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叶凌月,不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女人。

世上只有一个夜凌月,再难求得第二个夜凌月。

这个道理,奚九夜用了五百年,才幡然醒悟。

方才,当叶凌月第一次挣脱他的手时,奚九夜就后悔了。

若是说五百年多年前,他看着她跌落陨神崖。

他的心底还有纠结,纠结她是仇人之女,纠结她欺骗了他,甚至害死了他的骨肉。

可五百多年后,在经历了荣辱得失,亲手杀了自己的骨肉,妻离子散之后,奚九夜的内心变得更加坚定。

他知道,他错过了一次,不该再错过第二次。

所以这一次,哪怕是拼个玉石俱焚,奚九夜也绝不能放手。

“巫营,准备。”

见奚九夜不听自己的劝告,帝释伽很是恼火。

可惜了,他一直以为奚九夜是个有野心有魄力的人,如今看来,也不过是个被女色耽误的男人。

爷爷都已经使出了帝临天下,那意味着,帝莘和叶凌月必败。

两人若是死在了“帝临天下”之下,帝释伽就无需多此一举。

但若是两人还有一息尚存,巫营出手,是最合适的时候。

而且两人正是气息奄奄之际,一石双鸟,倒是解决了帝释伽不少问题。

帝释伽目光灼灼,就等着最后的会心一击。

轰——

整个客账,终于禁受不住强大的神魔之力的冲击。

一下子炸开了,在客账破碎的一瞬,魔力屏障也破碎开了。

有什么东西,一前一后,从营帐里被甩了出来。

奚九夜冲在了前头,恰是接住了里面出来的人。

他低头一看,却不是叶凌月,而是帝锦瑟。

帝景天撤离了帝锦瑟的身体,在强大的力量冲击下,昏迷的帝锦瑟被甩出了营帐。

无人照看的情况下,若非是帝锦瑟命大,被奚九夜接住,必定脏腑震裂而亡。

奚九夜懊恼不已,他想也不想,将帝锦瑟丢下,再度冲向客账。

可是为时已晚,在帝释伽的命令下,那百余名巫营的巫者们,同时出手。

就见了千百飞符,朝着紧随其后的那个身影袭去。

“住手!”

奚九夜眼眸欲裂,眼睁睁看着“叶凌月”被符箓淹没。

他难以想象,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叶凌月被符箓击中,会是何等情况,他宁愿,那些符箓击中的是他。

奚九夜如此想,也是如此做的。

他不顾一切,飞扑而上,竭尽全力,护住了“叶凌月”。

可尽管奚九夜拼力相护,可还是有不少符箓,击中了“叶凌月。”

奚九夜背后,已经是皮开肉绽,他闷哼了一声,忽觉得,手上有些不对头。

他低头一看……

奚九夜没看到“花容失色”的叶凌月,看到的只是一团微弱的魂火。

“小子,你是何人?”

魂火由于被击中的缘故,早已溃不成形。

“爷爷!”

这时,帝释伽也反应过来了。

敢情被打败的,并非是叶凌月和帝莘,而是自己的爷爷,帝景天!

情况怎么和早前预料的不一样。

别说是帝释伽,就连奚九夜也懵了。

为何帝景天在使出了大杀招“帝临天下”之后,反倒被打败了?

“快,快救族长。”

“快,快救四小姐。”

一时之间,客账附近的魔兵们全都炸开了锅。

那些“误伤”了族长(哪怕是魂火)的巫尊们,也是吓得瑟瑟抖。

混乱之下,冷静如帝释伽,也没了主意。

可就在混乱之下,被炸开的客账内,忽有两道人影一掠而出。

“帝释伽,冰原女帝我带走了。谢了。”

只听得一阵郎朗笑声,帝莘一手抓起了人群观战的冰原女帝,和叶凌月踏空而去。

“叶凌月,帝莘!给我追!”

帝释伽看到了两人急离去的身影,感觉自己被当猴子耍了。

他非但么有如愿击杀叶凌月和帝莘,反倒是被两人捡了个漏洞。

可是这事,也怪不了帝释伽,他怎么也想不到,被打败的,居然是自己的爷爷。

“释伽,穷寇莫追。”

帝景天的魂火,在奚九夜的“阴差阳错”下,挡住了巫尊们的一波猛烈攻击,缓过了一口气。

相较于帝释伽,帝景天就平静多了。

“爷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帝释伽眼睁睁看着叶凌月和帝莘逃走,内心的恼恨可想而知。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你的人是怎么回事,谁许你私下出手?”

帝景天的魂火稳定了些,回想起方才的一幕,帝景天这样的老狐狸,又怎么会不明白。

百名巫尊同时出手,很显然是早就预谋过的。

这摆明了是要置帝莘与死地。

身为少族长,帝释伽又怎会不知道八命帝魔的重要性,他这般心胸狭隘,和平日的帝释伽全然不同,让帝景天很是失望

“爷爷,我……”

帝释伽张口欲解释。

“还有,为何出现了玄阴天女这么重要的事,你没有及时向家族禀告。”

帝景天又问道。

若非是叶凌月最后的一击,帝景天也不会这么狼狈。

神族之中,出现了玄阴天女,这等事情,帝释伽也从未提起过。

“爷爷,这件事并非孙儿不禀告……”

帝释伽连忙解释。

“在人前,你需喊我族长。”

帝景天怒斥道。

周围,一片死寂,帝魔家族的老部下们都知道,老族长素来疼爱帝释伽,何曾这般严厉的对其说过话。

看样子,八命帝魔帝莘的出现,还是削弱了少族长的地位。

帝释伽的脸上,也是一阵红一阵白。

“族长,并非是属下不禀告,而是属下也是刚现叶凌月是玄阴天女。不过她还未经过洗礼,就算是拥有玄阴之血,也不足为惧,所以属下才以为,没必要和族长提起。”

同样是玄阴之女,即便是叶凌月的命格特殊,而且血统极高,可叶凌月没有经过玄阴族的洗礼,却是事实。

按理说,她还不足以对帝魔家族形成任何威胁。

况且早前被邪神禁制束缚的缘故,帝释伽才没有向帝景天提起此事,没想到,帝景天对此会如此在意,还为此勃然大怒,这是帝释伽始料未及的。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