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魔家族的少族长,只需要一个,也只可能是他帝释伽一人。

帝莘的出现,已然威胁到帝释伽的地位,所以他必杀帝莘。

可在老族长的眼皮子底下杀帝莘,帝释伽也需要冒很大的风险。

他必须防止老族长现他的野心,也必须防止老族长制止他杀帝莘。

他的巫营虽然厉害,可在老族长的面前,也不过是浮云。

思来想去,帝释伽只有一个机会,就是在帝莘和老族长分出胜负,也就是老族长获胜,帝莘被击溃的一瞬,帝释伽出手。

那时,帝莘必定是处于气力耗尽之时,老族长在魂火的状态下,情况稍好,可也必定耗费了大量的魔力。

两人都处于疲惫松懈的状态,这时候,巫营只要一起祭出符杀,就可以将帝莘一举击杀。

帝释伽眼眸冷,双手用力握紧成拳,他的机会只有一次。

不在帝魔家族,甚至不在异域,都可以成长为八命帝魔。

帝莘这小子的潜力无比巨大,这次,他绝不能让帝莘活着离开魔兵寨。

巫营很快就赶到了客账附近,此时叶凌月也已经逼近了客账。

没有了奚九夜的阻拦,可叶凌月也没法进入客账,帝莘和帝景天的实力太强。

两人激斗形成了极其强大的魔力护壁,寻常人,根本无法靠近。

叶凌月几次逼近,都被惊人的魔力护壁给强行震了出来。

嗡——

这已经是第五次,叶凌月被魔力护壁给反震出来了。

魔力护壁的力量波动,堪比一个新的邪神禁制。

叶凌月自是无法轻易突破。

被魔力护壁反弹出来后,叶凌月只觉得眼冒金星,体内的气血更是不停地翻涌。

她踉跄着,身后,多了一只手,将其搀扶住。

奚九夜神情复杂,望着叶凌月。

“放弃吧,你甚至没法进去。”

叶凌月一把抽回了自己的手,眼眸极快地在四下扫了一圈。

就见了除了魔兵之外,周围还多一排灰衣巫者,这些巫者,周身都闪动着符力波动。

巫尊……

叶凌月得了左使的记忆后,已经从这些巫的衣着和巫力波动上,大致认出了这些巫是巫尊级别的存在。

帝释伽和皇甫臣都犹如看戏般,站在一旁。

没有人会担心老族长被帝莘打败,那这些巫的出现……叶凌月看了眼帝释伽。

帝释伽这会儿,压根没理会奚九夜几次出手示好叶凌月的举动,他目光阴沉,盯着客账。

按理说,他应该关心自己的爷爷帝景天才对,可帝释伽的一副心思,全都落在了帝莘的身上。

叶凌月眸光沉了几分,仿佛察觉到了帝景天的下一部举动。

脑中,神机符忽的一动。

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幕,帝莘从客账里跌了出来,还不等其站稳,周遭,百千符箓,如暴雨般袭向帝莘……

那场景,只是一晃而过。

那是……神机符的示警!

叶凌月意识到了,帝释伽在预谋什么。

她绝不能让帝释伽的阴谋得逞,否则帝莘会有危险。

她看了眼魔力护壁,脚下下意识往前挪了一步。

“你当真要逼死自己才甘心?他值得嘛?”

奚九夜也有些恼了,帝莘那小子,犯得着让她一次又一次的冒生命危险?!

“你这种人,永远不懂得什么叫做值得。”

叶凌月深吸了一口气,脚下又是一移,人已经瞬闪到了客账前。

一刻钟前,在帝释伽等人赶到之前,客账内,帝莘和帝景天还是另外一番场景。

帝景天有心驯服帝莘,动用了九蛟之力,将帝莘死死缠住。

眼看帝莘要被帝景天捕获,帝莘体内,那股真龙之气,躁动了起来。

真龙之气破体而出,帝莘的体内,八根帝魔命脉又狠狠涨了一大截。

大量的剑气,狂暴迸射而出。

轰的一声,九条蛟龙被撕碎了,剑气击杀了九蛟后,迅再度凝聚,朝着“帝锦瑟”也就是帝景天爆刺而去。

“嗯?剑随心动,剑意!”

帝景天一见,眸光滞了滞。

想不到这小子,不仅仅拥有八命,还领悟了剑意,这是何等的天赋!

帝景天越是和帝莘交手,越现这小子是一块隗宝,他身上的惊喜,当真是层出不穷。

帝莘以剑意击杀了九蛟,帝景天非但没有生气,反倒是大笑了起来。

“好,很好,小子,已经多年没有人让老夫如此满意了。今日,老夫非拿下你不可。”

笑声未落,帝莘的剑气如狂风骤雨,已然杀至。

“帝锦瑟”的身形一下子消失了。

可是下一刻,就出现了数百个“帝锦瑟。”

“那是什么魔功?”

帝莘一眼看过去,每一个帝锦瑟都是一模一样,看不出,哪一个才是帝景天附身的帝锦瑟。

“帝魔解体大法,小子,你现在应该知道,我帝魔家族的渊源有多深厚。”

在剑气洞穿了帝景天的分身影子时,那些影子迅重新凝聚。

更加狂暴的一轮攻击爆了。

双方之间,一时之间,斗得愈不可开交。

也就是在那时,叶凌月等人赶到了。

叶凌月第六次被魔力护壁给弹了出来,可她脸上,没有挫败之色,相反,她眼眸里的光,越来越亮。

“那女人,还真是不死心。”

帝释伽,此时也都已经留意到了叶凌月的举动。

帝释伽皱皱眉,亏他以为,叶凌月有些头脑。

异域两大高手过招,她还想闯进去,不过帝释伽还真心希望叶凌月闯进去,她一旦闯入客账,帝莘必定会被其拖累。

“少族长,你低估她了。你以为,她真是每次碰壁,每次失败?若是当真如此,在下早前就不会吃了她的亏了。”

皇甫臣吃过叶凌月的亏,所以对叶凌月更是避讳。

从皇甫臣赶到后,他就一直在观察叶凌月的举动。

叶凌月虽然反复冲击客账,可每一次,她冲击的方向都不同。

“你是说?”

帝释伽纳闷道。

“她在寻求魔力护壁最薄弱的位置,看样子,她已经找到了。”

皇甫臣颔,目光再度落在了叶凌月的身上。

第七次,叶凌月就如打不死的小强,第七次,冲击魔力护壁。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