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听得“腾”的一声,老道避开了第一波的攻击。

“乖乖,居然是一条会御剑的凡龙?”

老道胸前一阵起伏不定,一双老眼瞪得圆圆的。

这年头,居然连龙都学会御剑了,怎么没人告诉他还有这档子事?

老道还未喘匀一口气,背脊又是一阵凉。

只见其背后,早前被他避开的那百道剑光,嗖嗖又是一阵齐齐调头,都跟长了眼似的,从了另一个方向,急掠了过来。

老道差点没吐血。

见鬼了,这凡龙不仅仅会御剑,还领悟了剑意!

人比人还真是气死人!

符道士虽然也懂得用剑,也懂得御剑,却压根不懂什么剑意。

区区一条凡龙,不仅仅懂得御剑,还懂得剑意,这算是哪门子事?

老道又是接连数个土遁术,可那剑气就如长了眼般,一扎一个准,老道无奈之下,又是“腾”的一声,一下子没了踪影。

“嗯?”

琥珀巨龙,也就是帝莘盘踞在地下,见了老道忽然失踪,也有几分古怪。

“那老道士的气息消失不见了。难道离开了?”

虽然不知道那老道到底是什么来历。

可既然对方是火炎神帝请来的,懂得勘探龙脉,行屠龙之事,想来不是普通人。

甚至于,帝莘怀疑,对方很可能是三十三天上的人。

帝莘沉吟道,他也不敢大意,四下扫了一圈,依旧没有现老道的半点痕迹。

“岂有此理,气死老道了。”

符宝洞天理,被帝莘的剑气追得走投无路的老道气得哇哇大叫。

他好歹也是道门大能,在三十三天之上,都未曾这么狼狈过。

想不到到了神界,居然被一头孽龙给欺负了。

“老道士,你可算是出现了,还不把小爷给放了。”

老道在地下,束手束脚,实在避不开帝莘的剑意,只能是躲进了早前安置夜凌光兄弟俩的符宝空间。

夜凌光的魂魄,被囚禁在了这里数日,魂魄也渐渐恢复了,一见了老道,就禁不住嗷嗷大叫了起来。

“小子,你给我闭嘴。没看老道正烦心着嘛!”

符道士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啊。

自己堂堂道门大能,居然被一条凡龙给欺负成了这副模样,说出去,也太丢脸了。

“老道,你若是再不放我出去,别怪小爷我不客气。”

夜凌光闷哼了一声,忽然见,魂魄一动,一团魂光蹿得老高。

“不好!你身上的符呢?”

老道懵了,今个儿他是撞上什么邪运了。

那凡龙还没收拾好,眼前这小子,怎么一下子又冲破了符箓?

老道也委实运数不好了些。

帝莘的剑术,别说是在神界,就是放眼整个九十九地也是数一数二的。

老道遇上了他,也是倒霉。

至于夜凌光,老道早前的确是用来定身符将夜凌光的魂魄定住了。

可夜凌光本身就是个中级符师,其人又聪明的很,被老道在符宝空间里关了数日,专研透了那张符箓,就自将符箓解开了。

符道士只觉得焦头烂额,随手就是弹射出一张符箓。

只是夜凌光既是吃了一次亏,又怎么会再吃第二次,他又仗着自己这会儿是魂魄的状态,嗖嗖嗖,在符宝洞天里飞来飞去,跟只猴子似的。

“你小子有本事就站住。”

符道士欲哭无泪,那条凡龙还没收拾好,他又得收拾眼前这顽猴。

他最近到底是撞了什么邪门运,早前被紫堂宿追杀,又被一条凡龙给鄙视了,人家收徒都是三磕九拜,求着拜师,唯独他收个徒弟还得跟在人家屁股后面追。

符道士追着夜凌光的魂魄,只得暂且将帝莘的事丢在了脑后。

却说天罚深渊附近,帝莘用剑气逼退了符道士之后,没有贸然行动。

它蛰伏在地下,观摩了片刻。

足足一刻钟过去了,眼看地面上,就要天亮,符道士还不见踪影。

不远处,龙脉核心的那一片金色湖泊也是熠熠生辉。

里面的真龙之气,已经很是充裕。

“看样子,那老道的确已经离开了。”

帝莘眼看天就要亮了,他心牵着地面上的事,不敢再耽误。

琥珀巨龙摇身一变,钻出了地面,钻入了帝莘的肉身之中。

帝莘凤目一抬,身形一瞬,直入地下。

不过是须臾之间,他已经抵达了地下龙脉核心处。

真龙之气,经过了一整条龙脉的汇聚,盘踞在这一片金色的湖泊中。

大量的真龙之气,形成了一个个沸腾的气泡,不断在湖面上上下翻腾着,出咕咚咕咚的响声。

整个湖泊,看上去就如火山口似的。

虽是小小一口湖泊,可帝莘也不知其深度几何,更不知下面的真龙之气威力如何。

对于帝莘而言,这一切都是未知数。

“既来之,则安之,今日我就要试试,那真龙之气是否有助于我的修行。”

帝莘说罢,身形往下一坠。

其身如滚石,一瞬之间,就沉到了金色的湖泊之中。

在沉入湖泊的一瞬,帝莘没感到什么异常。

这湖水,不冷不热,就如一盆温暖的水,刚进入湖泊的一瞬,帝莘还觉得很是舒服。

可紧接着,帝莘就觉得心底一凌。

一股热流,直接涌入了他的体内。

他血管里的血液,一下子沸腾了起来,就如有火焰,在其周身熊熊燃烧。

帝莘白皙的皮肤,一下子变得火红一片。

帝莘不得不用体内的神魔之力,去镇压这股异常的热流。

可不等那股热流消失,紧接着,又有一股冰寒刺骨的冷意,从四面八方涌来。

他的周身,迅凝聚起了一层寒冰。

这一冷一热之间,帝莘只觉得自己的体内,五脏六腑受到了阵阵挤压。

“这到底是什么鬼玩意,难道真龙之气就是这样的?”

帝莘的牙齿被冷热更替折磨的咯咯作响。

同时,他体内的六根帝魔血脉也一下子扩张开,里面的帝魔之血,疯狂叫嚣着。

“不成,再这样下去,我必定会被这冷热折磨的生不如死,直至走火入魔。”

帝莘心知不妙,想要离开金色湖泊。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