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兵寨里的多方势力,在这一刻,都被这股狂暴的力量吸引住了。

“搞什么鬼,帝释伽那小子一大早的,什么神经。”

血迟在感知到了这股力量后,就赶到了夜北溟的营帐内大牢骚。

再过不久,就要召开异魔军事大会了,帝释伽在着这个时候,一下子祭出了自己的帝魔之力,是要警告各大势力的意思?

不过不得不说,帝释伽那小子,的确是帝魔家族的第一天才。

年纪轻轻,居然能够拥有这么可怕的帝魔之力。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股力量,距离帝魔家的老族长,也不过一步之遥了。

九命帝魔,这股已经在异域消失了多年的传说,将在帝释伽这一带,再度出现?

夜北溟眸光深沉,半晌,才说了一句。

“不是他。”

“什么?不是谁?”

血迟没反应过来。

“不是帝释伽,此人虽然也拥有极其强大的帝魔之力,但却不是帝释伽。你再细细品味一番,这股力量虽然是帝魔之力,但其中,还夹杂着其他力量。”

帝释伽乃是帝魔家族的正统,他自小修炼的,就是纯正的帝魔之力。

可这力量不同,它隐含着其他的力量。

力量的原主显然通过了融合,将不同的力量,融会贯通。

寻常人也许感觉不到,但是对于从神族转变为魔族的夜北溟而言,他却是一下子就捕捉到了。

“开什么玩笑,难道说,帝魔家族除了那帝释伽之外,又出现了一个变态高手?”

血迟站不住了。

一个帝释伽加皇甫臣已经是够难对付了的,若是再加上一个未知的变态高手和帝魔家族的那个多少年未曾露面的老族长,那帝魔家族的实力简直要强到让人指了。

“那个变态高手,兴许你我都认识。”

夜北溟深深地望了帝魔家族的方向一眼。

帝莘,还真是给了他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

对于帝莘的身世,夜北溟一直持模棱两可的态度。

夜北溟比云笙母女俩更早意识到,帝莘的身份不简单。

在见到了帝魔家族后,夜北溟就一度怀疑过,帝莘和帝魔家族有关系,

可他也没想到,帝莘居然拥有这般可怕的实力。

他更想不到,帝莘会选择直接在帝魔家族的魔兵寨外爆。

也不知帝释伽到底是怎么刺激了帝莘,让一向沉稳的帝莘,如此震怒。

这一爆,想来已经让帝释伽坐立难安了。

“!”

在帝莘体内的帝魔之力爆出来时,原本在营帐内,等着看帝莘作的帝释伽,就像是一下子被蛰了一口,一下子跳了起来。

皇甫臣的脸色也是变了变。

这是?

皇甫臣看了眼帝释伽,只见帝释伽的脸色,难看的几乎掉冰渣子了。

“帝魔命脉的力量?那帝莘是……”

皇甫臣“诧异”着,望着帝释伽。

“八命……”

帝释伽脸色白,牙关紧咬,像是现了什么及不可思议的事。

他是怀疑过,帝莘是帝魔家族的后人,甚至于,和自己还有些血缘关系。

可他万万没想到,对方居然拥有八条帝魔命脉。

那股力量一爆,帝释伽就可以断定,帝莘的实力很可能不输于自己。

更糟糕的是,帝莘是直接在营地外,爆了自己的帝魔力量。

这股力量,已经足以惊动营地里的多名帝魔家族的后人了。

神族那边,居然出现了一名拥有可怕帝魔命脉的帝魔家族的后人。

这件事,一定以惊人的度,传回了帝魔家族。

“让那小子进来。”

帝释伽迅做出了决断。

帝莘在营帐外呆的越久,对帝释伽而言,就越是威胁。

“帝少族长?”

皇甫臣纳闷道。

“皇甫兄,我与那帝莘有一些话要说,还请皇甫兄先行避让一番。”

帝释伽冷声说道。

同时,帝释伽也下令,今夜生的事,包括帝莘的存在,全军上下,谁都允许轻易透露出去。

皇甫臣耸耸肩,走了出去。

皇甫臣走出营帐时,恰好和帝莘照了个面。

皇甫臣干笑了两声。

帝莘却是冷眼扫了皇甫臣一眼,进了营帐。

“看来,帝魔家族内部,也不是那么安生的。”

皇甫臣看了眼帝莘的背影,不急不慢走了出来。

就在帝释伽的营帐外,皇甫臣偶然一瞥,看到了帝锦瑟的身影,帝锦瑟来去匆匆,只是一晃眼的功夫就不见了。

皇甫臣看到了这一幕,笑了笑,不再多说。

帝锦瑟行得极快,她的眼底,还满是难以置信。

“真的是他。那人,果真是帝魔家族的人,只是……他的体内,居然有八条帝魔命脉。他究竟是谁?”

身为帝魔家族的直系血脉,在帝莘爆出体内的帝魔命脉之力时,帝锦瑟体内的帝魔命脉,也像是遥相呼应一般,感应到了那股强大的力量。

只是帝锦瑟千想万想,也没想到,那股力量会是帝莘。

对于帝莘,帝锦瑟的情绪是极其复杂的。

一方面,她痛恨帝莘当初的冷嘲热讽,全然不将其放在眼中,

另一方面,帝莘曾经救过她,如今,他又展现出了惊人的实力。

在帝魔家族中,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只有永恒不变的强者。

“那人是八命帝魔,难怪他的实力如此之强,若是将此事告诉爷爷,爷爷一定会将其招揽回家族。”

帝锦瑟喃喃自语着。

此人一旦回了帝魔家族,必定会成为和帝释伽抗衡的新势力。

帝释伽虽然是帝锦瑟的三哥,但终归不是一房所出。

这些年来,帝锦瑟这一脉,因为帝释伽的存在,在帝魔家族中,地位一直很尴尬。

“若是我能说服爹爹,扶持帝莘上位,兴许爹爹能够成为未来的族长。我就不用再被迫,嫁给奚九夜了。”

尽管奚九夜救了她的性命,可帝锦瑟一想到奚九夜那张被百鬼吞噬的脸,以及很可能不能人道的肉身,帝锦瑟就觉得一阵反胃。

反之……帝锦瑟想到了帝莘那张让世间男女都为之疯狂的脸,不由心中一荡,她心中当即有了绝断,忙快步朝着自己的营帐走去。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