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是自己的爹爹,另一边是自己的同族。

火炎神帝看似在询问叶凌月,实则却是要试探叶凌月的意思。

神界今时不同往日,虽说神界有十三大军团,可真正能进入天战战场的,屈指可数。

就算是十三大元帅也没有绝对把握,可以直面奚九夜和夜北溟组成的异魔军团。

如今神界只有一个叶凌月,足以和两人对抗。

夜北溟是叶凌月的爹爹,奚九夜早年更是和叶凌月并肩作战过的战友。

若是叶凌月在在此时,立场再不坚定,火炎神帝就不得不……

“神帝陛下,属下以为,如今最好的方法,不是和异魔对抗,若是和异魔合作。天战营岂非是要全军覆灭。神帝陛下,您可千万不能听信叶凌月的话,她分明是和夜北溟父女勾结,想要祸害神界军团。”

叶凌月在火炎神帝的目光下,不疾不徐开了口。

“开什么玩笑,和异魔合作?那可是异魔,多年来,他们一直想要侵吞我神族,占领神族神域。”

先锋营的营长,也是昔日天战营的元帅一听,登时火冒三丈。

天战营两位元帅,如今已经被异魔掠走了一位。

面对天战元帅的污蔑,叶凌月没有理会。

“神帝陛下,我们要面对的是邪神,是三十三天上的存在。天罚大帝早就说过,煞巫太子想要献祭苍生,以换取天罚的亡灵的复活。邪神是煞巫太子的信仰之神,它的神力更大,野心也更大。他的目标,是天战战场上的所有生灵,不分异魔和神族。邪神的力量之源,乃是怨与恨。异魔和神军两军厮杀,死伤无数,让邪神日益强大。只有两军暂时和解,一致对邪神,才能离开天罚戈壁。”

叶凌月字字珠玑,落在了火炎神帝的耳中。

“强词夺理,什么天罚大帝,那早已是万年前的死人,若是他真的存在,他如今身在何处?”

天战元帅冷笑道。

天罚大帝早已随着天罚龙脉的消失而消失了。

若是火炎神帝要见天罚大帝,叶凌月还真没法子。

“神帝陛下,属下说的一切都是实情,我已经让我的盟友血迟前去魔兵寨议和。相信不久就会有消息,要不要和异魔合作,化解天战战场的这场浩劫,全凭神帝大人的决定。”

叶凌月神情诚挚无比。

面对邪神,神族和异魔都显得很是渺小。

这就是天与地之间的差别。

火炎神帝久久没有回话。

天罚戈壁上,已经满是神兵和异魔的尸体。

这些尸体堆积成山,虽人已死,可这些尸体中,有活着的人的亲人和朋友,活着的人之间的怨念仇恨愈沉重。

这些怨气,让整个天罚戈壁都犹如一个怨气堆砌的源泉,怨恨不断化为仇怨,在天空中堆积,浓的化不开,犹如一个巨大的云涡。

火炎神帝看着天空那个云涡,眼眸深沉,他张了张嘴,正欲开口。

“老大,魔兵寨那边有消息了。天魔廷和帝魔家族两边,一致拒绝了合作。”

就在火炎神帝准备开口时,小吱哟快掠来,告诉了叶凌月一个不大好的消息。

爹爹拒绝了合作?

叶凌月一听,心底一沉。

她本以为异魔那边比神族这边,要更加容易协商。

毕竟爹爹夜北溟做事,虽然看上去冷酷无情,可实则上,当初在战场上时,夜北溟是出了名的顾全大局。

由于娘亲云笙是医佛的缘故,娘亲一直提倡只惩恶中恶,在战场上的俘虏,爹爹都是惩戒一番后,就放去的。

夜北溟,不是一个嗜杀之人。

可如今……难道说,爹爹真的已经变了。

“既然异魔方面不答应,我神族更没有理由妥协。”

火炎神帝也是剑眉一挑,脸上隐隐有怒容闪现。

即便是夜北溟已经叛神,可在火炎神帝心目中,夜北溟依旧是臣,自己依旧是君。

君臣之间,本就是他在上,夜北溟在下。

想不到夜北溟居然全然不顾君臣之谊,既是如此,他又何必自降身份,与异魔妥协。

“神帝陛下……”

叶凌月心里暗叹一声,好不容易事情有了转机,看火炎神帝方才的反应,分明也想和异魔合作,可这么一来,她早前的一番口舌就全都白费了。

“神帝陛下,臣以为,叶帅方才说得也有一些道理。邪神分明是想要趁着我军两败俱伤之际,坐收渔翁之利。我们如今最主要的敌人,乃是邪神,再是异魔,不如让臣陪同叶帅前去魔兵寨一趟,与异魔方面协商。”

薄情上前一步,恳切地说道。

薄情看得出,叶凌月很想见夜北溟一趟。

早前,叶凌月帮助血迟收服皇甫臣,唯一的条件,也就是和夜北溟见上一面。

父女俩已经有数月没见,但是对于叶凌月而言,却恍若隔世。

几个月不见,爹爹仿佛变了个人似的,他还是当初自己认识的那个爹爹嘛。

火炎神帝听罢,望了叶凌月一眼。

“神帝陛下,万万不可,叶凌月和夜北溟乃是父女。臣以为这个时候,应该软禁叶凌月,威胁夜北溟投降,至少也要让其交还我军的俘虏。”

天战元帅在旁蛊惑道。

“呵~敢问元帅,我军为何要用一个功臣,换一个废物。叶帅当年带领援兵,大破十万异魔时,敢问天战元帅身在何方?”

薄情一听,不禁嘲讽了起来。

天战元帅脸皮再厚,这会儿也是老脸红。

当初诸神山陷入危机时,天战营两位元帅以路途遥远为由,拒绝派兵增援,这件事,火炎神帝还从未追究过。

“还请神帝陛下三思。”

叶凌月沉声说道。

“可是魔兵寨艰险,你二人又是我军重臣,单独前往,朕怕有不测。”

火炎神帝面对针锋相对的两方阵营,沉吟道。

两军交战,死伤已经很分明,火炎神帝方才是一怒之下,才口出妄言。

魔兵寨如今占据了绝对上风,对方不愿意合作,也是情理中事。

火焰山神帝也知夜北溟最疼爱的就是叶凌月这个女儿,在云笙离开后,若是说真有人能够说动夜北溟,那就唯有叶凌月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