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身怀两枚神印,太虚神印为主,玄阴神印为辅。

大部分情况下,都只会显现太虚神印。

可今日,在叶凌月心急着击杀摄魂心眼时,其体内,气血一阵翻涌。

眉心的那一枚玄阴神印,悄然出现了。

那枚玄阴神印,此时鲜艳欲滴,就好像一团熊熊燃烧的血色火焰。

玄阴之血,破印而出。

那血,在半空中,悄然变化,化为了一刀新月型的月镰。

月镰出了一阵嗡鸣声,声音如歌如泣,落到了人的耳里,让人不禁头皮麻。

半空中,一道血镰闪动,月镰消失在半空中。

下一刻,就出现在摄魂心眼附近。

“洗妇儿,不要!”

帝莘的呼喝声,就在身后不远处传来。

可还是太迟了。

一阵刀光闪烁,玄阴之血化为了利刃,穿透了那一只摄魂心眼。

眼珠子里,一股血浆喷薄而出,滚落在地。

在摄魂心眼被叶凌月的玄阴之刃给击爆的一瞬。

叶凌月娇躯一颤,回过了神来。

只见血色的月镰已经返回其身前,那一颗摄魂心眼早已没了气息。

“这是……”

叶凌月看着血镰击杀了摄魂心眼之后,再度化为了一道血光,嗖的一声,钻回了叶凌月的眉心。

一股温热的感觉,席卷全身。

玄阴神印在击杀了摄魂心眼后,再度恢复了平静,悄然消失了。

叶凌月的眉心,又恢复了太虚神印的模样。

帝莘一个起落,人已经到了叶凌月的面前。

他神情略有些复杂,上下打量着叶凌月,确定了叶凌月没事之后,吁了一口气。

“帝莘,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

叶凌月有些心虚地瞅了瞅帝莘。

方才,在玄阴神印挥作用时,她感到,自己仿佛不是自己。

玄阴之血破体而出,以身化刃,她却浑然不知。

这一切,好像都是处于身体的本能。

可似乎又是她自己的意念,是她在极端击杀摄魂心眼的情况下,身体出于本能,自攻击的。

“你没有做错,这玩意是邪物,必须铲除,否则不知有多少人会被其蛊惑。只是这样一来,你的身份怕是瞒不住了。”

帝莘瞟了眼摄魂心眼,虽说已经被叶凌月的玄阴之血所迫,可摄魂心眼依旧是透着一股邪气。

他只是看了一眼,就确定了摄魂心眼不是简单之物。

叶凌月的玄阴之血,乃是辟邪驱魔之物,遇到了摄魂心眼这种东西,本能的就会想要铲除。

看样子,早前天战营鸣钟,一定也和此物有关系。

但是叶凌月动用了玄阴之血,摄魂心眼的主人,邪神必定会有所察觉。

“事已至此,我们只能先行返回天战营,看看有什么法子可以弥补。”

帝莘说罢,示意叶凌月先收起摄魂心眼。

“火炎神帝也不知怎么样了,我们把第二天战元帅的尸体也一并带回去,也好有个交代。”

叶凌月和帝莘一起带着尸体返回天战营。

就在摄魂心眼被叶凌月的血月镰击杀之时,在天罚深渊方向。

“!”

邪神大吃一惊。

“邪神大人,生了什么事?”

煞巫太子诧道。

“玄阴之刃,是玄阴族的玄阴之刃,原来真的有玄阴天女。”

邪神在现摄魂心眼的最后一抹气息也消失了后,气得哇哇大叫。

“邪神大人,您在说什么?什么玄阴天女不都是神族和魔族的阴谋嘛?”

煞巫太子追问道。

“不,真的有玄阴天女。我的摄魂心眼被破了。摄魂心眼可不是一般的邪宝,除非有佛门高僧或者是玄阴族的血刃圣宝才能将其击溃。神族那一边,有玄阴天女。”

邪神又怒又喜。

怒的是,自己千辛万苦得来摄魂心眼被毁,喜的是,想不到九十九地居然真的有玄阴天女的存在。

而且以击杀摄魂心眼的方式来看,这一位隐匿在九十九地的玄阴天女比起早前的那个冒牌货,显然厉害了不少。

“有玄阴天女在,大人您的处境岂非是很危险?”

煞巫太子担忧道。

“非也,所谓成也萧何败萧何,玄阴天女极其厉害,但是她既然身在九十九地,必定还未接受过正统的玄阴族的洗礼,还未觉醒玄阴天女,我还有法子可以将其控制。眼下,我们必须先打听清楚,那一位玄阴天女到底是何人。无论用什么法子,一定要将其控制住,为我们所用。若是我们运气好,遇到了个还是处的玄阴天女,第一与其双修,没准你能直接获取双重神印,开启封天令,白日飞升。”

邪神的话,让煞巫太子不禁大喜。

他早前为了获得双重神印,不知用了多少法子,可没有一个法子,能够真正帮助其凝聚双重神印。

想不到,如今只需要找到一个女人,语气交合,就可以凝聚双重神印?

煞巫太子不禁对这位所谓的玄阴天女充满了好奇。

叶凌月和帝莘此时,还不知道,邪神已经盯上了叶凌月。

叶凌月和帝莘返回天战营时,天战营已经恢复了平静。

“启禀神帝陛下,事情的经过就是如此。第二天战元帅勾结邪神,背叛神族,臣已经将其击杀。”

叶凌月将第二天战元帅的尸体,交给了火炎神帝。

“第二天战元帅怎么可能背叛神族,叶凌月,我看这件事分明与你有关。一定是你勾结了夜北溟,陷害第二天战元帅,意欲刺杀神帝陛下。如今你看阴谋暴露,才会杀了第二天战元帅灭口。”

第一天战元帅看到了叶凌月带回来的那具烧得面目全非的尸体,不禁勃然大怒,指着叶凌月的鼻子破口大骂。

“天战元帅,若是我真的勾结魔族,方才我就有机会控制所有人,更不用大费周章,用大品般若经帮你们回复神智。”

叶凌月淡淡说道。

她实在是懒得提醒第一天战元帅,要不是方才她出手及时,这会儿他也已经成了邪神的走狗。

第一天战元帅被叶凌月的话噎得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帝莘,帝魔家族方面,态度如何?”

病榻上,火炎神帝摆摆手,示意叶凌月和第一天战元帅稍安勿躁。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