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情况下,派叶凌月前往魔兵寨说服夜北溟,是最正确的做法。

可偏偏,叶凌月又不是寻常人。

只是火炎神帝担忧的,乃是叶凌月的安危。

如今的叶凌月,并不仅仅是神界的第一女帅。

她身上最大的秘密,就是她乃是玄阴之血。

对于异魔而言,叶凌月就是封印和遏制他们的最强大的武器。

让其进入魔兵寨,就好比羊入虎口,一旦被异魔现,就算是叶凌月是夜北溟的女儿,怕也是无法全身而退的。

薄情的实力是不错,但是还没强到让火炎神帝放心的地步。

即便是薄情本人,其实心底也没有绝对的把握。

“再加上一个我如何?”

就在君臣沉默之际,就听到一个让所有人不由侧目的声音,骤然出现了。

却见暗夜之中,多了一人。

“帝莘?!”

叶凌月一听,欢喜不已,蓦然回头,就见了帝莘站在了身后。

帝莘离开不过一日一夜,可对于叶凌月而言,却好比一甲子那么长。

好在,他总算是回头了。

帝莘从夜色中,行了出来。

在场几人,尤其是火炎神帝,这一眼看过去,觉得帝莘有些不同了。

帝莘还是帝莘,只是其身上,多了一种特殊的气质。

那是……

这种气质,只有身为上位者的火炎神帝才能察觉到的。

身为四大神帝之一,火炎神帝身上,常年有一股帝王气息,所谓的不怒自威,就是这种气质。

身为帝王,身上有多种气质。

杀伐果断是一种,不怒自威是一种,但还有一种,乃是恩威并济。

帝莘身为妖祖,经历了两世杀戮。

其身上,杀气甚重,可恩威并济这种气质,却是从未有过。

看来这一次被困在天罚戈壁,有所成长的并非仅仅只有叶凌月。

火炎神帝并不知帝莘身上到底生了什么,但是无疑,帝莘的成长丝毫不逊色于叶凌月。

不过如此一来,也让火炎神帝更加放心了。

他早前还担心,光靠叶凌月和薄情两人,无法深入魔兵寨,但是若是再多一个帝莘,那就不同了。

两男一女,无形中形成了一个铁三角,看上去牢不可破。

“你小子可算是现身了。居然留凌月一个人独守军营。”

薄情看到了帝莘,难免还有几分介怀。

“帝莘,你回来就好。你们三人,都是神界难得一见的将帅之才,也是神界未来的希望。是否要和异魔合作,就看你们此行了。”

火炎神帝意味深长道。

若是连叶凌月都没法子说服夜北溟,那神族和异魔,也就只有交战一个选择了。

“属下必定不会有负神帝陛下所托。”

三人异口同声道。

叶凌月和帝莘等人走出了军营。

尽管谈判没有成功,但是神族和异魔之间,两方都没有再继续厮杀。

两军各自驻扎在南北两方,短暂的休战中。

“帝莘,你……”

一出军营,叶凌月就迫不及待,询问起帝莘来。

天罚大帝已经消失了,叶凌月只知道帝莘已经成功吸收龙脉,却不知道,帝莘是否已经吸收了真龙之气。

帝莘但笑不语。

叶凌月心领神会,真龙之气的事,帝莘并不愿意多说。

毕竟在神界,真龙之气,只有神帝才能吸收。

四大神帝相继陨落,只剩了火炎神帝一人,现龙脉,只有火炎神帝一人才能吸收真龙之气。

叶凌月知情不报,帝莘擅自吸收真龙之气,若是被有心之人知道了,参上一本,都会遭遇杀身之祸。

两人间的默契,在薄情看来,显得尤其刺眼。

薄情闷哼了一声,岔开了话题。

“前方就是魔兵寨,对方这几日和我方杀的眼睛都红了,我们要见到你爹爹,怕有些困难。”

自叶凌月和血迟相继回归各自的营地之后,神兵和异魔的联盟,也宣告瓦解。

两边的队伍人马,都已经回到了各自的营地。

魔兵寨那边重兵把守,叶凌月等三人想要穿越各大魔兵寨,直接见到夜北溟,极其困难。

“其实我也想过,魔兵寨那边的谈判难度,比神族更困难。早前也是我疏忽了,让血迟前去商量。”

叶凌月站在了两军交界处,望着前方魔兵寨里的森森灯火。

神界的情况和异魔不同。

从第一任太宰皇甫宣伟被排挤出天魔廷后,异域虽是天魔廷占据主导地位,可各大异魔家族的实力也是不断增强,异魔多年来,处于分裂状态。

就算是夜北溟同意合作,可其他异魔家族必定不乐意合作。

早前帝魔家族之所以和神族相安无事,那也是因为被困在天罚戈壁内,受天罚禁制的影响的缘故。

如今天罚禁制被打破,尤其是帝释伽也已经返回帝魔家族,消除了魂火状态,帝魔家族绝不会答应和神族合作。

“我和你的看法相同,异魔形如散沙,要将他们联合在一起,尤其是左右帝魔家族,并非容易的事。”

帝莘说道。

提到帝魔家族时,帝莘的声音,微微有些起伏。

这一丝细微的变化,薄情没有留意到。

可叶凌月却察觉到了。

她诧异着,看了看帝莘。

“帝莘?”

叶凌月轻轻询问了一声。

帝莘虽然是成功吸收了真龙之气,可他似乎是生了什么。

叶凌月早前还没有细问,此时不免有几分疑惑。

只是有薄情在,帝莘也不愿意过多提起往事。

三人一起到了魔兵寨前。

魔兵寨外果然是防守极其森严,一看到叶凌月等人靠近,就有大量魔兵戒备了起来。

才到魔兵寨,叶凌月就见了血迟等候在魔兵寨外。

血迟也是心细,他早前和夜北溟谈判不成,就暗中让小吱哟联系叶凌月。

自己则是亲自到了魔兵寨外等候叶凌月。

见了叶凌月和帝莘等人一起来,血迟快步迎上前去,只是脸上有为难之色。

“凌月,我已经和夜殿说过了,他愿意见你。但是,他只愿意见你一个人,其他人……”

说着,血迟看了眼帝莘和薄情。

显然,夜北溟不愿意见除了叶凌月之外的其他任何人。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