月和帝莘互使了个眼色。

“驭风诀。”

薄情也趁机运起了风诀,叶凌月和帝莘脚下一快,两人一前一后,落在了封天令前。

“剑海潮声。”

帝莘手中无剑,心中却又剑。

却见其周身,数千剑影如星辰转移,剑气与剑气之间,撞击在一起,出了一片犹如海浪拍岸的声响。

已经呼啸而来的封天令,气势锐不可挡,剑气撞上,封天令晃了晃,生生被阻慢了几分。

邪神力量之大,即便是帝莘的剑招也只能将其阻慢半分。

这半分对于神兵们而言,根本就不够,可对于叶凌月而言,却已经足够了。

“瞬移符。”

在帝莘阻下封天令的一瞬,叶凌月手中一抖,多张瞬移符落下。

在封天令没顶压下来时,百余名神兵一下子没了踪影。

封天令重重落下,激起了一阵嚣尘。

那百余名劫后余生的神兵们一脸的惨淡。

“快,迅撤离。”

叶凌月和帝莘指挥着众人迅撤离。

和异魔相比,神兵的数量少了许多,可相应的,转移起来也更加灵活。

加之叶凌月、帝莘乃至薄情都是以度见长,神兵在其掩护下,损失较少。

反之,兵力更加充足的异魔,在这一场封天令引的杀戮中,显得有些应对不良。

“好快的祭符法。”

不远处,女子见了,不由对叶凌月侧了侧目。

叶凌月祭符度极快,而且是瞬息之间,几乎没有念咒,这般的反应力,在三十三天也不多见。

还有那个叫做帝莘的,竟能通晓剑意?

看来,九十九地也不像是她想象的那般不堪。

女子想到,再看了看异魔那一边。

许是知道神族那边不好对付,所以封天令在袭击失败后,就将目标集中在了异魔那一边。

相较之下,异魔因势力三分的缘故,彼此之间也没有叶凌月等人的默契配合,在撤离时,就有些应对不足了。

尉迟青等手下,已经被击杀了三四波,死了上千人。

帝魔家族最倒霉,已经被袭击了五六波,死了四五千人。

再看天魔廷那边,在接连得手,膨胀了数倍之后,封天令就如泰山压顶,朝着天魔廷方向飞去。

“夜殿,快走。”

血迟亲眼目睹了封天令的神威后,不敢硬碰硬,他命令手下撤退,哪知一回头,就见了夜北溟飞身而起,竟是朝着那块封天令直掠而去。

血迟一惊,不禁惊呼出声。

夜北溟这不是找死嘛。

“爹爹。”

叶凌月看到了这一幕,也是心惊胆战。

“放心,你爹爹不是莽撞之人。”

帝莘安慰叶凌月。

“焚天一怒。”

夜北溟悬空而立,在封天令逼近的刹那,他双拳平推而出。

黑色的夜幕,在夜北溟挥拳的一瞬,空气急剧扭曲起来。

夜北溟体内,似神力,又似魔力的可怕力量,燃烧起来。

就如滚滚热浪,犹如焚天烈焰,逼向了封天令。

热浪之下,封天令被烧得如一块烙铁般通红。

“岂有此理,小子,你找死!你以为如此,就能阻拦本座?”

封天令内,邪神也被这股惊人的力量波动给激怒了。

由于那力量波动缘故,置身在封天令里的邪神,感到一阵灼热,仿佛魂魄都要被烈焰烤焦。

邪神大怒,释放出了更加可怕的力量波动,封天令成倍扩大,飞旋着,朝着夜北溟和那些异魔兵轰去。

只听得轰的一声。

叶凌月心头一震,失声喊道。

“爹爹!”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