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爹,是爹爹不认月儿了。”

叶凌月咬紧了唇,眼底泪光闪烁,只有在最亲近的人的面前,叶凌月的伪装才会卸下。

此时此刻,她不是什么神界第一女帅,也不是什么玄阴天女,她是叶凌月。

医佛云笙和八荒神尊夜北溟的女儿,天真烂漫,无需任何伪装,娇憨如孩提时。

小时,叶凌月还是夜凌月。

八荒神尊夜北溟刚成为八荒之主,他常年征战,在叶凌月六岁之前,一年里,只有两三成的时间,才能见到父亲。

每回,夜北溟获胜归来,思念父亲心切的夜凌月总会迫不及待到宫门口迎接夜北溟。

每一回,她小小软软的身子,都会飞一样,撞进夜北溟的怀里。

如今,她长大了。

不再是那个动不动就鼻涕眼泪一大把的小奶娃娃了。

夜北溟也不再是神界的夜北溟。

仿佛一切都已经变了,又仿佛一切都没有变。

夜北溟搂着爱女,眼框里,热意泛滥。

他抚着叶凌月乌黑的一头长,声音里多了几份暖意。

“你一直是爹爹的乖女儿,爹爹怎会不认你。”

“既是如此,爹爹为何要叛神,为何要……杀阿日。”

叶凌月的声音里,多了几份哽咽。

她不愿意相信,爹爹为了修炼魔功,连自己的亲骨肉都不放过。

可阿日失踪已经多日,连一点音讯都没有。

以阿日的个性,若是他真的安然无恙,如今神界的局势,他必定不会坐视不管。

阿日一直没出现,意味着阿日真的出了事。

“你以为阿日是我杀的?”

提起了夜凌日,夜北溟的声音颤抖了起来。

“爹爹,阿日真的死了?这不可能……”

叶凌月一下子挣脱了夜北溟的怀抱。

她瞪圆了眼,眼底满是难以置信。

阿日,真的死了。

她的弟弟,双胞弟弟之一的阿日,从小就一副老大人模样,却容不得任何人欺负她,欺负阿光的阿日,真的死了?

泪水再也压抑不住,不断往下滑落。

“月儿,你听爹爹说……”

夜北溟见了叶凌月的模样,也是被吓住了,他上前一步,想要安抚叶凌月。

“别碰我!”

叶凌月的声音尖锐了几分。

夜北溟的脸上,流露出了痛苦之色,他的手,悬在了半空中。

见了夜北溟的模样,叶凌月的心软了几分。

“爹爹,很抱歉,我……你告诉我,阿日真的死了?这不可能,阿日拥有了雷神之体,他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死去,除非真的是……”

“月儿,爹爹很抱歉,没能履行对你娘亲的承诺,好好照顾你们。阿日,的的确确已经死了。他虽不是我杀的,却是为我而死。我已经无颜再面见你娘亲和你们。”

夜北溟也是一脸的惨然。

回想起那一日的一切,都恍若做梦,那是场噩梦,若非是他一心想要早日前往三十三天,找到小野猫,也不会生这种事。

“爹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阿日为何会死。你说清楚。”

叶凌月身子摇摇欲坠。

阿日,的的确确已经死了。

“你可记得,数月之前,你被你干娘流放到了异域。我为了找你,也到了异域。”

夜北溟闭上了眼,叹了一声。

夜北溟到异域的本意是找到叶凌月。

可来到了异域之后,夜北溟才现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异域比起神界来,强大了太多。

无论是这里的土著异魔,还是这里的势力,天魔廷,帝魔家族等。

这里的魔功乃至魔兵,都要比神界领先许多。

同样身为九十九天的存在,可异域比神界领先了太多。

这里更接近三十三天,这里的异魔,对于封天令的认知,远过神界。

以夜北溟行军多年的眼力,可以一眼看出,异域若是真的入侵神界,一旦天魔井打开,神界必亡。

而在那时,夜北溟意外遇到了天魔廷的长老。

天魔廷的长老慧眼识英才,向夜北溟出了邀请。

夜北溟当时虽然也意识到,异魔之强大,可他身为神族,依旧不愿意背弃神族。

他来异域的目的,始终是为了找到女儿叶凌月。

可是天魔廷的长老并没有死心,他以可以帮忙夜北溟寻找女儿为借口,邀请夜北溟进入了天魔祠,在那里……

“爹爹,你在天魔祠里,到底遇到了什么,为何你最终还是决定加入了天魔廷。”

知父莫若女,叶凌月一听夜北溟的语气,就知道,夜北溟必定是在天魔祠里遇到了什么,才会最终改变了主意。

“月儿,很多事,你眼下并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爹爹从不后悔,自己今时今日的所作所为。我唯一后悔的,就是不该告诉阿日那一切。”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想到了阿日最终的选择,夜北溟的眼底,也染上了红光。

“阿日是不是知道了什么,爹爹,我求你,告诉我到底生了什么事?阿日他是……”

叶凌月不相信,夜北溟会杀了阿日。

可若不是夜北溟动手,阿日怎么会死?

他是天赐雷神之体,就算是异域,也没有多少人真能杀了他。

“阿日是自杀的,他是为了我,才自杀的。所以,说他是被我所杀,也不为过。”

夜北溟没有再往下说,显然他还有事隐瞒着叶凌月。

“爹爹,你们到底隐瞒了我什么?”

叶凌月何等聪明,她从夜北溟的话语里意识到,夜北溟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

只是她不明白,一向光明磊落,杀伐果断的爹爹,为何要隐瞒她?

阿日那般的性子,也绝不会自裁。

能让性格坚毅的父子俩同时屈服的,这世上,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她,还有一个就是已经前往了三十三天的娘亲云笙。

“月儿,这是你最后一次喊我爹爹。我今日找你前来,也并非是要和你叙父女之情,而是为了神魔两军的事。”

夜北溟却无心再继续纠缠,他面上,敛去了慈爱之意,换上了一副冰冷的面具。

这一刻,夜北溟不再是八荒神尊,也在是慈爱的父亲,而是天魔廷的殿主。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