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皇甫臣的质疑,帝释伽反倒是显得很是自若。

“诚然对方也有很多好手,可我方也不仅仅是只有我一人。你应该知道,我有位未婚妻。”

帝释伽顿了顿,忽然说道,言语之间,明显有些炫耀,同时又有些期盼。

但见帝释伽提到他的未婚妻时,眉宇间,多了几分倨傲之色。

皇甫臣恍然大悟,忙问道。

“难道说,那一位,也来到了九十九地?”

帝释伽似笑非笑,没有多说,只是故作深沉地走开了。

“他也好意思,一个男人,还要仰仗着女人立足。”

直到帝释伽走远后,皇甫臣才换了一副嘴脸,很是不屑地送了耸了耸肩。

皇甫臣的话语里,难免带着一些酸醋的味道。

和帝释伽比起来,皇甫臣这一生,可谓是命运多舛。

他出生时,皇甫家族多年呈下降之态,日薄西山很是明显。

相反,帝魔家族在帝景天这一位九命帝魔的领导下,一直呈蒸蒸日上之势。

帝释伽那小子,天生就好运。

生来就在大家族,又投了个好胎,一出生就是五命帝魔。

光是五条帝魔命脉这一点,就生生压了帝魔家族其他同辈人一大截。

也是因为五命帝魔的缘故,帝释伽在出生没多久,就定下了一门让人羡慕的婚事。

据说订婚的那一位,并非是九十九地的凡夫俗子,而是三十三天之上的存在。

按理说,是看不上九十九地的存在的。

可那一位,先天命格有些缺陷,原本是早夭之相。

传闻其,必须低嫁,方能保命,否则难以活过花样之年。

那一位所在的势力,即便是在三十三天,也是鼎盛无比。

为了保全那一位天之骄女的性命,就不惜辛劳,四处寻觅。

奈何三十三天之上,就没有合适那位娇女的命格的。

直到他们辗转到了九十九地,才找到了一位合适的人选,也就是当时还在襁褓中的五命帝魔帝释伽。

帝魔家族和那一位,就这样定下了白头之约。

那天之骄女在订了婚约之后,就顺利成长了起来。

传闻其,天赋卓绝,在三十三天同辈人中,乃是凤雏之姿。

算起来,帝释伽虽说和那娇女订了婚约,但是一直未成婚,只因那娇女自小受尽了家长和同门长辈的宠爱,性格很是古怪。

传闻其,从不轻易接触男人,所以这些年来,帝释伽虽然和她订了婚约,却一直未万魂。完婚。

只因对方一直不愿成婚,帝释伽算起来,也是好几百岁的人了,但是别说是娶妻,就连纳妾都不敢。

身为少族长,几百年来,连一个子嗣都没有,这恐怕,也就是如今风头正盛的帝魔家族,唯一苦恼的事了。

在皇甫臣看来,这也是帝释伽攀龙附凤付出的代价。

“不过,那一位突然来到九十九地,难道说,她是改变了主意,想要完婚?”

皇甫臣边想着,边踱出了天战营。

皇甫臣腹诽着帝释伽,帝释伽此时,心底却是毫不在意。

他昨日,因为冰原女帝被掠走,又被帝景天狠狠教训了一通的缘故,心情已经跌倒了谷底。

若是在家族中,他还可以和娘亲倾吐一番,想些对策。

可如今,被困在天罚深渊,没了帝景天的许可,他就没法子和娘亲联系,内心的烦躁程度,可想而知。

可是这种烦躁,在天亮前后,就因一封意外的信,消失的无影无踪。

信,是帝景天派人送来的。

帝景天刚携帝锦瑟和奚九夜离开,如今仨人已经返回了帝魔家族。

信中,帝景天表示,已经命人治疗帝锦瑟的伤势,至于奚九夜,也已经被送入了家族帝血池,开始重新锻造帝魔之体。

当然,这些,在这封信中,都只是一笔带过。

帝景天匆匆来信的真正原因,却是因一个人。

那人,就是皇甫臣早前想到的帝释伽的未婚妻。

对于这位素未谋面的未婚妻,帝释伽一直只是道听途说,却从未见过。

传闻她是三十三天之上,最出类拔萃的年轻一辈。

她在年满十六时,就已经一举成名。

不仅如此,她貌美如仙,传闻她的裙下臣多如过江之鲫。

可就是这样一个绝代佳人,却是帝释伽的未婚妻。

这一点,帝释伽还要多感谢自己的娘亲,若非是他出生的时辰特殊,又有五条帝魔命脉,那三十三天上的天女般的人物,又怎么会看得上九十九地的一个魔族。

帝释伽虽然和那一位定下婚事多年,但从未见过面。

老族长信中提起,他的未婚妻,不日将会来到天罚戈壁一带。

她来的目的,正是为了那一块让九十九地都为之战栗的封天令。

不知什么原因,那一位对封天令很有些兴趣,老族长的意思是,帝释伽要想方设法,帮助其夺得封天令。

反正两人本就是未婚夫妻,她的,也就等同于帝释伽的。

若是哄得那一位开心了,点头答应成婚,那就算是没有了封天令,帝魔家族依旧是可以鸡犬升天,只要那一位开口,依旧可以到三十三天去。

帝释伽听罢,最初内心也有些抵触。

可一想到,能够一亲芳泽,早日抱得美人归,又能得到三十三天之上的支持,让出封天令也就没那么值得惋惜了。

“帝莘那小子,真以为自己得拥有八根帝魔命脉就可以与我相媲美?”

帝释伽冷笑道。

最初,他见到帝莘的双修伴侣时,也的确嫉妒过帝莘。

帝释伽对帝莘的敌意,除了同样拥有八根帝魔命脉之外,另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叶凌月。

同样身为男人,除了实力比拼之外,就是女人方面的比拼。

不说其他,叶凌月的容貌,在九十九地,也是一等一的。

更何况,叶凌月还是罕见的玄阴天女之命。

可若是他的那一位未婚妻来了,以她的家世和有口皆碑的容貌,叶凌月在她面前,根本连提鞋都不配。

一想到帝莘看到自己的未婚妻时,羡慕不已的模样,帝释伽就心底一阵暗爽。

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要会一会自己的那位未婚妻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