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道士是道门中人,他能看出人的道脉和佛根,却没法子一眼看破真龙之气。

所以他就算是怀疑帝莘和那条地下巨龙有关,但也不能一眼看破,帝莘的体内是否真的有真龙之气。

道心镜本就有借助道心之力,窥破人的伪装之奇效,看出真龙之气,也不算是难事。

而且如今天罚戈壁内,有真龙之气的不外乎是三人。

火炎神帝已经是奄奄一息,想来真龙之气也很微弱。

余下的也就只有冰原女帝以及早前那名偷取了真龙之气的神秘存在了。

“你倒是提醒了老道,也罢,老道就费些气力,看看这小子是不是老道要找的人。”

符道士说罢,老眼转厉,却见右手持镜,口中念念有词了起来。

道心镜上,再是一变,那道长虹般的镜光,不断缩小,集中在了帝莘的身上。

道心镜的这一道长虹,只有道门中人方可看见,符道士倒也不怕帝莘会有所察觉。

道心镜中,帝莘的那张俊容无限倍的放大着。

帝魔家族的魔兵寨外,叶凌月和帝莘刚刚抵达。

一见到令人,帝魔家族的魔兵们都是严阵以待,尤其是帝莘,那些异魔们看他的眼神,又敬又畏。

“告诉你们的少族长,就说神界叶凌月和帝莘求见。”

帝莘早前来过魔兵寨,因其动用了身上的帝魔命脉。

八脉齐动,一举惊动了整个魔兵寨。

如今整个帝魔的魔兵寨里的魔兵们都知道,神族那一边,居然出现了一位和少族长实力相当的帝魔血脉。

异魔们不敢明目张胆的议论,但背地里,早已传得纷纷扬扬。

有些人甚至传言,帝莘乃是帝魔家族某位直系的私生子。

考虑到帝莘这一层身份,魔兵们也不敢怠慢。

“两位先行在此等候。”

一名魔将匆匆进入了魔兵寨。

“帝莘,你说帝释伽是否会交出冰原女帝?”

叶凌月面色凝重,看了看眼前戒备森严的魔兵寨。

“只要条件足够,对方没理由拒绝。帝释伽是重利之人,而且冰原女帝的死活,对其而言,并不重要。”

帝莘分析道。

尽管和帝释伽接触的次数不多,但是帝莘从帝释伽的行事作风看得出,对方为人只讲一个利字。

冰原女帝破坏了四龙脉,帝释伽达到了目的,其对帝释伽而言,就没有多大的利用价值了。

至于冰原女帝是否能够帮助火炎神帝恢复,那也是未知数。

帝莘也不敢太肯定。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帝释伽愿意和他们谈判。

上一次,帝莘也是最后才见到了帝释伽。

叶凌月还想说什么,忽然间,她眉头皱了皱,目光四下扫了扫。

“怎么了?”

帝莘察觉到了叶凌月的一样。

“我感觉,有人在窥探我们。”

叶凌月迟疑道。

从刚才开始,她就一直有种感觉,四周似乎有人在审视她们。

最初,叶凌月以为是魔兵寨的魔兵在监视他们,可很快,叶凌月就意识到,那窥探并非是表面的窥探。

而是一种,有内至外,想将他们一眼看透的审视。

有人,在暗中分析她们,从头到脚,甚至是内在的实力。

那人,并非来自魔兵寨之内。

叶凌月是神念师,在识破窥探能力方面,帝莘还比不上叶凌月。

“不是魔兵寨的人?对方是敌是友?”

帝莘也警惕了起来,谨防着四周的动静。

“不能肯定对方的动机。咦?对方现在将目光对准了你。”

叶凌月在现了对方的举动后不久,对方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帝莘的身上。

而且对方的意图,更加强烈了,似乎还散着些许的敌意。

“对方想来是用了什么法宝,我没有在附近现任何可疑的人。”

帝莘倒是不担心,只要对方的目标是他,不是自家洗妇儿就行。

“来者不善。”

叶凌月感觉到,对方窥探的意图越来越强烈。

她心底一凛,下意识地,体内的生死符运作了起来。

就在叶凌月体内的生死符挥作用时,天罚戈壁的外围,符道士和昙水仙子也正在用道心镜窥探帝莘体内是否有真龙之气。

眼看道心镜上,帝莘体内的神魔之力即将散开,符道士就要看清楚帝莘是否真的有真龙之气时,道心镜上,出了“喀拉”一声闷响。

道心镜的北面,那一个小小的八卦,也就是道心镜的力量之源,一下子裂开了。

道心镜也随之一声闷响,镜身彻底碎裂开。

“碎了?”

符道士一脸的懵,昙水仙子也是一脸的心疼。

“道心镜怎么碎了,师叔,这可如何是好?”

道心镜可是道门的象征,昙水仙子也只有这么一面。

它一碎,意味着昙水仙子也没法子查看天罚戈壁里的情况了。

“太卦碎了。”

符道士没有在意道心镜的情况,他更加注意的,却是道心镜后面,那一枚小小的八卦。

道心镜后的那面小八卦,看上去普通,可破坏起来却极其困难。

它叫做太卦,有金银铜铁四种级别。

道心镜是道门基础弟子的配置,所以后面的太卦只是铁太卦。

只要铁太卦不碎,道心镜就可以修复。

反之,铁太卦一碎,再厉害的道门法宝,也就废了。

道门历史上,也只有几次在对阵级大势力中,作为力量之源的太卦才有损毁过的记录。

方才,什么事都没生,符道士只是用道心镜窥探了几个小辈,太卦就自动破裂了。

这是什么理?

“师叔,这面镜子……”

昙水仙子还在焦急,如何和师尊交代。

“嗯,一定是这面道心镜的成色太差了。待老道回道门查查,到底是哪个糊涂蛋炼制出了这枚劣质品。”

符道士想来想去,只能想出了这么个原因。

昙水仙子哭笑不得,看样子,她的道心镜只能是这么白白损失了。

“你也好自为之,以后若是没有师门的允许,不可插手九十九地的事,否则追究起来,就算是丘灵子也保不住你。”

符道士随手收起了道心镜,也不会再多说,一晃就没了人影。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